锺不响

审美观奇特的老钟,沉迷于各种冷坑。
反派配角小迷妹,骨科弟控。
交个朋友吧(*Ü*)ノ

试图回坑的短小产物

■ummm……试图写东西´_>`关键词蓝虎

“如果你敢拿着那玩意儿靠近我,我就把你撕成两半。”
假使真的可以这样做的话,他想他可以把蓝魔蝎撕成很多块。

但是可惜的是他现在处于一种非常非常糟糕的劣势,整个机体被捆在拘束椅上——而且还戴着口枷,这让他连噬咬都无法做到。

……这个该死的垃圾。虎煞天在心里暗骂。

对方盯着他看了会儿,转而看了看手里的电击器,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把那恶心的刑具收了回去。

……看来他还不打算折磨自己。

虎煞天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松懈。

“嘿我亲爱的陛下——”蓝魔蝎突然凑近了他,纤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而虎煞天当然是选择了偏过头进行反抗,不过这个坏家伙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我现在还不打算使用刑具。”

“……”

虎煞天并不想理他——完全不想。

“你看,这个如何?能让你感到愉悦的,上瘾的,无法自制的美妙药剂。”

他的手上握着一罐试剂。

虎煞天已经感觉到那是什么东西了……
“别紧张,是猫薄荷。”
去你妈的蓝魔蝎!!!!
“把那玩意儿拿开……!我警告你……!!”

大概fin

《水与月》cp水月组

【自娱自乐的小段子】
【ooc有,cp巴莎x咒蓝(虽然似乎没有明显cp倾向),自我捏造的过去x】

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着夜空的那一轮月亮。

巴莎在水里,能看见咒蓝正在靠近过来。

“晚上好,巴莎。”
“我感觉一点也不好,特别是当我看见你。”
水珠溅出。
她从水里探出身子凑近他,脑袋上的触须试探般地向前蠕动,最后停留在咒蓝的脸颊旁边。

“你应该学会控制自我。”他面不改色地看着她。
“不,省省吧。”她冷笑一声恢复了距离,“我对你感到无趣。”
“无趣?我看起来很无聊?”
“好了,你的废话够多了。”焦躁的人鱼恶魔用尾部拍打着水面,激起一大片水花,“你过来是有什么事?”

“注意你的措辞,巴莎。我只是来看看月亮。”
“嘿,我觉得你够奇怪了。”
“这是一种习惯,月亮只有在适合的地方观赏才有风韵。”
“是吗,但我对此丝毫不感兴趣!”巴莎厌恶地看着他,她真的不喜欢这个家伙,“别摆架子,你已经打扰到了我。”
“月色真美。”
巴莎突然明白了,这个家伙根本不会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因为他本身就足够傲慢。
所以她表现得再暴躁也无济于事。
“很好——你的下一句话是什么?”
“需要我把她送给你吗?”

咒蓝脸上根本看不出表情,但是巴莎认为他可能是在笑。

“——等你做得到再说吧!”她重新沉入水底,“还有,我不需要坑坑洼洼的奇怪东西。”

fin.

(umm看了百度百科,巴莎脾气似乎很不好,咒蓝则是很沉稳很冷静还神他妈傲慢,然后就觉得他们两个恶魔待在一起的画面肯定是非常有意思的233333)

占tag致歉。
咒蓝的这个测试结果真的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80%迷之准确率,短发也不错,但是这个身高设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试过圣主和巴莎,一个c罩杯一个惊天巨乳但是,咒蓝是飞机场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问一问有没有同好一起玩啊,这里是咒蓝的小迷妹(=`ω´=)

《代价》

#cp蓝虎,拟人向,ooc有
#很乱很短小的的一堆,自行体会吧x
#结尾有微小的一部分不可描述??反正描写很模糊xxx
#暴力情节有
——————————

虎煞天觉得脑子有点不大清醒。

柔软的腹部被粗暴地击打着,痛感一次比一次剧烈,他甚至觉得内脏即将被挤压成碎片。

压抑着痛苦的喘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撑很久。

即便是战王之一,在长时间的虚脱和殴打下也不能保持完全的清醒。他的大脑过度疲劳,现在迫切地希望陷入一次彻底的待机。

对方无止无休的暴力行为终于有些减缓的趋势,最后一拳保持了上勾的动作,剧烈的疼痛感又顺着神经末梢爬上来。

大脑昏沉沉地没有办法正常运转,他急促地喘息着,尽量不发出任何让自己看起来非常不堪的声音。

即便他现在痛得想干呕。

“感觉如何?这可是特意用来款待您的。”

靴跟在这干燥粗糙的地面之上跺响,那只蝎子特有的怪异声音逐渐靠近,这让他感到更加不舒服。

“嘶……只是这样的话可还远远不够。”虎煞天咽下喉间那声无力的痛呼。他无法管束自己的情绪,他讨厌这个家伙小人得志的面孔,“你也就这点伎俩了,蓝魔蝎。”

讽刺,激怒。这样也不算太难看。

“拜托。”蓝魔蝎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带着微不可见的怒意,接着一把拽起他金色的长发,“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能力逞强?”

王偏过脸与他对视,深红的眼睛里充满不屑。

“别开玩笑了,虎煞天。”
“……”
“你应该承认成王败寇,你倒是认栽啊。”

他并不想理会这该死的家伙,腹部的痛感还没有彻底消化掉,剧痛依旧在撕扯他的神经,将他思考的节奏彻底打乱。

“好吧。那算了”

蓝魔蝎似乎是对他的反应感到无趣,松手放开那些被他揪得乱糟糟的头发,挥挥手让房间里的护卫出去。

虎煞天并没有漏掉他的这个动作。

“你想做什么?”
“……”

他并没有回应,或者是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背影像是蛰伏在黑暗的毒虫。

……反正蓝魔蝎就是个该死的危险家伙!!

被锁链所禁锢的虎煞天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他现在只想这家伙赶紧滚出去——再给他来几拳也好,他可一点也不愿意和这种剧毒的东西单独待在一起。

接纳蓝魔蝎,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失败。
这个没安好心的坏东西……把他害到这种地步。
想起这些虎煞天就恨得牙痒痒。

“在走神?”
“关你屁事。”
“把这个喝了吧。”
他伸手把一个充满了灰蓝色液体的碗递到他的唇边,声音里不带什么情绪。
“……”
他并不多加理会。
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蓝魔蝎盯着他的眼睛,“你这战败的虎,连喝东西也不会了吗?”

他似乎没什么好耐心。
于是那些冰凉的液体顺着脸浇了下来。
“我一定……要杀了你。”
铁链被扯动发出嘈杂的声响。
——他诅咒这家伙。
“这种时候就别急着放狠话了。”

对方不紧不慢地脱下自己那副灰蓝色的手甲,然后给了他的小腹一拳。

“唔……咳、咳哈。”
他发出一声痛呼。
腹部像是要被砸烂一样……而且大脑又开始眩晕起来了。

虎煞天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但身体似乎依旧扛不住。

“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家伙看起来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

不过虎煞天已经没有心思和他接着扯犊子了,他现在很痛很难受,甚至已经无法顾及这个他最讨厌的家伙。

“看起来真的差不多了……”
对方喃喃自语着什么,带着审视意味的目光上上下下扫过他的身体。

虎煞天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描述这家伙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

被轻柔的触摸,引诱到几乎失去思考能力。
他并不是禁欲的人,但是平时一般都很能自持。
此时此刻,被这些甘美的假象迷惑到无法忍耐,兴致高昂。
甚至短暂地忘记了痛苦。
他的抚摸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让剧痛得到有效的平复。

可是这一切都是错误的。

——而且,而且。
对方是蓝魔蝎。

“你……在干什么!停下来!”

“好好享受不好吗,请您闭嘴吧。”蓝魔蝎眯起眼睛,“还是说想露出更丢人的模样”

像是华美糖衣般包裹着微弱的生涩。
黏腻的舔舐。
融化。
无法克制精神亢奋。

“呃……不,不行。”
虚弱的呼声。
逐渐沸腾的欲望。
升温。
被剧烈的痛苦彻底淹没。
“是可以的。”
他纤细的手指轻捏王的腿根内侧。
像冰冷的蛇缠绕。
禁忌的引诱。
飞蛾扑火般烤焦。

情绪在灼烧。

“这也是代价。”
蓝魔蝎咬住他的脖颈。

“滚开!”

虎煞天眯起眼睛,努力想要看清这一切事实。即使生理的痛感已经告诉了他所有答案。

“蓝魔蝎,我c*n*m”
干燥的嘴唇开开合合,只冒出这样一句话。
“如果骂人能让您感到愉悦,请随意。”
他的笑容里带着恶意。

fin.

发现邪教的美丽之处。我就是想吃口潘卡潘x
黑星神和邪星神,多好哦x

《身体交换》

#cp战龙皇x虎煞天
#老情人身体交换的梗x
#没逻辑的拟人向小日常段子✔
#这篇!!!!纯属瞎搞!!!!ooc!!!ooc!!!
#我也想学写机体啊可是我我我我还不能完全驾驭orz(借口)
#自我认知:身体交换是被动性的交换,是在双方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胡扯)
————————————
“……”
他醒过来之后就发现某些地方很不对劲。
……身体有点怪异的感觉。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然后缓缓坐起身来。
但是腰不痛——
这居然是第一反应,看来自己已经饱受对方的荼毒了。
叹了口气,他抬起自己的手正准备捋一捋自己压了一晚上的头发,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异的东西一般直愣愣地呆住。
等等。
这个……这……
这不是他的手??
这头发的颜色也不对劲吧??
……甚至这具身体都不属于他!!
虎煞天的心情很不美丽,并且几近抓狂。
这踏马究竟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啊???
他感到一阵恶寒,赶紧推了几把身侧裹着被子打呼噜的某人。
“……战龙皇!!”/“别,我再躺会儿……”
我,靠!!
两个人一开口就通通都惊呆了。
这低音,这这这不是战龙皇的声音吗??
我的声音怎么……???
战龙皇的睡意瞬间一扫而空,一把掀开被子,就撞上身边那个家伙惊愕的目光。
“——你??”
“我……”
两个人只说了寥寥几字,却似乎都默契地交换了彼此的想法。

——他们,交换了身体!

“所以说现在该怎么办。”
“……你能看着我的脸——不,你能看着你的脸跟我说话吗。”
虎煞天讪讪地把挡在脸上的手拿开。

战龙皇倒不觉得这样直面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的,他很乐意欣赏自己的身体。

“……太诡异了。”
虎煞天看着自己的身体……呃……。嗯。

“等等,我怎么……感觉有点不舒服……”战龙皇突然像是弄明白了事实一般,伸手扶了扶腰。

“……”
虎煞天直接转过身准备起床。

——太羞耻了!!自己身体的感觉被一个陌生的家伙感知到了!!!
没法儿待下去了,没法儿待。

“我先……先起床了,”他顿了顿,似乎正在习惯这个不属于他的声音,“你随意。”

……随意个鬼啊!!
战龙皇挪了挪身体,接着第一反应就是——卧槽,痛。

“你……你不洗澡的吗!!那个……”
“你好意思说我!不是你瞎搞搞了一晚上吗!”
“你不也很乐意吗,昨晚没反抗这么厉害啊!再说有那么累吗?”
“拜托,你爽了但我哪儿还有力气洗澡啊?!都没知觉了好吗!!”
“我……”
战龙皇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这么有压迫力,暂时也没法还嘴,于是就安静下来。

虎煞天觉得看着自己这一脸吃瘪的样子就好像自己在亏待自己一样,内心掀翻n张桌子之后,他扶额开口了。

“……你,先去浴室洗澡。”

最后两个人瞎折腾了一个上午才把最起码的东西处理完,顺带一提,互相换对方的制服花了他们大概将近三分之二的时间。

“元帅。”
虎煞天记得这个紫发的青年,那是战龙皇的助手。
于是他从容地点了点头,演得跟真的一样。
战龙皇站在他身侧,和他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行程都已经安排好了,因为上午时间已经来不及,所以取消了一部分内容。”

紫龙兽躬身递过来两张票。

“……这是啥玩意儿?”虎煞天假装很懂的样子,然后又瞥了瞥身边的那个人。
——果然看着自己的脸还是很奇怪!!!
“我偷偷订的动物园的票……”
“……”

于是两个人开始了下午的约会。

“你有毛病吧,刚好选在这一天约会?也只有你想的出来吧??”
“呵呵。明明是出来放松的日子,某只大猫还不领情?”
“科科。谢谢你龙神全家,老子不需要。”
“那你刚才就应该把票丢到垃圾桶里,大猫咪。”

这一幕在旁人看来实在太清奇了。
他们是当动物园没有熟人的吗?

逆风旋看着不远处的那两个家伙,翻了个白眼。
是这样的,他刚才理了理思绪,第一句话是战龙皇说的,第二句是虎煞天说的,然后虎煞天说战龙皇大猫,战龙皇说谢你龙神全家……
嗯嗯嗯??????
怕不是他们猛兽族脑子坏掉了吧??
他露出一个很精彩的表情。

而且……而且为什么虎煞天扶着腰累的很厉害的样子啊???
……你们事情做的不要这么明显好吗???

他突然想出一个点子。

“破天冰,破天冰,”逆风旋拍了拍一心一意在给大熊猫拍照的伙伴的肩膀,“快快快,拍那个,那里。”
“?”
“咱明天的头条有东西写了!!快拍,就那里,对,那里!”
虎煞天正在郁闷地啃一个冰激凌。
“靠,那不是逆风旋和破天冰吗。”
“在公共场合,出现这样的人很常见吧。”
“不是,他们好像在拍照……你他妈怎么还在扶着腰!!”
“我累啊!本王累!”
“本王个屁啊!!这里是公众场合你注意……欸他们怎么跑了!”
“……我走不动了,我要休息。”
“你有没有搞清楚重点啊!!”

虎煞天感觉自己度过了一个非常恐怖的下午。

直到深夜,他们满身疲惫回来,然后又一次躺在同一张床上。

“……明天能恢复就好了。”
“嗯……”
奇迹般的,两个人再没有拌嘴。

“……虎煞天?”
“……”
“大猫咪?”
对方居然很快就深陷睡梦之中了。
战龙皇思考了一会儿,伸出双臂搂住“自己”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第二天。
虎煞天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把脑袋埋在那条龙的怀里……
手还搂着他的腰。
呸呸呸!!
嗯……不过这种感觉……
他赶紧松开手,并且坐起身来。
终于恢复原样了!!
“我……”
声音也……果然还是自己的声音舒服多了!——
不过,腰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嗯,这个……

“起那么早吗?”
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接着他的手开始瞎几把乱摸。

“……手拿开。”
虎煞天恶狠狠地朝他龇了龇牙。

他们俩又在房间里吵吵闹闹了一会儿,随后就开始回餐厅准备吃早饭。

战龙皇看见紫龙兽正在看晨报。
“嗯,最近有什么头条吗?”
“呃,那个!元帅我……”
“……直说就是了。”
虎煞天警惕地放下手中的那杯牛奶。
不会是……?!
“《猛兽族秘密大曝光——两战王现身动物园,疑似热恋约会中》……”

那杯牛奶直接被虎煞天打翻了。

fin.

《残香》

#cp蓝魔蝎x虎煞天,有接吻
#内带【提前行刑】【扯头发】【断牙】【毒杀】等暴力情节
#人物性格有崩坏,全篇ooc

靴跟踢踏过监禁室中肮脏的地面,刻意发出“哒哒”的声响。
难缠的跳梁小丑,喜怒无常的疯子。

“提前行刑……至高无上的陛下!”
他开口就说着不怀好意的话。

对方被禁锢在木椅上,挪动指甲断裂的手指拨弄着纠结的发丝,动作宛如猫科动物一样轻盈优雅。
缠连着的铁链随着手腕牵动,发出低声鸣响。
他依旧是坐在王座上高傲的王,压根不会把此等小人放在眼里。

这位大人似乎还不懂自己现在面对的并不是解放。他由衷地感到可笑,这副样子他也看得足够多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你错过了很多机会。……虎煞天。”
伸手揪起战败之王的长发,强迫对方抬起眼睛与自己对视。
“我们现在就开始,怎么样?”
忽视掉对方的反抗性行为,他盯着那双充满强烈恨意的眼睛,露出一个恶劣的微笑。
为了提醒对方自己现在是主导者,他还扯了扯他的头发。

“蓝魔蝎,你废话真多。”
蹙眉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虎煞天只感到厌恶。

“……唔!”

蓝魔蝎没有理睬这声吃痛的闷哼。

他抬起自己的手细看,染着黛蓝指甲的手指上缠绕着一圈断裂的发丝,在狱间清冷火光的映射下,是失去光彩的金黄色——沾染着几点鲜红。

把生命之火燃烧到尽头的,即将枯萎的色彩啊。

“我虎煞天,到头来居然是被你这种小人折磨而死吗。”
他低着脑袋,长发遮掩起他的表情,而声音竟是毫无波澜的平静。

“……”
只有彻底失去王权和自由,才会真正地感觉到绝望。

将被扯下的发丝绕成圈掩藏入自己怀中,蓝魔蝎看着他。
当你被写入悲剧,最后一定不得善终。

这就是事实啊,昔日光辉灿烂的王,现在竟然身处如此境地,被小人行刑……
传出去也真是笑话。

“照例而言,我还得问问你有什么最后的心愿呢。”蓝魔蝎嗤笑着,手顺过战王垂落脸侧的金发,脸上一贯充满了顽劣。

“我要……杀了你。”

“嘁。明明就已经死到临头,”蓝魔蝎突然觉得这老虎有些蠢,蠢得无可救药,“却想着根本不切实际的愿望。这会让你死得更加痛苦。”

“废话够多了。”
虎煞天似乎已经不愿意同他再多费口舌。

蓝魔蝎沉默了一会儿,冰冷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

——虽说是将死之人,但是他的脸颊上奇妙地仍旧带有血色,温暖的体温甚至让他开始有些微留恋。
“……”
对方不发一言,忍受着他的这种类似于羞辱般的触碰,这大概就是这只猛虎最后的高傲了。

充满审视意味的手指轻抚过他的脸颊,额头,眉眼和鼻梁,蓝色的蝎子似乎想到了更恶毒的点子。

双手从虎的脸颊上离开了,扶住他的双肩,蝎子躬起身凑近他。

他吻了上去。

“!”
虎煞天瞬间感到无比恶心,这种感觉大概是他此生最痛苦的体验。

恶心,恶心,恶心。

他尝试着抗拒这种起因不明的该死亲吻,但是被禁锢的腿和手根本无法让这该死的家伙滚开。
他试着往后退,连带着身下的椅子一起颤动着发出杂音,他在挣扎。

血和唾液从口中淌出,然后又混合着沾在彼此的脸上。

他现在应该正想着,“真是恶心啊!”,然后想方设法把我推开。
蓝魔蝎几乎都感受到了对方几近崩溃的心情。

——但是,那家伙的眼睛里还是只有无法被磨灭的……
真是可恨。……还是跟以前一样。

蓝魔蝎走了会儿神。
在察觉到对方牙齿妄图咬断自己舌尖的时候,他依旧还是及时地退出了。

“啧……”
已经是将死……差不多已经是死人了吧,却依旧有着杀死自己的妄想。
还真是讨厌啊!!

猛虎挑衅般地看着他,唇角滴落着那些肮脏的混合物。

他眯起眼睛,把钢铁的手甲狠狠地锤进他的口腔。

“唔!……咳。”

这下应该很痛吧。蓝魔蝎这么想着,他看见刚才飞落的几颗断牙。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身体无法自制地颤抖起来,他张开嘴,尝试以呼吸来缓解这种让人麻痹的痛感。

但是痛感无法消抹。

果然很痛吧。

蓝魔蝎看着他连人带椅地摔落在地,蹲下身子,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去观察一只被打掉了几颗牙齿的猛虎。

他的脸颊贴在潮湿的地面上,长发凌乱地粘在脸上,眼睛是模糊的猩红色,他支起胳膊伏在地面上,身体痉挛。

“何必挣扎,换来痛苦。”
蝎的声音中带着嘲弄。

一直都是这样,这就是王者所谓的自我尊严换来的东西,悲惨而又不值一提。
——也是他这样的小人永远不能理解的东西。

“提前结束吧……我至高无上的陛下。”
带着剧毒的蝎尾钩高高扬起,蓦然刺下,穿透他的脖颈。

在地面上缓缓渗开的生命色彩,是蜿蜒的鲜红。
在房间里渐渐蔓延的气味,跟所有的血的气息都不一样。

蓝魔蝎觉得奇怪,甚至有些隐约的失落感——后者是假的,他自己都觉得假。
他不明白这种味道为什么会来源于虎煞天的血。
就像是多余的花香。

这个味道让他想起以前看见过的一种花,那是在战龙皇的房间里——虽然战龙皇很快就把那朵花扔了。

他桌上磨砂的玻璃瓶里插着一根细瘦的树枝,上边开着朵花,萎靡不振地低垂着靛蓝色的花瓣。
至今不知道名称的花,却有着让人难忘的香味。

这就如虎煞天的鲜血,残留着生命最后一刻的热烈。

这种味道可能还会一直残留在他的心里。
不过可惜的是,蓝色的蝎子并没有可以称作是“心脏”的器官。

“行刑结束,任务完成。”
他不再看躺在死亡怀抱中的王。

fin.

(好像没有写出自己理想那种感觉??嗯嗯嗯????对自己感到绝望)
本篇是我对自己良心的拷问,对脑洞缺失的深度反省(不存在的)
写写删删快3个小时,只有,2000+的崩坏内容……我的妈啊,我好绝望(*꒦ິ⌓꒦ີ)

《同床共枕》

#cp黑邪黑(这只是一个邪教,自我感觉这俩人是很适合伴侣和搭档x
#非常ooc
#拟人日常向(?)

合宿,原本应该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跑到山里修行练习,比在浮躁的城市中更能静下心,说不定还能领悟到更深的境界……

但是,事情就坏在分配的房间这一环节。
山间的小旅馆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原本的房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最后又搞成一副众人皆要挤房间睡觉的情形。

“房间也比较小,没地方打地铺。卡洛斯,那你就跟潘拉挤一挤吧。”
果然是这样。
……怎么又是他。
烦死了。
真的是烦死了。
卡洛斯想到这件事就心烦。
你怎么不跟他睡觉试试……又把他们两个分在一起,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在外面的浴室冲完澡后,他就直接躺到了潘拉的床上。
这句话没有歧义。
他鲜见地流露出那种不高兴的表情——要知道平时他的情绪都是完美地包裹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的。

真的是睡不安稳。
卡洛斯从来没有跟别人同床共枕过,这他妈可以说是破天荒第一次。
陌生的床铺……而且还真的有潘拉的气味。
他心里想着对方可能下午的时候偷懒睡了个懒觉,枕头和被单上都沾满了他身上香水的味道。
鬼知道潘拉的香水是用什么调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好像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嘿,邪星神大人——你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懒洋洋的拉长的声调,真是教人讨厌。

卡洛斯懒得理他,打了个哈欠接着强迫自己睡觉。
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反应,一阵窸窸窣窣过后,他也直接躺上来了。

“呼。”卡洛斯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那股蹭蹭蹭上涨的火气,“你的腿——给我过去点。”
“哎哎,有什么要紧啊。邪星神大人连这个都在意的不行……”对方似乎刻意要惹他生气一样,伸腿还瞎蹭了几下,“没有跟别人一起睡过觉吗?”

“你别找打。”
“我没有。”
“……腿拿开。”
“好吧。”
“手也拿开!”
卡洛斯是真的毛了,掀开被子就坐起了身。
“你是不是不准备睡觉了,黑星神?”
“——没有。我只是觉得,时间还过早呢。”潘拉的脸上依旧是那种让人觉得不怀好意是笑容。

“你这么闹腾,泰西斯以前一定很可怜。”卡洛斯莫名其妙就联想到那个所谓的潘拉曾经的“朋友”。
“哈——他可不会有什么反应。”
“你是说他在床上一直就任你摆布?”
“差不多吧,但是感觉这样的说法并不是很好。”
“哼。”
从喉间挤出一声短音,卡洛斯重新躺回去翻了个身。
“拜托别再跟我废话。”
“现在才九点啊,真的不准备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滚滚滚,你再这样我就要换条毯子盖了。”
“你很抗拒啊……”
“潘拉!我跟你是不是有仇!”
“仔细来说,确实没有很大的仇。”

最后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卡洛斯真是觉得谢天谢地,他还不知道潘拉这么能闹腾。

“卡洛斯——”
“……”

过了会儿潘拉再妄图骚扰对方睡觉,却发现已经没有那种暴躁的回应,他早已深陷入睡梦。

他伸手去捋卡洛斯那一撮刘海,又捏了捏他的耳朵,最后终于像是失去兴趣一样安分下来。

“老子可要失眠了。”

fin.

(:з」∠)_哭出声。两个老婆到最后都死的很不甘心,呜呜呜。舔舔老婆们的美腿以示心痛嘤嘤嘤(*꒦ິ⌓꒦ີ)

《最近心情有些微妙》cp战虎(论坛体)

#cp战龙皇x虎煞天
#一篇很短的没头没尾的论坛体x
#小日常……吧x
#光看我的id设定就很崩了(什么)


#1 是真的龙神
如题。

#2 我晶晶今天就要
????把前因后果给我说完整啊???

#3 元帅世界第一帅
不是很懂。

#4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1

#5 元帅世界第一帅
4L你这个i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活腻歪了哈哈哈x

#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凑个热闹瞎瞅瞅。

#7 我晶晶今天就要
神他妈元帅,元帅是哪个啊,会飞的还是大老粗还是大猫咪???

#8 是真的龙神
我觉得你们要正视一下我。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我觉得状态很奇怪,我好像对某个人很上心……说来我以前差点弄死他,但最后他却反过来救了我一回。

# 9 我晶晶今天就要
LZ你掉码了。

#10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9L我觉得你也掉码了……完美掉码233

#11 我晶晶今天就要
楼上,你想变成废铁吗。

#12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10楼活腻歪233。
回复 #8:是这样的,你也许对他产生了特别的感♂情也不一定,反正都是你欠他的x

#13 元帅世界第一帅
回复 #12: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很耿直
回复 #8:被对方拯救以后,你可能会因此而在意他之后的行踪,不过一开始自己可能没有发现。在意到一种程度,大概就是……嗯,中意?

#14 是真的龙神
回复 #12:可能真的是我欠他的吧。不过按理来说我以前不会在意这些。
回复 #13: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最近我确实是对对方有些关切过头了,连属下都这么觉得。

#15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14:既然这么关切那你不如好好地审视一下自己的感情啊,不会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吧?

#16 日常吸猫
楼上好认真啊……

#17 是真的龙神
我是真的不明白……就是那种看见他就感觉有些高兴?然后非常在意对方对自己的看法所以一直都……嗯尽量不惹他不开心?大就是像这样?

#18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回复 #17:完蛋了,你这跟喜欢的情绪都对上了……

#19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完蛋了……lz没谈过恋爱x

#20 元帅世界第一帅
完蛋了……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21 我晶晶今天就要
居然有些无言以对。这么纯情,简直令人发指。

#22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我靠我好像也反应过来了。

#23 日常吸猫
楼上反射弧233333

#24 是真的龙神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喜欢,恋爱,纯情??什么意思??

#25 我晶晶今天就要
一锤子呼你脸上。你是不是假的*龙*啊,这种时候怎么好像比大老粗还要笨呢?

#2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楼上好凶

# 27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26:查到你ip了,你说话最好注意点。我明明一点也不凶的_(:D)∠)_

#28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我觉得棒棒还是不要再乱回复了233
回复 #24:还不懂???

#29 是真的龙神
……真的不是很懂。谈恋爱不是多余的吗?以前听我师父说的。

#30 我晶晶今天就要
回复 #29:多余个p啦,别听你师父胡扯,他肯定没有伴儿。

#31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是啊,谈恋爱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x

#32 是真的龙神
你们是不是都在唬我?

#33 我晶晶今天就要
没有唬你。你可以先去找对方谈一谈,看看你是不是脸红心跳。

#34 元帅世界第一帅
等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脸红心跳哈哈哈蜜汁笑点。

#35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噗。说来我也赞同晶大佬的意见,你可以再去找一下他,然后回来把自己的感觉描述得清楚一点,以便核实你的感情性质究竟是什么。

#36 日常吸猫
哇楼上很认真啊。

#37 我晶晶今天就要
终于没有笨蛋发言了。

#38 日常吸猫
说来lz是不是已经去实验了?

#39 元帅世界第一帅
不会吧,现在可是晚上十二点??

#40 我晶晶今天就要
……我刚才真的只是打个比方。

#41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恐怖。

#42 元帅世界第一帅
这么晚会不会已经睡觉了?

#43 日常吸猫
不会吧,晚上应该很活跃才是。

#44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我又回来了!

#45 元帅世界第一帅
咦楼上怎么还活着。

#46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笑死我了,废铁回归,欢迎欢迎。

#47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回复 #45:我还活的好好的好吗?
回复 #46:你才废铁!!!

#48 日常吸猫
世界如此美好,楼上如此暴躁x

#49 是真的龙神
我刚才给他传了一份短讯……

#50 我晶晶今天就要
然后???

#51 是真的龙神
他回复我说……“滚”???

#52 我晶晶今天就要
………………

#53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撩汉失败现场。

#54 元帅世界第一帅
蜜汁沉默。

#55 我晶晶今天就要
很在意你发的内容。

#56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一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可悲……

#57 元帅世界第一帅
……棒棒你又开始嘴欠了吗x

#58 是真的龙神
不抱希望了。内心无话可说。

#59 我晶晶今天就要
不对你等等,轻易放弃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到底发了什么??!!

#60 [匿名用户]
这反应可有意思,似乎get到了折磨人的新方法✔

#61 元帅世界第一帅
……楼上?

#62 日常吸猫
感觉迷之微妙……

#63 元帅世界第一棒棒
诸位……我有个大胆的猜测……

#64 我晶晶今天就要
等等??????是不是当事人亲临???你不匿名我还不会怀疑???

#65 元帅世界第一可爱
突然害怕.jpg

#66 元帅世界第一帅
…有点心疼lz。

#67 是真的龙神
那,我刷新一下接着说吧?

[您查找的帖子不存在]

fin.

© 锺不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