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先生

好像啥也不会,审美观奇特的人类。
喜欢着各种冷坑,反派配角和长发角色小迷妹。
骨科弟控(=^‥^)ノ

《同床共枕》

#cp黑邪黑(这只是一个邪教,自我感觉这俩人是很适合伴侣和搭档x
#非常ooc
#拟人日常向(?)

合宿,原本应该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跑到山里修行练习,比在浮躁的城市中更能静下心,说不定还能领悟到更深的境界……

但是,事情就坏在分配的房间这一环节。
山间的小旅馆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原本的房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最后又搞成一副众人皆要挤房间睡觉的情形。

“房间也比较小,没地方打地铺。卡洛斯,那你就跟潘拉挤一挤吧。”
果然是这样。
……怎么又是他。
烦死了。
真的是烦死了。
卡洛斯想到这件事就心烦。
你怎么不跟他睡觉试试……又把他们两个分在一起,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在外面的浴室冲完澡后,他就直接躺到了潘拉的床上。
这句话没有歧义。
他的脸上鲜见地流露出那种不高兴的表情——要知道平时他的情绪都是完美地包裹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的。

真的是睡不安稳。
卡洛斯从来没有跟别人同床共枕过,这他妈可以说是破天荒第一次。
陌生的床铺……而且还真的有潘拉的气味。
他心里想着对方可能下午的时候偷懒睡了个懒觉,枕头和被单上都沾满了他身上香水的味道。
鬼知道潘拉的香水是用什么调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好像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嘿,邪星神大人——你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懒洋洋的拉长的声调,真是教人讨厌。

卡洛斯懒得理他,打了个哈欠接着强迫自己睡觉。
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反应,一阵窸窸窣窣过后,他也直接躺上来了。

“呼。”卡洛斯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那股蹭蹭蹭上涨的火气,“你的腿——给我过去点。”
“哎哎,有什么要紧啊。邪星神大人连这个都在意的不行……”对方似乎刻意要惹他生气一样,伸腿还瞎蹭了几下,“没有跟别人一起睡过觉吗?”

“你别找打。”
“我没有。”
“……腿拿开。”
“好吧。”
“手也拿开!”
卡洛斯是真的毛了,掀开被子就坐起了身。
“你是不是不准备睡觉了,黑星神?”
“——没有。我只是觉得,时间还过早呢。”潘拉的脸上依旧是那种让人觉得不怀好意是笑容。

“你这么闹腾,泰西斯以前一定很可怜。”卡洛斯莫名其妙就联想到那个所谓的潘拉曾经的“朋友”。
“哈——他可不会有什么反应。”
“你是说他在床上一直就任你摆布?”
“差不多吧,但是感觉这样的说法并不是很好。”
“哼。”
从喉间挤出一声短音,卡洛斯重新躺回去翻了个身。
“拜托别再跟我废话。”
“现在才九点啊,真的不准备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滚滚滚,你再这样我就要换条毯子盖了。”
“你很抗拒啊……”
“潘拉!我跟你是不是有仇!”
“仔细来说,确实没有很大的仇。”

最后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卡洛斯真是觉得谢天谢地,他还不知道潘拉这么能闹腾。

“卡洛斯——”
“……”

过了会儿潘拉再妄图骚扰对方睡觉,却发现已经没有那种暴躁的回应,他早已深陷入睡梦。

他伸手去捋卡洛斯那一撮刘海,又捏了捏他的耳朵,最后终于像是失去兴趣一样安分下来。





“老子可要失眠了。”

fin.

(:з」∠)_哭出声。两个老婆到最后都死的很不甘心,呜呜呜。舔舔老婆们的美腿以示心痛嘤嘤嘤(*꒦ິ⌓꒦ີ)

《最近心情有些微妙》cp战虎(论坛体)

#cp战龙皇x虎煞天
#一篇很短的没头没尾的论坛体x
#小日常……吧x
#光看我的id设定就很崩了(什么)


#1 是真的龙神
如题。

#2 我晶晶今天就要
????把前因后果给我说完整啊???

#3 元帅世界第一帅
不是很懂。

#4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1

#5 元帅世界第一帅
4L你这个i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活腻歪了哈哈哈x

#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凑个热闹瞎瞅瞅。

#7 我晶晶今天就要
神他妈元帅,元帅是哪个啊,会飞的还是大老粗还是大猫咪???

#8 是真的龙神
我觉得你们要正视一下我。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我觉得状态很奇怪,我好像对某个人很上心……说来我以前差点弄死他,但最后他却反过来救了我一回。

# 9 我晶晶今天就要
LZ你掉码了。

#10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9L我觉得你也掉码了……完美掉码233

#11 我晶晶今天就要
楼上,你想变成废铁吗。

#12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10楼活腻歪233。
回复 #8:是这样的,你也许对他产生了特别的感♂情也不一定,反正都是你欠他的x

#13 元帅世界第一帅
回复 #12: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很耿直
回复 #8:被对方拯救以后,你可能会因此而在意他之后的行踪,不过一开始自己可能没有发现。在意到一种程度,大概就是……嗯,中意?

#14 是真的龙神
回复 #12:可能真的是我欠他的吧。不过按理来说我以前不会在意这些。
回复 #13: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最近我确实是对对方有些关切过头了,连属下都这么觉得。

#15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14:既然这么关切那你不如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的感情啊,不会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吧?

#16 日常吸猫
楼上好认真啊……

#17 是真的龙神
我是真的不明白……就是那种看见他就感觉有些高兴?然后非常在意对方对自己的看法所以一直都……嗯尽量不惹他不开心?大就是像这样?

#18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回复 #17:完蛋了,你这跟喜欢的情绪都对上了……

#19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完蛋了……lz没谈过恋爱x

#20 元帅世界第一帅
完蛋了……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21 我晶晶今天就要
居然有些无言以对。这么纯情,简直令人发指。

#22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我靠我好像也反应过来了。

#23 日常吸猫
楼上反射弧233333

#24 是真的龙神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喜欢,恋爱,纯情??什么意思??

#25 我晶晶今天就要
一锤子呼你脸上。你是不是假的*龙*啊,这种时候怎么好像比大老粗还要笨呢?

#2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楼上好凶

# 27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26:查到你ip了,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我明明一点也不凶的_(:D)∠)_

#28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我觉得棒棒还是不要再乱回复了233
回复 #24:还不懂???

#29 是真的龙神
……真的不是很懂。谈恋爱不是多余的吗?以前听我师父说的。

#30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29:多余个p啦,别听你师父胡扯,他肯定没有伴儿。

#31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是啊,谈恋爱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x

#32 是真的龙神
你们是不是都在唬我?

#33 我晶晶今天就要
没有唬你。你可以先去找对方谈一谈,看看你是不是脸红心跳。

#34 元帅世界第一帅
等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脸红心跳哈哈哈蜜汁笑点。

#35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噗。说来我也赞同晶大佬的意见,你可以再去找一下他,然后回来把自己的感觉描述得清楚一点,以便核实你的感情性质究竟是什么。

#36 日常吸猫
哇楼上很认真啊。

#37 我晶晶今天就要
终于没有笨蛋发言了。

#38 日常吸猫
说来lz是不是已经去实验了?

#39 元帅世界第一帅
不会吧,现在可是晚上十二点??

#40 我晶晶今天就要
……我刚才真的只是打个比方。

#41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恐怖。

#42 元帅世界第一帅
这么晚会不会已经睡觉了?

#43 日常吸猫
不会吧,晚上应该很活跃才是。

#44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我又回来了!

#45 元帅世界第一帅
咦楼上怎么还活着。

#46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笑死我了,废铁回归,欢迎欢迎。

#47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回复 #45:我还活的好好的好吗?
回复 #46:你才废铁!!!

#48 日常吸猫
世界如此美好,楼上如此暴躁x

#49 是真的龙神
我刚才给他传了一份短讯……

#50 我晶晶今天就要
然后???

#51 是真的龙神
他回复我说……“滚”???

#52 我晶晶今天就要
………………

#53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撩汉失败现场。

#54 元帅世界第一帅
蜜汁沉默。

#55 我晶晶今天就要
很在意你发的内容。

#5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一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可悲……

#57 元帅世界第一帅
……棒棒你又开始嘴欠了吗x

#58 是真的龙神
不抱希望了。内心无话可说。

#59 我晶晶今天就要
不对你等等,轻易放弃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到底发了什么??!!

#60 [匿名用户]
这反应可有意思,似乎get到了折磨人的新方法✔

#61 元帅世界第一帅
……楼上?

#62 日常吸猫
感觉迷之微妙……

#63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诸位……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64 我晶晶今天就要
等等??????是不是当事人亲临???你不匿名我还不会怀疑???

#65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突然害怕.jpg

#66 元帅世界第一帅
…有点心疼lz。

#67 是真的龙神
那,我刷新一下接着说吧?

[您查找的帖子不存在]

fin.

《绞肉机》

#cp大概是蓝魔蝎x虎煞天(虽然不是很明显?)
#ooc
#梗来源于克里斯多夫·法恩斯沃斯的《血誓-美国总统的吸血鬼》,康拉德把妮基的手放进搅拌器的情节。
#慎
#蓝魔蝎视角,超崩(……)

在深夜与他会面,这是头一次。

这位暂且是现任的“主人”背对着我,并且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的心思其实很好猜,但是有的时候也叫人看不大懂。
我想,在他开口之前我应该保持安静。

我的目光兜兜转转,从旁边那一声不吭把身形隐在黑色阴影中的小将军身上移到沉默不语的王者那一头金色的长发上,最后又停在最显眼的那个东西上头——那是一台银灰色的绞肉机,形态都跟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上面点缀着浮雕花纹,显得别致精巧。

艺术品一般的“刑具”呢。

我在心底嗤笑。

一直都想忽视这台东西的理由只有一个,我不希望他是为我准备的。

暂时——暂时以那老虎的脑筋,也不会这么快就发现我的身份。
我对自己的伪装能力也很有信心,再说,我才刚投奔,没必要如此…就使用什么私刑…什么的吧?
嘿,居然产生了些微的有些“恐惧”。
呼,不过谁知道呢。这就是所谓“王者”的心思吗?
这些自诩是王者的家伙,只有从王座坠落下来,才会发现所有高贵的身份只是虚无罢了。

“蓝魔蝎。”

我装作一副惶恐模样,回应着上前几步。
阴影里的男人抬眼盯着我——真是神经质的反应啊,应该赞美一下。

那位“主人”转过身来了,并且走过来靠近我。

他一直都妄图对我施压,实际上——我根本不怎么恐惧他。
只不过,偶尔会对那张充满吸引力的脸产生一些类似于怜悯的念头。
因为不久之后,这位战王将会陨落——到那时,世上就再无虎煞天了。这是已经提前写完的结局,只为他一个人谱写的可悲命运。

“元帅……不知这么晚,找我有何贵干?”我尝试着开口询问他。

“……你只要闭嘴就可以了。”

他皱了皱眉,然后伸手捉住了我的手腕。

他的体温较我而言还是比较高的……

令人在意的是他的手并没有完完全全地贴合在我的手腕上,仅仅只有指尖的触碰——看来他对于自己还是充满了嫌恶的态度呢。
这副皮囊给人的印象就那么差吗。好吧,不过我可不在意啊,反正——我确实也是那样差劲的人。

他牵引着我来到那个绞肉机的前面。

我似乎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于是尝试着挣脱。

意外的是,仅仅使用指尖的力量就已经牢牢地禁锢住我的行动了——手劲真是大啊。

“元、元帅……?这是,要……?”

我硬着头皮颤颤巍巍地开口,完成任务前我一点也不想受伤,那看起来就很疼。

“来玩个游戏吧,”他是脸上装成面无表情,实际上那些不情不愿的情感早已渗出,“名字就叫作‘信任’。”

——好吧好吧,如果一定要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这样就能获取你的信任……结果也不算坏。
真是任性的行为。

我一边装作极力想要挣脱的恐慌模样,一边又表现出强做冷静的讨好求情,干脆把自己最完整的假象表露出来给他看个痛快。

我的手被他放进去了那个机器,但是他的手已经离开了。

他似乎是在寻找开关。

然后机器就被启动了——轰隆隆的引擎声音大概只持续了几秒钟,我还没有来得及作出撕心裂肺的痛苦模样,只听见电线被踢开的声音。

我看见绞肉机的玻璃壁上已经溅开了猩红色。

“滚出去。”

他发出不悦的低吼。
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人终于走出来了,大概是来安抚他的情绪。

小丑一样的我尽可能快地把手从机器里抽出来,然后匆匆忙忙行完礼,踉踉跄跄地跑出去。

哇,这可真是疼啊。

鼻尖萦绕着鲜血的味道。虽然只有手指头受了伤,但是被绞烂的滋味可不好受。
我捂住手上的伤口。

突然就有些后悔。

早知道就喊出声来了,给那位元帅留下一些恶心的记忆也是件有趣的事情。


fin.

Bouquet-花束「一」

一个小小的段子集合x
主要cp是战虎,狂虎和一部分关于王上的友情向(什么)吧
画风多变……质量不敢保证orz只能努力地避免ooc,希望能找到同好x
(以下有五段orz)

《屠龙者》
#cp战虎
#西幻paro,拟人化(。

夜风吹乱他的金发。
多日的风餐露宿让他感到精神有些萎靡,但也仅止于此。
能够享誉“战王”称号的男人,躯体就如灵魂一般坚毅。
——除非杀死了那条龙,否则他是不会显露出那种丢人的疲乏姿态的。

这个男人有着极强的傲气。

他一步一步踏着崎岖的山路向上而行,每一步都在减小他与龙之间的距离。
夜风轻抚他的脸颊,同时也带来几丝微弱的龙的气息。缓缓堆积起的疲劳感似乎是一扫而空,他感受到胸口蓬勃而起的兴奋感。

一定要杀了他。

他终于登上了被死亡和灵魂环绕的山峰顶端。

眼前是扭曲的山洞,鼻尖萦绕着强烈的龙的气味,夹杂着山林间死尸逐渐腐烂的臭味。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熟悉,然后所有剧烈波动的情绪都飞快地转化成极度的杀意。

一定要杀了你。

他听见从洞中穿出渐近的龙的喘息声。随着地面微微的震颤,庞大身影缓缓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条美丽的龙,深紫色的鳞片整齐地排列,在清幽的月辉下呈现出奇异的光泽,他的眼瞳有着深红的颜色,那是跟玫瑰花一般让人感到迷人的色彩。

“又见面了。”
龙的声音中饱含着微妙的笑意。

“这次……一定要杀死你。”
他拔出了腰间的巨剑。

fin.








《讨厌的约会》
#cp战虎
#日常向,拟人化x

虎煞天讨厌约会。
无论形式和目的,他就是讨厌约会。
这种特意准备和另一个人共度一日的感觉,真的非常傻x不是吗?
还不如窝在家里躺着啥都不干来的实在。
虽然正常情况下他都会选择赴约,但他讨厌约会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然而对于战龙皇而言,这可是个很有意义的日子。
毕竟单独逗弄大猫的机会可不多,不如就当做是普通的约会好好享受一番。

“别勾肩搭背,我跟你不熟好吗?”
“起码也见过好几次面了,稍微增进一下距离有什么不好吗?”
“你是不是又在考虑怎么折磨我了。”
“没这么严重吧?”

虎煞天怎么想都觉着跟一个几次三番要把他杀掉的人靠那么近是非常冒险的事情。
就算现在他对跟自己勾肩搭背,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把他当场捅死。

“开心不,这就是我对你的印象。”
这么想着,他飞快地和他拉开了距离。

“……果然,对我的戒备还是很高的?傲娇的大猫都是这样的吗?”

对方丝毫没有掩饰的自言自语让虎煞天感到火气上涨。

“你说什么,傲娇??大猫???信不信我咬死你啊??”

“不,我什么也没有说,你听错了。”选择性无视掉他的抗议,战龙皇直接岔开话题,“比起这个,我们今天去猫咪咖啡厅玩吧。”

“你不是喊我出来讨论《关于和谐处理战王之间关系的方案及措施》的吗???”

“我现在不就已经在执行了吗?效果还不错。”
“哦,是这样的,作为战王之一,我觉得这个方案不可取。”

虎煞天觉得战龙皇脑子可能真的有问题。

fin.









《讨厌的约会》
#cp狂虎
#日常向,拟人化x

虎煞天讨厌约会。

毕竟身为战王,对于意义不明的约会他一向是讨厌到了极点,更不要提那种夹带着微妙的个人感情的约会。

有病吗?叫他干嘛啊??不打仗就不要找他麻烦好吗???

果然是远离战争硝烟之后,人都变得幼稚起来了吗?
……
虽然……他也并不讨厌这次的约会对象就是了。

然而对于狂裂猩而言,和虎煞天的约会简直就是增进兄弟感情的好机会。

思想情感都比较简单直率的他很多情况下会一直任着虎煞天,因此难得有机会可以单独把人约出来。

“所以说……狂裂猩大哥,这次为什么会选在这里?”
虎煞天感受到四周若有若无飘过来的视线,就感到一阵不舒服。

“因为这里双人票有折扣!”狂裂猩正从店员的手里结果两个冰淇淋,给虎煞天递去一个,随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还以为你会喜欢的来着。”
不不不。
你等等,别这样。
先不说你缺不缺这点钱了,只能说你这样的理由让我觉得自己如果否认的话就……一阵罪恶感。
虎煞天沉默了一会儿,从对方手里接过那个粉红色的冰淇淋,又在心底唾弃了自己一番。
狗屁,这种小事情……我什么时候还有过罪恶感了。
然后脑海中又浮现出金爪神的回忆,随后他选择……
还是接着沉默吧。

只是希望他的大哥以后出来玩……千万别再挑……
恋爱圣地游乐园了。

fin.







《属于自己的单箭头》
#cp飞虎
#日常向(???)

自己注意这个一直任劳任怨工作的下属,大概是在很久之前……

那个时候,他也只不过是个刚登上王座的新王。
而飞天虎是他第一个提拔的下属,到现在对于虎煞天而言,这家伙也是一个独立的,特别的存在。
为什么特别?
大概是他的颜色和其他黑狮虎不一样吧。
当然,除了颜色,这个家伙也是非常出色的。
办事效率高,敢于进言,更重要的大概就是所谓的忠诚这一点了。

这一点只有被追随者自己心里最清楚了。那一股子傻劲,只有在面对自己时暴露得一览无遗。

有时候,也显得非常愚蠢,不是吗?

当他的双手坚固了这份鲜血浸染的王权,虎煞天感觉这一切都万分可笑。

为了拯救自己而冒险牺牲,真的是愚蠢至极的选择。
这是弱小者的愿望,也是忠诚者的希望。
只不过现在你不在了……我又该去相信谁?

真是让人感到想不通啊。

“真是……怀念啊。”
拥有着金色优雅身躯的虎王轻轻地蹭过用黑色矿石堆成的墓碑。

fin.






《死亡》
#虎煞天相关扯淡(不是)
#果然还是拟人(……)
鲜红色的血液飞溅。
疼痛的感觉已经不如一开始的刀刃切入身体来的强烈了,飘飘渺渺的虚无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片羽毛。
他正在坠落。
是无底的深渊吗?等待他的是空荡的黑暗吗?
地狱是什么颜色?
虎煞天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肢体逐渐疲于接受痛苦,大脑神经逐渐疲于思考想象。
他所能回想起的几个片段,总结在一起也无非是充满骄傲,荣誉,血腥,阴谋的短小记忆。

关于他的所有一切,都会消逝成过去。
空洞的死亡即将吞噬冰冷的躯体。
自己再也不复存在。

fin.

《隙间》cp食梦貘x巫蛊师


*超短的我流食巫orz
*巫蛊师视角
*ooc是必然的
*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扩个列www(虽然已经退坑了x)


所谓的“隙”,就是裂缝。
从裂缝中,可以窥探他人梦境的途中风光。

梦境是如此神奇而多彩。

“因此,要随我一起来看看嘛?”

那只貘一如既往地用他懒散而又拖沓的声音向我说话。
他的声音伴随着午夜的蝉鸣和细微的风声,最终钻进我的耳朵里,这让我感到清醒。

“似乎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并没有做出太多的思考,我点头应允了。

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潜入过他人的梦境,所以当我看见他以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的方式,撕扯开一个漩涡般深邃的空间的时候,我渐渐发现这个平时看起来跟猪差不多的家伙其实也确实有点本事。

“哼哼。快进去吧。”
他哼唧着。

我抬脚踏进了这个“漩涡”,但是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应。
梦境里的一切都好像是静止的,甚至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四处都是荒芜的,就好像冬日的原野。这个时候虫子都在睡觉。

“跟我来。”
他在前方带路。
一步一步前行之后,我发现这个空间开始变得丰富起来,梦幻般的颜色拼凑在一起,逐渐组建成树林,花丛,和乡镇。
我发现我现在正踏在山路上,这条路似乎一直向远方变化和延伸着。

食梦貘一直没有停下来,我只好跟着他。

这是一座大山,大概是真的很大很大。

偶尔间低头,发现了台阶上长出油油的绿色草芽。
“这是春天的山谷吗?”

似乎是验证我这句话一般,周遭的景物就如同雨后的春笋一般疯狂涌出,凭空变化出青翠的树木和鲜艳的花朵,香甜的气息吸引了蜂蝶的来往。

“真有意思。”
一只蝴蝶落在我的肩头,她有着紫色和粉红色交杂的花纹。没过多久,她又扑扑翅膀飞走了。

之后我又跟着貘走过了蝉鸣的夏天,枯黄的秋天,以及死寂的冬天。
似乎把这座山的四季都走了个遍。

“旅途就此结束了。”
食梦貘停下来转向我。

我看着他。
他可以在梦中随意变幻自己的形象。
有时候会是一个眯着眼睛笑的青年,不过变化得最多的还是少年,他喜欢那种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姿态。

但是在我眼里,这只貘永远只是跟猪差不多的生物罢了。

食梦貘变幻出了少年的样子,然后抚上我的脸。

我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么炽热的温度,这跟我冰冷的体温成了很大反差,并且让我很不舒服。

“老爷爷,你的面具能摘下来吗?”他作出一副好奇的模样。
“老爷爷”吗?我也许并不是很老?面具的话,大概是一直长在脸上的?
对于过去的事情,我一直不是很清楚。

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回复他,他就很快地松开了手。

“可以出去了。”
食梦貘依旧是那个胖滚滚的样子。

梦境中出现了通往现实的裂缝,我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fin.

【hatoful boyfriend】兄弟

#hatoful boyfriend,银朔夜视角
#拟人化

我看着他。
他明明是保健委员长,却任由伤口流着血,而不采取任何应急措施——或者说是他懒而已。

那个伤口本来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的。

坂咲優夜真是个蠢货。

一直就是这样,对着我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兄长姿态,在某些时候又显露出自暴自弃的样子。
简直是,太讨厌了。

我伸手去触摸他胸口的伤口,冰冰凉凉一片血渍,黏糊糊的。

他曾一度自大地出现在我眼前,迫切地想要证明作为一个兄长的能力。
现在只能瘫在角落里,连抬起手擦拭鲜血的力气都没有了。

多么可笑。

我感到脸上有湿漉漉的痕迹。
“坂咲優夜!……坂咲優夜!!”
他已经不再对我说话了。
我讨厌你,坂咲優夜。

///
虽然看不大懂,但是我玩隐藏路线的时候,被半路杀出来的兄弟场景给吓到了x
银朔夜和坂咲優夜的身份设定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朔夜是骄傲(傲娇)的法国贵族,優夜则是一个雌雄通杀的弟控(大概x)。
普通路线中也经常能看见他们的互动,无非是哥哥想亲近弟弟而弟弟不领情,然后发生争执。其实我觉得優夜真的特别宠朔夜。
是的!!他!对他弟弟!不是一般的宠!!而且!!这是有原因的!!然后这个想法还真的被证实了??!!
優夜的继父为了完全占有優夜的母亲而杀死了他的亲生父亲,并且威胁他把自己未诞生的亲生弟弟(一个蛋)丢掉。優夜却偷偷地把蛋藏起来了,后来等母亲生下继父的孩子的时候,他把那个新蛋摔碎了,接着把自己藏起来的弟弟做了调换。
他的继父不喜欢優夜,而是非常宠爱朔夜,因为他以为这是他的亲生儿子。
实际上,根本不存在亲生儿子这一说法。
他们俩本来就是,亲生的兄弟啊。
所以说!!!!!!
優夜真的是个!!!
好哥哥啊!!!!!!
他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弟弟!!!
最后还帮他的弟弟挡掉了医生的子弹,因此而死去。
所以说……朔夜这个傲娇,现在该有多么悲伤orz
骨科大法好,哥哥大法好,弟控大法好,傲娇大法好,嘤嘤嘤嘤。

《记忆》/cp食梦貘x巫蛊师

bgm:24-Jem
#架空,剧情混乱
#cp食梦貘x巫蛊师,注意避雷
#全篇巫蛊师视角
#我流幼年巫蛊师。巫蛊师的过去属于自我脑洞
#ooc


我在寒风中走了有些时候,一路上甚至还要帮那个老东西找一些樱花。

我当然知道在冬天找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他只是不想让我好过而已。

脚上那双鞋子破破烂烂磕得自己脚疼,但在看见眼前那些不可思议的景象的时候,我有些开心。
肢体上的痛楚与之相比,似乎算不了什么。

鲜美的花儿,被栽在精致的花盆里,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台,散发出丝丝缕缕甜津津的气味,吸引来大批的蜂虫。

而林子里正下着绵绵的雪,堆积起一片白色。

这些艳丽的花卉和飞舞的蜂虫,都不属于这种严寒的冬季。

那家伙肯定就在神社里头。慢腾腾走上最后一格阶梯,我看见他穿着干干净净的水干,脚上蹬着一双山屐,捧着个小缸坐在门口边上,或许是在喂金鱼。

“这就是奇妙的术法——”
他正在给我倒水。

茶水冒着腾腾的热气。

“有的时候……”我站在廊里,尽量小心地把身上的雪抖到外边。回来的时候又盯着茶水发呆,“总感觉你很像仙人。”

他似乎对我的说法并不感到惊讶。“哈哈哈,是这样吗?如果要说的话,‘像仙人的妖怪’这种描述可能更加贴切一点。”

茶水溢出浅浅的香味。

他又自顾自地笑起来。虽然我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笑的地方,但是梦就是这样的性格。

我的朋友梦,擅长变戏法——可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

“今天是除夜!新的一年又要到来啦!”梦张开双臂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又以一种愉快的调子开口,“嘿,你知道茶里有什么嘛。”

“……茶叶?”

“没有茶叶。”

“那是什么?”

我一头雾水,看着茶碗里那几块褐色的物体。

“是‘蛊’。”他说,“祝福的蛊虫!喝了茶,就可以度过愉快的新年。说不定还能让你长长个子。”

他弹了一下我的脑门,有点痛。

“……”

蛊,虫?

我尚记得那个老家伙教过我的,皆是以蛊害人的方法,哪有这祝福一说?

“好吧,那其实是蛹,蝶蛹。”他忽然安静下来,像是对我的反应失去了兴趣一般。

或者说更像是走神。

我不怎么摸得清他的脾气,一时间索性也不开口了。

一只蜂颤颤悠悠地飞进来,停在我的茶碗沿上。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梦凑到我身边,牵起了我的手走到长廊上。

我的手肯定是冰冷的,但是梦似乎无知无觉一般。

他的手掌温热,在我感觉来似乎更像是灼烧。

我抬头看见他的脸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

他突然停下来,我仓促地回过神,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

廊外是一片绿色的林子,铺满了白色的积雪。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值得去观看的景象。

“再等等。”他说。

这时候雪已经停了。我便探头出去,仔仔细细地看。
然后我就看见了树上的蛹,一大片的都是大大小小的蛹。

蝶的蛹。

我已经不会对“冬天出现蝶蛹”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惊奇的感觉了,毕竟梦几乎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看,化蝶了。”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这么说。

似乎是响应他的话一般,那些蛹蠕动着,渐渐的,渐渐的破开来。

蝴蝶鲜艳的翅逐渐舒展开来,上面描绘着不尽相同的图案,艳丽而神奇。随着第一只蝴蝶飞舞到空中,紧接着满林子都是翩翩飞舞的蝶,满目皆是交错纷杂的色彩。

“这是新年礼物!”

我看见他的微笑,感觉这家伙似乎比我还开心。

然后我们又回到室内。

“梦一直都是这么生活的吗?”

“是这样没错。”

“我希望你以后也这样自由地活着。”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没问题,我可以答应。”

“突然之间又认真了,你有些时候的举动真是不符合年龄。”

“?”

“我是说你很可爱。”

“被这样夸奖……还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是在隐晦地说你不可靠。”

“诶、诶居然觉得我不可靠?不可靠吗?”

说话都不连贯了。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他的追问。
于是他便无奈地喝起茶,掩饰自己的困惑与不解。

其实我很喜欢梦,他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和他在一起完全难有压力 。而且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所以整整一天我都跟他待在一起,甚至没有想过要去完成那老家伙布置的任务。

直到我看见夜色昏暗,连这破神社也不得不点起灯火来照明的时候,才明白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

“谢谢你。”

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

“没有浪费你的时间吧?”

梦似乎一直很担忧我的情况。

“没有。我很感谢你,梦。”

他盯着我看了会儿,连道别的话也没有说,然后身影就这样消失在我眼中。

我看见原本温暖的神社又恢复了以前破败的模样,台阶上的花盆一个接一个地碎掉,花朵尽数枯萎,飞舞嘈杂的蜂虫掉落在地上。

神社昏黄的灯火在夜色中摇曳着。

那些表面的装饰都毁坏掉了。我觉得可惜。

我准备下山去,便一步一步走进积雪。
路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踏上一块滑溜的冰地,脚似乎失去力量般软了一下,身边也无物可用以借力,便这样狠狠地跌下去。

我把脸从冰渣子里抬起来,深深喘了一口气。冰冷的雪粒刮着脸,我感到被延缓的痛楚逐渐剧烈起来。

无论是脸上,还是双臂,双腿,或者是腹部,痛感就好似渗透入骨一般。

感觉脸上流下了温热湿漉的液体,并不是雪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受的伤。

我想,我不应该在雪地里歇息这么久的,但是我没有力气撑起自己的身体。
想睡觉。
就这样闭上眼睛也好。

我似乎听见耳边有两个人的声音。

“最后的期限截止了。”一个凶巴巴的声音。

“我们可以上路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就这样结束也不错。我浑浑噩噩地想着。

耳边突然又响起另一个安安静静的告别声。

“再见。”

“你的噩梦,就由我来吞食掉。”


fin.

#讲述的是作为人类的巫蛊师的死亡,等他再醒过来就是妖怪了x
#至于为什么被黑白鬼使带走相信我这只是剧情需要x

#感谢观看,新年快乐xxxxx

《闲谈》/cp食梦貘x巫蛊师


#cp食梦貘x巫蛊师
#ooc有,大写的崩,没有逻辑
#架空背景
#关键词:危险,不可能,无法回复

“鬼王的欢庆典,你不去吗?”

窗外有陆陆续续经过的小鬼,或是提着大小包裹,或是担着担子,发出嘈杂吵闹的声音。

“没意思,不去。”

开始有小鬼唱起了祈福的歌曲,随之整个小队的鬼都开始跟着嚎起来,悠悠长长的诡异调子逐渐跑上山去。

“小蝴蝶也去啊,你不去?”

他记得蝴蝶精的样子,乖巧可爱的脸庞,明丽而巨大的蝶翅,以及手上那个小小的铃鼓。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他感觉有些烦躁,低头去拨弄饲养的蛊虫,它们有着色彩鲜艳的翅膀和坚硬的壳。
同样是在谷底黑暗中挣扎求生的生物。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小蝴蝶呢。”少年撑着脸,仍是笑眯眯的样子。

喜欢?
大概吧。那已经是曾经在意过的事情。

巫蛊师内心腹诽着。他曾经被这鲜艳明丽的蝴蝶吸引过,不明白为什么相差无几的他们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我可没有那种打算。”

那个女孩子的笑脸一度吸引着他,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对某些事物失去兴趣,也是很快的事情。

“倒是你……”巫蛊师盯着他额上那鲜艳的妖纹看了会儿,接着抬手去够桌子对面那个茶盏,话头蓦地一转,“你不去?”

“满是大妖的宴会,想想就没意思。”

“?”

“过去也只能瞧他们干瞪眼,没什么有意思的。”食梦貘显示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正合那散漫的性子,“相比之下,我还是对吃噩梦比较感兴趣。”

“对了,你会养情蛊吗?”

“不会。”

“诶——我还以为巫蛊师什么蛊都会养一点的。”

食梦貘对于他干脆利落的回答表现出十分的讶异,甚至带了几分失落的神情。

“……愚蠢的想法。”

巫蛊师脑子里弯弯绕绕一堆话,到口边却只直截了当一句。

“情蛊什么的,其实我觉着还有点意思。”

“那要不你自己想办法去养?”

“诶——你这话说的太别扭啦。”食梦貘笑嘻嘻地冲他打哈哈,“我养了给谁下啊,给你?”

情蛊,施蛊于对方,便会死心塌地,永世跟随,若有不依,则要受噬骨蚀心之痛。

“???”

巫蛊师正拿着茶杯喝水,闻言噎了一下。

蓦地两人都沉默下来。

食梦貘的笑有那么一瞬间便僵在脸上,缓过神来之后连声呸了几下。

“开玩笑的,你阿,可别放在心上。”

他抬头看了看那家伙,那张平日里笑嘻嘻的脸上写满了歉意,倒让他有些看不真切了。

“饲养情蛊,需要极大的心血。”他屈起手指轻轻扣了几下桌板,“有着至毒之蛊的称号,养成确是很难的,而且没什么意义。”

“诶?”

“我想提醒你,就算是下蛊,也是我给你下,还轮不到你冲我下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暂时还是没有人可以用蛊毒来伤害自己的,蛊是陪伴他堕落进黑暗的友人,所以他向来不畏惧。

“阿,是这样子阿,你还意外的认真呢。总之我明白了——”拥有着毛茸茸头发的少年一副认真的模样,拉长了声调回答他。

“……你真的明白了吗。”巫蛊师看他这样子,心里更加觉得不踏实。

“我明白了,不惹你生气便是。”

虽说很认真的样子……阿,麻烦透了,不管了。

“你这家伙,总是让人难以信任。”

“但是,你要明白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的认真阿。”他那双粉红色的眼睛映着屋内摇曳的灯光,亮晶晶的。

“……不要突然之间这样,很烦人。”虽说这家伙一直这样随意撩,但是巫蛊师仍然无法习惯这种莫名其妙的示好。

“我是说真的。”

“哈?谁要听那种鬼话啊——我宁愿睡着了也不想听。”

几乎是话音刚落,食梦貘便突然探身凑过来,双手抚上自己的脸。

嗯……柔软的双手……

“走开!”

过近的距离,对方温热的呼吸直直地扑在他的脸上。

当巫蛊师反应过来之后,伸手想要挣开,却敏锐地听见他轻轻的唤咒声。

“食梦者。”

粉红色的双眸似星辰流转,只消片刻凝视便让人沉迷,金色的印纹随之刻入脑海。

“你这个……无赖。”

铺天盖地而来的是昏沉的困意。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

你这话我根本没法接。

这时候该说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吧。

这家伙,真的是麻烦死了。
任性而又不可理喻。
但自己却神奇地毫无办法。

他想说些什么,唇开开合合,却又没有力气来说,眼皮子愈发沉重,随后就陷进深而无底的梦境。

fin.

《蝴蝶》 cp食梦貘x巫蛊师

#特别的短
#cp食梦貘x巫蛊师(我大概是魔怔了x)

#小学生文笔,ooc有,而且很乱(x)

(注意:拟人态食梦貘有)


鲜艳的翅膀在灯光下扑动。

“情情爱爱在你眼中,皆不如这蝴蝶来的顺眼吗?”

少年的眼睛盯着那只蝶,看她因妖气的压迫而颤颤巍巍飞舞的模样。

“何故问此?”

巫蛊师瘦削的脸上挤出一个不怎么自在的微笑,惨白的肤色罩着一层温暖的黄色,像是被揉碎搅和在一起的烂纸。

蝶脆弱的身躯因承受着外来妖力的恐吓,而极度不安地飞舞转圈。

“好奇而已。”他脸上带着微笑。

在冰冷的透明容器中,鳞粉随着翅膀的振动而抖落。

“情爱是什么呢。”

食梦貘的声音压得很低,犹如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他说。

情爱这种东西,是他这种低等妖怪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

他对蝴蝶的“爱意”,让她无法触及自由,因而终日会产生焦虑的情绪。

可是这从始至终都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活泼鲜艳的生命”而已。

恍惚间,他又抬头看那个吞食噩梦的少年。
那家伙额上的妖纹,扭曲得宛如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似比蝴蝶还要耀眼上几分,充满了难以言明的神秘感。

他感到头痛,于是又低下头,去看玻璃缸里的那只蝴蝶。

要说的话,情爱大概就是害人的东西吧。

“喂……我说,还是放了她吧。”妖怪支着胳膊肘撑起了脸,屈起指节轻轻扣击橱柜上那个小小的玻璃缸,语末又像是捎带了一份诚意般加上一个字,“请。”

蝴蝶的翅膀再一次不安地颤动。

“不可能。”他直接了当地拒绝了这种不切实际的请求,一点余地也没给对方留。

“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和她是好朋友啊。”

“哦,那你倒是来抢啊。”

巫蛊师是个无赖。但是他觉得这次说出来的话确是别扭的很,虽然他说这话的确是这个意思没错……

但这话缺了点什么……是气势吗。

对的吧,的确是缺了点气势。

屋内陷入短暂的沉寂。

“是你自己说的哦?”食梦貘又一次温吞地笑起来。
但动作很利索。

食梦貘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起身——并且很快把他压制在橱柜上。

巫蛊师的半边脸贴在了玻璃缸上,冰凉的感觉让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且从心底冒出一股子火气。

“你这蠢猪,快给我松——”

一个吻。
把所有话都给憋没了。

唇舌相交。

巫蛊师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
想来这么多年也无人敢如此无礼待他,心中甚是羞愤,更是不甘于下,丝毫不带一分犹豫地咬破对方的唇舌,换来的却是更加用力的回应。
撕咬之间溢出唇角的血水顺着脸颊染到干净的玻璃缸上,透出一点点红色。

“——食梦者。”

四目相对。

食梦貘再一次轻轻舔过对方的唇,眼瞳中映满明媚的色彩。
巫蛊师顿觉头脑昏沉——又着了这家伙的道,两眼一闭便昏睡过去。

叹了口气,他认认真真地端详起对方的面容来。
想来这家伙平日里带着的面具却是很可怖的,面具之下的脸倒是还有几许秀气。

有点瘦。

……其实,用这种方式让你陷入沉睡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啊——食梦貘这么想着,伸手捏了捏巫蛊师的那张脸。

“没办法啊——为了小蝴蝶的话……”
……为了……小蝴蝶。
“我……”

扑通。

扑通。

他感觉自己产生了耳鸣。
几分钟之后,当他察觉到心头逐渐形成的那一分滑稽而可笑的情感,心情登时与死亡无异。

正如不断尝试挣扎后力竭的蝴蝶,最后如同纸片一样失去所有生机。

她静静地停到角落里,蝶翼隐在阴影之中,隐去那一圈色彩斑斓的光辉。





fin.

© 锺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