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二)》cp蓝虎

【chapter 1】
“嚓,嚓”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在他的耳边跳跃。
蓝魔蝎在这个狭小的武器铺外头干站着。

——武器铺,看起来真是不错的地方。可惜对于他蓝魔蝎并没有什么意义。
他从来不需要正面出手,用到武器的时候也极少……嗯……除去那几次不得不出手的情况。

不过他可从来不知道这位王这么爱惜自己的武器——这家伙正在认真地给自己的剑齿作护理工作……
天晓得这些诡异的情节……
他猜想这可能是因为现在是和平年代,为了避免武器生锈,确实有这个必要好好照顾一下。
他又思考了半晌,觉得这个联想勉勉强强说得通。

“最好的护理方式其实是……杀几个人。”虎煞天站起了身低声自语着。他一边把自己的武器收起来,一边拍了拍自己皱巴巴的衣摆,有意无意间又瞥了他几眼。

不,拜托。用血做护理?怕是会弄得更脏吧?不,不对,重点是……难道,他还想着杀掉自己?

自己真是糊涂了——虎煞天一直都抱有这个心思。

蓝魔蝎心头有点发毛。和猛虎同行的确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或许他应该找个机会溜掉,虎煞天充满了不稳定因素。

“你在打什么算盘?”虎煞天并没有漏掉他的沉默,向着他走过去。

“不……您误会了。”蓝魔蝎习惯性地躬身,侧身给他让开一条路,“您的剑齿将如同您一般锋芒永存。”

明显的奉承。
虎煞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但似乎也不准备进一步为难这个小人。

“……”

他们一前一后走在空荡的街道上——蓝魔蝎走在前头,感觉有一把刀子随时都会从自己后面贯穿他的身体。
他可是非常爱护自己的生命的。

所以他不可避免地紧张着——这种感觉和以前在虎煞天手下办事可不一样。

一定要逃走。
他越发肯定了这个想法。

“难道你的第一个实验地点建立在井下?”

虎煞天一路都没有说话,他确实很少开口。但当他看见蓝魔蝎挪开那口看起来废弃的水井上的杂物的时候,他觉得有必要质疑一下。

“我的魔法通常都在黑暗的地方进行,陛下。”
蓝魔蝎像是想起来什么,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古怪的笑容,他面向那位看起来有些踌躇的王,接着行了个礼。

他们俩摸索着井里的绳梯一步步向下深入。

蓝魔蝎不得不承认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当他结束某些任务,他就会把这个地点封锁掉,肮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他似乎能感受到那位王的不满……因为他差不多已经第四次踩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我亲爱的陛下,行动慢一点也是可以的。”
言下之意……请你看准了再下脚。蓝魔蝎觉得就是瞎摸索也是能踩到梯子上的,而不是他的肩膀上。

“不,魔法师。我觉得我们要尽快‘拯救’这个世界。”

肩膀上又是狠狠的一脚。
哦天哪,他还不知道这位王也有这么恶劣的时候,甚至……有几分报复的意味……不,这根本就是在报复。

见鬼,随他去吧。蓝魔蝎心底嘀咕着,反正离井底不远了。

他一边向下一边用手摸索着周围的井壁,指尖传递给他青苔潮湿的触感。

“快到了。”

当自己的脚触碰到结实的地面的时候,蓝魔蝎不由得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那位王恶作剧般的报复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了。

虎煞天看起来非常不喜欢这个地方,他试图擦掉粘在他衣服上的脏东西,但是显然失败了。于是他的脸上又蒙上一层灰霾。

蓝魔蝎觉得自己可能又得变成出气筒,只好麻利地走在前头带路。

这种尴尬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他们眼前是狭窄的甬道和紧紧封闭的门,这道门上显然有禁制。

“魔法师,是时候召唤你的魔法阵了。”王的声音里带着讽刺,他看不起魔导士。

蓝魔蝎敷衍地点点头当做是应答——实际上他没有必要去理会。但是他习惯这样。

魔导士把手放在那扇陈旧的木门上,门上立刻显露出一圈黑色的符文,这些文字像是富有生命力般微微跳动着,门上附着的灰尘随之缓缓抖落。

他低声吟诵起一段简短而又轻柔的咒语,同时用手指在那些混乱的符文上攥写着。
咒语开始像条蛇一样游动,逐渐转变为鲜艳的红色,粘在那扇门上。

王在一旁看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咔。”
这是松动的声响。
蓝魔蝎推了两下门就开了,期间又振下一些灰尘。

虎煞天走进这个房间,同时蓝魔蝎念了一个能让内屋稍微亮堂点的光咒语,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就着这点微光环顾了一周,对这个破地方给出一个中肯的评价。
“这里的环境真是让我讨厌。”

蓝魔蝎耸了耸肩。他也没有办法……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回来过了,再说了,他像是那种会随时保持房间整洁的人吗?

这个房间与上面的道路联通,空气随着地面的缝隙流入,同时流入的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雨水和灰土。

蓝魔蝎看着自己那些堆积成山一样、覆满灰尘的发霉了的书籍,揉了揉太阳穴。

“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分类书籍的习惯。”
虎煞天随手翻了翻一本笔记本,然后又把他放到一边。

“……我确实没有这种习惯。”

“那你要找到什么时候?”
虎煞天有点不满。
他试图描述这个房间——这里的墙壁都是内嵌的书橱,抬头就可以看见里面密密麻麻的书……他无法形容,这里全都是各种文献。

“但是我知道我把那件东西放在了哪里——”
蓝魔蝎爬到梯子上,粗鲁地翻动着那些看起来已经快发霉的古老书籍,还不时伴随着几个把东西往下丢的动作。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

“不,不。陛下,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机车族资料。”蓝魔蝎在心底咀嚼了几遍“粗暴”这个词,然后接着自己的工作,“像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笑谈?我喜欢收集这些东西,这让我能找到他们的把柄。”

“比如这本……这个是什么?风万里写给傲长空的信?听着,你……”

“那只是有必要的情报收录——事实上我对他们之间的私下感情没有任何的兴趣。”蓝魔蝎又往下丢了几本乱七八糟没有营养的小传,然后思考了半晌,“等等。我刚才是不是往下丢了点重要的东西?”
“是啊,我想你应该是在找这个东西……夹在那两个家伙的信里。”

虎煞天看样子差不多已经无话可说了,他抖了抖手里的那份资料。

tbc

评论

热度(15)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