钟先生的右眼球

审美观奇特的老钟,沉迷于各种冷坑反派配角。
交个朋友吧(*Ü*)ノ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嗝儿瞎几把扩个列

这里是老钟,魔都人,正在实习中w
一个基本与所有热门作品绝缘的冷门爱好者xx
关键词:单机游戏,纯音,黑暗向相关,西幻设定,冷门坑冷cp,反派+配角控,奇异的审美+萌点(←划重点
坑:奇迹暖暖,imvu,JCA,TFP,KLK,武战道,宇宙星神,超兽武装,真三国无双,SB69,Hatoful boyfriend,各种消消乐

沉迷于自己的脑洞。会写写短短的段子,会一点点语吸,LOFTER日常割肉产粮喂自己,空间都是奇奇怪怪的日常和迷信。
喜欢看冷门电影!
偶尔会瞎几把画画图……还会发自拍辣眼睛什么的(颜控请止步👋),毕竟下了很多好看的p图软件,虽然带不起颜值但是自己开心就好😂

慌张的怂逼话废,活空间死小窗x
如果你也话废,那也不要紧,希望你活在空间就好x我最喜欢刷别人说说了(喂)

来加我的话请标注备注!❤

现在有三个脑洞,一个是关于西幻paro的蓝魔蝎相关,一个关于舞会的短小的蓝战蓝相关,然后一篇丧尸paro的削丧尸抽大烟抢资源蓝战虎👏👏👏👏👏
可能已经没有什么明显cp倾向了orz

蓝魔蝎,一个吸过猫的男人……
众人:……那还真是不简单啊?????
。大概就是一个这样的梗2333

蓝蓝呜呜呜呜他怎么越看越可爱啊,我的神啊qwqqqqqq

无题/cp战蓝战

*cp战蓝战
*片段x1



“亲爱的龙皇,我已经按照你所说的,把那两位的兄弟情结斩了个粉碎,”蝎子沾了血的头发黏了几缕在脸上,他的战袍上都是脏兮兮的尘土和血斑,“你说过做完这些,就会收留我——是这样吧。”
毕竟我赔上了一切,该死的龙。蓝魔蝎心底到底还是骂的狠。

战龙皇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蓝魔蝎。
这家伙大概是四处奔逃了有些时日,身体有些微颤,估计是还没有习惯这里的温度。
风万里即使摧毁了蝎子的本营,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当然,战龙皇更不会这么容易弃子。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从此以后你就为我卖命了。”

恋爱脑感染的大结局主要剧情就是:蓝虎组队刷龙皇副本,大厅三角互相背叛各种逼逼。相信我新欢旧爱这种设定非常好玩👌没有我写不出的狗血,只有你想不到的烂俗剧情233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十)》cp蓝虎

chapter9

天是净澈的蓝,犹有几些模糊的云片悬浮在空中,像是缥缈重叠的纱。

两个人顺着古旧的砖石铺出的小路一路行走,他们的行路节奏相较前些日子放缓了不少。
这大概就是离成功越近越是不放在心上了。蓝魔蝎这么想。

“已经彻底离开那个鬼地方了……但是路上魔力源一直没有踪影。”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嗯……能感知到的是,它好像……在,某个城池里?”

“这里能够看见人烟,但是离最近的亡灵之都还得走上几天,”虎煞天瞥了一眼蓝魔蝎。他有自己的一套恢复技巧,所以一路上都精神状态很好,“告诉我你是怎么能感知到这么远的?”

“这很简单,”蓝魔蝎摊开双手,他看起来憔悴不堪,“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没有障碍物,我的感觉比在迷宫内灵敏。”

“听起来很敷衍,不过我不在意这些了,”虎煞天对他的回复不可置否,他挑了挑眉,“总之你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感染。”

“是,是啊,没错,你又再次提醒了我。在此之前我们也许可以找个地方歇一歇,”蓝魔蝎回头看着他,“拜托,陛下。”

看着对方那种可怜兮兮的模样,虎煞天居然有点想笑。
油嘴滑舌的欺诈者也会有撑不住的时候。

他们下了山,走了段路进了镇,日头已到了天空正中。镇上的街道来来往往行人不少,看起来热闹的很。

“这里是亡灵之都周边的一个枢纽城镇,东西挺多,除了规模大小,其他地方也不比大城市差多少,”虎煞天看了看身边的蓝魔蝎,“不过看样子似乎是……完全没有受到感染的影响。”

“……有件事情值得一提,遇见大麻烦之前总会遇见平缓的过渡期。”

“听上去挺像回事,但我更希望不要遇见任何麻烦。”虎煞天岔开话题,“话说回来,你应该认识这里吧。”

“啊,不……”对方被他最后那句话说的愣了愣,“我还没有来过这里。”

“你之前不都是战龙皇的眼线吗?没来过?我之前这里都路过几次,虽然也不是很熟。”
“眼线……嗯,大概吧。他可没有让我专程跑腿报信,那不属于我的工作。我连亡灵之都都只去过一次。”

“哦,看样子最老练的还是那条龙。”虎煞天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会儿。

这老虎一无聊就爱提以前的事情,怕是离自己倒霉的时候不远了。蓝魔蝎感到愈发的精神不振。

不过后来老虎也不再说话了,这让他着实松了口气,他可没有这么多功夫编东西去敷衍他。

兜兜转转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走进一家小酒馆。
这时候里头人也不少,大部分都聚在一起,或是喝酒或是唠嗑,空气中飘来浓郁的点心的甜香味。
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什么注意,两个疲劳的长途跋涉的旅人身上有能有什么看点呢。

虎煞天和蓝魔蝎走到柜台那里,长着大胡子的店主瞅了瞅他们,又低头去摆弄他的金丝边眼镜。

服务也不是很积极啊。蓝魔蝎这么感慨,他看了看虎煞天。对方的表情依旧平稳,看样子脾气掌控的不错。
虎煞天从衣兜里拣出几枚钱币,他就知道蓝魔蝎身上不可能存在钱这种东西,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依附着其他人生存。
就好像……
“……吸血的蛆虫。”
他低声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那个老板抬眼看着他,蓝魔蝎也转过头看了看他。

“你说什么……?”
“我说,来两间单人间,”虎煞天面无表情地把硬币放在桌上,“这些够了没有。”
“今天没有空的单人间了,要么订双人间,”老板看着桌上的硬币 也并没有很快就收。

“为什么?”虎煞天皱起眉。
他不觉得这个玩笑很好玩,虽然在旅途里他和蓝魔蝎没少待同一块区域歇息过,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愿意和他共处一室。

“最近有两位王的战争会议正在召开,彼此准备了军队,有时候还会有部队赶过来,军营住不下就跑旅馆来了,”老板说话的时候漫不经心,“人多的时候双人间也没有,我也没有办法。”

“……那就双人间吧。”
虎煞天觉得他已经不想跟这些东西死磕了,他完全没有办法逃避这种现实,这让他有点烦躁。

“还要再加两枚。”老板屈着手指一个个点过桌上的硬币,然后抬头这么说。

虎煞天又丢过去两枚硬币。

话说回来……两位王?
是战龙皇和狂裂猩吧……他们两个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难道被感染了?看样子感染得也不请……
这只大猫的脑袋一片混乱。
狂裂猩一向不是那种主动找上门的类型,这个大傻个也没有那么一根筋……只是这次……
如果说是协商开会,也不应该在战龙皇的城池中召开,这看起来根本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们互相还准备了军队……这是要开会吗,真的不是示威吗?

“两位的房间。我给你们带了餐食,还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
扎着麻花辫的姑娘把他们带到两楼的某个房间,把食物放下之后朝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蓝魔蝎进门后就直接一头栽倒在靠墙的那个小床上。

其实在此之前他应该吃一点旅馆提供的餐食,那个巨乳的服务生已经把小麦面包和火腿摆在桌案上,不过他第一反应还是睡觉。

虎煞天皱着眉站在门口,过了会儿才慢悠悠地进去。
他依旧在思考,而且无法理解某些事情,那两个家伙肯定是受到了影响,像是被一些力量……引导产生了错误的情绪。

看样子在解除感染之前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办。他瞥了一眼那个趴到床上就开始睡觉的家伙,一脸若有所思。

“……”
蓝魔蝎醒过来坐起身,刚好看见窗外黑下来的天幕。
他转过头,看见虎煞天坐在凳子上慢悠悠地喝着茶,看样子正借着烛光看东西。

“嘿晚上好,亲爱的陛下。”
他坐到王的对面,拿起碟子里的一块面包啃了起来。

“……”
虎煞天根本没有理他。
好吧好吧他应该知道的,在这只老虎的眼里,他永远没有别的东西重要。
可有可无的小人物。

“你睡得太久了。”虎煞天突然间就这么说,他的眼睛依旧像被胶水粘在那份文件上一样没有移开,但话是对他说的,“过会儿就得接着赶路去亡灵之都。”

“恕我直言,一晚上也走不了多久……等等,你刚才遇见了谁?”

“感知很敏锐,魔法师。”虎煞天把那张纸叠起来塞进自己怀里,“刚才我遇见了那两个家伙。”
“就……那对小情侣?”
“对,就是那个金啥和银啥。”

他们两个彼此都了然于心,完全没有吐槽对方这种意味不明但又指向清晰的人物描述。

“我从他们口中得知,狂裂猩和战龙皇的会议将在几天后结束,发动战争的可能性比较大,他们看起来都不怎么满意,”虎煞天揉了揉太阳穴,“我们必须趁早到亡灵之都,解除感染。”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蓝魔蝎感慨了一句,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情绪,“我只有一点不明白,身为战王的他们为什么对魔力也无法免疫?不应该有特殊抗体吗,我记得登上王座之前还有魔力考核。”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魔力的力量正在越来越强大,感染体变异,情绪化严重。龙和猩猩都感染上了……麻烦。”

“似乎确实有你说的这种可能性。”蓝魔蝎耸耸肩,“两个王都被感染,其中一个体内还有感染源。”

“你是在说谁。”
沉默了一会儿,虎煞天突然盯着他,眼睛里情绪平静,毫无波澜。

“不要装傻,亲爱的陛下。”蓝魔蝎从口袋摸出一个小东西,放在桌上,“在石梯上对话的时候我们就基本能知道到底是谁吃了魔力源了。”

“……龙。”

那枚紫水晶果实的核在昏黄的烛光下呈现出一种枯萎的暗紫色。

“现在已经能肯定了。”蓝魔蝎看样子波澜不惊,“拥有享用大量紫水晶果实的权力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可不多,同时我又感知到魔力源的坐标是在亡灵之都。”

虎煞天不说话,他无法表达内心的某种感觉。
并不是战龙皇吃了魔力源这样的事情让他感到惊讶,只是蓝魔蝎似乎对这一切都已经麻木了。

他的反应越来越不正常,有种预谋之内的感觉。像是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在时间和事件的一件件推移和发生之后,平静地复述给他听。

他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畏惧,完全没有担忧。

他什么都知道了,只是在陪自己“玩”。
不过这也不要紧了,现在的事情太过于麻烦,这笔账以后再算。
虎煞天心下了然,这个家伙的狡猾已经欺骗了他一路。

“可以走了,”他忽略掉那些乱成麻的情绪,开口说道,“刚才从金爪神那里借到了地龙货车,应该能赶得上。”

一路上都很颠簸,而且噪音极大。
地龙是专门用来运送货物的运输工具,因此这辆车根本没有办法谈舒适度。

月光从简陋的车棚缝隙里透进来。
速度是快了不少,但是一点也不好受。蓝魔蝎心里头抱怨着,却也不会说出口。

这种不舒适的旅途持续了没多久,大约过了两天左右,他们就能够看见亡灵之都的轮廓了。

“有工具真好,什么事都会快一点。”蓝魔蝎感叹着,虽然身体上还是有点不舒服……

“离亡灵之都还有段距离,在此之前别这么快就放松开了。”虎煞天警告他,“我感觉这里不是很好。金爪神说过这一带暴乱很厉害……”

龙车现在在一片小树林里行驶,他们可以听见龙爪踏过土地的踏踏声——以及一些微不可闻的奇怪声音。

那种声音逐渐大起来了。
直到无法让人忽略。
“不会又是什么野兽?!”
“不……”虎煞天回头看了一眼车后的情况,“说过了,这次是感染者!”
人群的低吼响起。
“我感受到了 感受到了。”蓝魔蝎开始掌握地龙的行动,他不时瞥几眼身后,“那种混乱的魔力,这根本就是遇见恋爱暴乱了吧!!”

“没有感情牵制的人总是强大的!”
虎煞天感觉自己像是说了个冷笑话。

突然之间车厢猛的刹住了,虎煞天回过头刚想破口大骂,却只见前前后后皆是逐渐咆哮着靠近的人群。

他没来得及控制住重心,就向前栽了一下。车厢空间也不大,他们两个就直接栽倒一块了。

地龙原地打着响鼻,他已经彻底罢工了。
这些面无血色,如同行尸般的人群现在唯一的情感就只有由魔力支撑起的暴怒,没有寄托对象的爱意统统化成了烙印在灵魂上的憎恨。

虎煞天想从蓝魔蝎身上爬起来,但是蓝魔蝎此时勾住了他的腰。

“你在干什么。”他显然已经濒临爆发的点。

“容许我的无礼,陛下。这时候我的魔力可以做到掩护的作用。”蓝魔蝎压低了声音,“请接收我短期的刻印,这会让魔力气息暂时黏在你身上。”

虎煞天沉默着,他并不说话。此时此刻一切都很安静,虽然外面的声音并没有安静下来。
车厢一侧的木板已经被掀开了一块,伸进一只手。

车厢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只要有了魔力覆盖,他们就不会攻击我们。”蓝魔蝎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平稳,的他的手指隔着他的衣物画着符印,“当然,地龙也不在他们攻击范围内。”

虎煞天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温热,像是钻进皮肉里一样麻麻的痒。

“刻印完成。”
蓝魔蝎松开了手。然后他就挨了虎煞天一记重拳,脸很快就肿起来,唇角又开始流出红色的血。

车厢似乎又一下子恢复了平静的状态。暴动的人类失去了猎物气息,他们很快就撤到了一边。

“我刚才,有允许你动手吗?”虎煞天冷冷地看着他。

“非常抱歉,我的陛下。”

“从现在起给我闭嘴。继续前进。”

暴动的人群再也找不到攻击对象,人潮于是开始向四周散去。
地龙打了个哈欠,套在他脖颈上的缰绳紧了紧,他不情不愿地继续踢踏踢踏地慢跑起来。

他们之间又沉默着。这种感觉比以往都要尴尬很多倍,虽然虎煞天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只是不喜欢被人控制而已,或许说他只是讨厌被蓝魔蝎接触。

蓝魔蝎倒是看起来不在意,或者也可以说他已经习惯了被虎煞天暴力对待。
他刚才可不想救他的,但是如果不那样做,他也会被一起撕成碎片。

那些家伙暴动起来,看样子完全没有分辨敌我的能力。

他们在晚上抵达了亡灵之都。
地龙依旧是不情不愿的地在门口停下了,他抗拒进入这座城池的大门。蓝魔蝎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把他的缰绳解开,拍了拍他的背,地龙欢快地叫了一声,直接跑走了。

“你知道,这是我像金爪神借的。”

“又有什么要紧呢,不过是一只地龙。您还的起。”
蓝魔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们俩不再说话,而是走进了亡灵之都。

这里大部分时间基本看不见守卫,战龙皇的守卫都不会出现在人的视野中。

但是即便没有守卫,这里也不会有突然入侵的事情发生。
弱者不敢进入,而强者,战龙皇则是欢迎的。

他们两个一直就这样走到大厅之内,也没有看见一个侍卫的影子。

而王座上那个懒散的身影,一步步走下阶梯,朝他们走过来。

“欢迎来到我的城池。”

tbc

嗝,断更👋

一个自设蓝魔蝎。其实设定有圆片眼镜儿的但是不是很会画就偷懒了什么的(x)
感动死我了,终于把心里的那种感觉画出来了……虽然还是个手残,画不出我蓝万分之一的好看orzzz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