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试图回坑的短小产物

■ummm……试图写东西´_>`关键词蓝虎

“如果你敢拿着那玩意儿靠近我,我就把你撕成两半。”
假使真的可以这样做的话,他想他可以把蓝魔蝎撕成很多块。

但是可惜的是他现在处于一种非常非常糟糕的劣势,整个机体被捆在拘束椅上——而且还戴着口枷,这让他连噬咬都无法做到。

……这个该死的垃圾。虎煞天在心里暗骂。

对方盯着他看了会儿,转而看了看手里的电击器,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把那恶心的刑具收了回去。

……看来他还不打算折磨自己。

虎煞天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松懈。

“嘿我亲爱的陛下——”蓝魔蝎突然凑近了他,纤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而虎煞天当然是选择了偏过头进行反抗,不过这个坏家伙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我现在还不打算使用刑具。”

“……”

虎煞天并不想理他——完全不想。

“你看,这个如何?能让你感到愉悦的,上瘾的,无法自制的美妙药剂。”

他的手上握着一罐试剂。

虎煞天已经感觉到那是什么东西了……
“别紧张,是猫薄荷。”
去你妈的蓝魔蝎!!!!
“把那玩意儿拿开……!我警告你……!!”

大概fin

评论(4)

热度(14)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