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腦肉疫

《真实梦魇》 *cp黑邪黑/微量泰希斯+潘拉 *拟人向日常(。) *欧欧洗的吵吵闹闹情人mode on 潘拉又一次回到了他的噩梦。 这里的场景都太过于真实,完全不符合梦境一贯凌乱猎奇的特性,看起来就像是回忆重现。 或许这里的一切都是以自己无法忘却的记忆以基础而建立的世界,所以才会这样…… 让他产生无法遏制的厌恶感。 他注视着梦中黑压压的天空,从喉间溢出一声低叹。 扭曲的空间令人充满了不安感,昭示着某个梦魇的靠近。 他突然就理解了什么。 沉浸在水底般没有半点噪音的空间突然响起一声尖啸,刺穿无声的梦境。 是子弹的声音……多么熟悉的声音啊,又是多么恐怖的声音。 只不过,他此时所畏惧的并不是子弹,而是将子弹射入他眼睛的那个人。 习惯性警觉性地往后退了几步,他试图进行躲避那一发无处可寻的子弹。 然而他完全没有机会脱离命运的桎梏——即便在梦中,也是如此。 于是右眼很快就再一次地,被狠厉的子弹贯穿了。 从眼眶中渗出的猩红色顺着脸颊滑落,他紧紧捂住了眼睛,尽管如此那些黏乎乎的东西依旧从指缝间溢满。 我的……眼睛。 他从口中发出了刺耳的悲鸣。 但这并不是他在梦里发出的声音。 这是……回忆中,他的那一声…… “憎恨萌芽的开始”。 此时此刻,他的梦是被狩猎成功的猎物,所以周围一切都在此刻彻底毁灭消失。 而被囚禁在黑色空间里的梦魇依旧在继续靠近。 他睁大了另一只完好眼睛,看着从黑暗中现身的那个人——那位昔日好友,提着枪朝自己走来。 那家伙的眼睛里现在充满了他讨厌的东西。 看看,那种坚定而强硬的意志算什么? 对方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枪,枪口正对着自己的脑袋。 潘拉竭尽全力抬起头凝视着他。他厌恨的一切总是以这个理性过头的男人为始,他自己的一切总会葬送在他的手上。 真是…… 太可笑了。 他张了张口,但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出口。 耳边忽地炸开一声吵闹的轰鸣。 潘拉真是觉得自己要被吵得眼冒金星。 他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但眼睛依旧因刚醒过来而朦胧一片。 不过那个渐进的瘦削人影并不是太难辨认。他揉了几把眼睛,勉强算是看清了那家伙的脸。 “我说你以后能不能结合实际情况再定约会日期?” 卡洛斯强硬地把他从床板上扯起来,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用挤在一起来形容。 “……啊?什么?” 潘拉被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得晕头转向,现在依旧没缓过神来,他扯了几把被子试图盖回身上,扯着嗓门只发出一句疑问。,“卡…洛斯……?” “……不是说好了今天出去约会的吗?不?是?你?说?的?吗?” 那家伙看起来所剩无几的耐心显然快要被消磨殆尽,甚至最后一句话每个字都用了充满怀疑的重音。 “哇靠等等等等一下,你要干嘛?” “哈啊?不如说你要干嘛吧?”卡洛斯一脚踩上柔软的床单,歪着脑袋凑近过去,双眼里充满鄙夷,“我把我的休息日都交出去了,结果你就在这里给我睡懒觉?” “停一下…停一下!不要太过分了邪星神!” 室内空气在潘拉仓皇的声音中安静了一秒。 “……我,大概知道了,嗯。” 潘拉盯着卡洛斯那张脸思考了几分钟,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给出一个差不多的回复。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过近,对方身上那种清冷的香水味道让他的脑子变成黏糊糊的一片。 “嗯……确实是,大概吧?” “……不要装傻。”他的搭档翻了个很没形象的大白眼,没好气地戳了一把他的脸,指甲抠的他脸颊发红,“给你最后三分钟,起来跟我赶班车。” 真是……脾气还这么大。 潘拉终于觉得自己差不多是醒透了。反复揉了几下被戳的巨痛的那边脸,漫不经心拖着长音应付了一句。 “——没问题啦没问题。” 他托腮看着卡洛斯走出房间,心想着还好这梦断了。 嗯哼,偶尔也得感谢一下这家伙。 虽然有时候强制性的命令真是让人不爽…… 但总体而言还在可忍受范围之内。 “潘拉你到底好了没有?你还有最后两分钟……” “……你到底在急什么,就这么几分钟我开车带你去不就行了吗?” “屁吧你那驾驶执照八百年前就被吊销了。” 又戳痛点……果然卡洛斯还是挺讨厌的。 2019-01-08 热度(8) 评论(6)
吵架 *战蓝的现代同居日常(。 他的眼睛飘忽着掠过那家伙平整的衣角,抬眼从桌子的一端看向窗台的角落,视线在花盆里那些绿油油的杂草上转悠了一圈,又重新回归原位。 那个人就好像没有动过一样,眼神依旧停留在他的身上。 毫无波澜的平静,就是这样一双没有透露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睛无声地盯着他,像是一种示威,又好像是一种讽刺般的否定。 这个是否认的动作。 他知道战龙皇肯定不高兴了,因为他刚才提出的话题。 先不说那是什么话题,大部分只是无关紧要的笑谈而已,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总是能在某个阶段巧妙地降到最低温,接着寂静无声。 这是吵架的前兆。 大部分是冷战,蓝魔蝎和战龙皇总是这样莫名其妙地陷入沉默,不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情感不够深厚,哦,对了,这跟感情完全无关……只是因为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执着。 大多数时候蓝魔蝎都是退步者。他习惯于作出让步,好让那家伙有台阶下——战龙皇甚至很少会在冷战的时候接近他,这又是让人很不舒服的一件事情。 然而他现在不想让步。 蓝魔蝎觉得心里头很不爽,非常不爽。他的火气憋了很多时日,从各种各样的小事堆攒起来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恼火,今天终于好像找到了一个爆发的口子…… 虽然他并不会爆着粗口摔门而去。 战龙皇只是用这种沉静的目光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他甚至还有心情给自己倒一杯水,水流的声音在房间里不断被回响着放大,很快这种声音又终止了。 这个家伙从来不会为别人考虑。 蓝魔蝎感到又气又恼,这家伙总有一种莫名的自信,这种近乎高傲的情绪惹得他更加烦躁。他发出一声类似于“呵”的冷哼,然后抓起甩在椅背上的外套,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当然战龙皇是不会阻止他的,蓝魔蝎离开之前还瞥了那家伙一眼,却只对上对方那似乎包含了些许责怪意味的眼神。 蓝魔蝎可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幼稚。 他向来都是冷静自持的。 他把外套披上,沿着被温黄色暖光包围的楼道走下去,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 他可以听见外面雨水淅沥沥的声音,夜晚的寒意穿过衣服的缝隙一丝不落地传递给他。 没带伞真是失策。 蓝魔蝎自言自语着,又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冲动行为,以至于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 他只是坐在台阶边上,撑着脸往外看。 虽然现在天都晚了,明明什么也看不清。 即便这样,还是不想回去。 2019-01-07 热度(2)
© 鴨腦肉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