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一)》cp蓝虎

前言预警:
本篇故事属于架空的西幻冒险paro,人物设定为魔导士x王(?),内心戏很足怂逼蓝魔蝎和假装我很酷占有欲强到爆表的虎煞天,cp蓝虎,故事辣鸡走向辣鸡剧情辣鸡,注意避雷。
画风跳脱注意x

虽然这两者的感情表达不明显,但我就爱这么瞎写x

一种诅咒感染,造成世间的失衡。
长时间和对方接触会产生……不可自制的爱情?
“这是不可能的!”
谎话连篇和走投无路,这就是一段充满不信任的旅途。

【chapter 0】
月辉幽幽,透过交错枝丫间的缝隙,像水流般倾泻而下。
林间的灌木被劈开,这里有人类暴力穿行过的痕迹。
“前面有家酒馆。是否就在那里休息?我的陛下。”
两个人在小径上行走着,其中一个试图讨好的语气引起对方的嫌恶。
“你应该时刻闭嘴。”
这种非常不友好的情绪仅仅只针对他一人,声音里带着身居高位者独有的傲慢。
话虽是这么说的。那位王挑挑眉毛,还是向前走去了。
他的靴跟碾过飘落在土地上的新叶。

跟从者干笑两声搓了搓手,看起来已经习惯了。
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蓝魔蝎都适应了被那个人——被虎煞天这么对待。他倒是真的无所谓。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那里,酒馆的木门被虎煞天一把推开——随从觉得他们破门而入的背影一定有几分霸气……嗯,他都对他自己不必要的联想感到不可思议。

“没有人?”
定了定神,他眯起眼睛瞧了一圈……灯光摇曳,但确实没有半点人影。
虽然看起来还有人类生活的气息,酒杯整整齐齐地挂在橱柜里,那些酒瓶也保存得完好无损——但是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又是因为诅咒感染?”
虎煞天没有回头看他,话却是直接了当地问出了口。
“啊,我猜是的…。”
蓝魔蝎并不遮掩,他也没有必要否认。

“都是你的错,不是吗。”
溢于言表的厌恶感。
“是……这都是因我而起。”
他微微躬着腰,看着那位王坐下,痛痛快快地承认——虽然对方似乎并不需要他回答。

这位黑魔导士——背叛了虎煞天,又背叛了战龙皇,后来自己又制造出了一种不可控的魔力感染,让这个世界陷入失衡……
是的,这些坏事——都是他做的。

“你制造出一场混乱,却不知道被感染的结果会如何。”
王的声音听起来很恼火。
“这也是不可控因素之一……我还没有看过感染体的最后反应……”
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虎煞天就一把揪过拴在他脖颈上的项链,那根线绳逐渐勒紧了,嵌进他的肉里。
“不可控?”
“…请听我说…这真的是我无法控制的部分……”
“战龙皇不该杀了飞天虎来换你这家伙的命!你没有任何价值!”他低吼着,愤怒中混合着一种痛苦的情绪,“这根本没有意义!”
蓝魔蝎觉得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定很滑稽——他佯装出一副恐惧惶然的模样,表情像是马戏团的小丑那样僵硬而可笑。

实际上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他明白这头猛虎是时候应该大怒一场,不然他肯定会气炸的。
他一路上应该已经忍了很久。不过关键是,他还不能真正地伤害自己——至少现在不能,蓝魔蝎知道,因为自己掌握着感染的源头。
猛虎想要避免感染,就必须留着他。
所以……暂时让这位可悲的王“发泄”一下怒火,又有何不可?
魔导士可没有任何损失。能够欣赏到一位王的失态表现,其实也是一种收获。

但是……现在王的手——那双常年握着刀剑的手变换了方向,掐上了他的脖颈。

“……拜托!请您放我一命吧…”他感受到对方手指逐渐收紧,窒息的感觉逐渐强烈起来,他颤抖着发出求饶声,“我……至少让我将这场感染终结!”

“啪嗒”

虎煞天没有说任何宽恕他的话,他最后放开了蝎子的脖颈,转而直接扯断了那条项链。
雕着图腾印记的木质吊坠被他夺走,这个东西可能没有什么用,但是虎煞天乐意这么做。

蓝魔蝎被掐得够呛,还未喘过气来,又被一脚踢倒在地,背部撞上橡木的吧台。
这真是够他疼一阵子。
“我不会相信你。”
虎煞天的声音冰冷,话里带着点居高临下的意味,他向来瞧不起小人。
但是蓝魔蝎明白,他已经逃过一劫了。
能保命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蓝魔蝎颤颤巍巍地撑起身。
他还记得他们两个今天是如何相遇的——只因偶然的发现,老虎踏进了蝎子潮湿阴暗的巢穴,然后很果断地一把把他揪了出来。他承认当时的恐惧,但是还好这精明的王并没有立即杀死他。

“……殿下。”
“闭嘴。”
虎煞天伸腿踢翻一个木凳,就好像刚才踢翻他一样。
他试图去观察他的神色,又被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蓝魔蝎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家伙肯放过自己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对方似乎也觉得不对劲,于是又补上一句,“我并没有放过你的意思。”

“好吧殿下,我想我明白了,”蓝魔蝎耸了耸肩,试图去找一个不见光的角落,“我会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说完这话,他就像毒虫一样爬进阴影。

看起来是平静的一晚。
“您看样子睡得不错。”
“你也差不多,可以闭嘴了。”
两个人像睁眼瞎一样忽略掉对方乌漆嘛黑的眼圈,彼此心照不宣。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在太阳还没有挂当空的时候就准备启程去附近的小镇逛一圈,以便收集关于感染的线索。

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
蓝魔蝎心里暗叹着,街上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这是什么情况?感染了病毒全部死光?”
看起来脾气特别烂的王开了一个非常烂的玩笑。

蓝魔蝎觉得这一点也不好笑。

tbc

评论

热度(17)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