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四)》cp蓝虎

(本章另含cp金银)
【chapter3】
不行……
太荒唐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啊,说不定……那两个家伙只是串通起来骗他的?
不……金爪神绝对没有这种爱好,他不会说假话的。
可如果是……
如果真的类似于“恋爱”诅咒的魔力感染……当事人怎么知道自己是被感染的?
他怎么知道这份感情的产生究竟是因为外界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
知道了真相但还是心甘情愿在一起?
这……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啧,好烦。

虎煞天感到有一丝晕眩。

他终于停下自己的脚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地如此狼狈。
也许是……一时不好接受?
他踢了踢地上的石子儿。
不,还是得把事情好好理理清楚……话说那两个家伙应该还没有离开。
虎煞天抬头看了看,自己并没有离开太远,才刚刚到达刚才的那个转角。

“听着,必须把那些东西搞清楚……我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虎煞天低声说道,但是没有人回应他。
像是想起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但是身后空无一人。

“——蓝、魔、蝎?”

魔导士根本没有跟着虎煞天一起走,跑到一半他久及时刹住了脚。
他想趁机逃离虎煞天的管制。

蓝魔蝎明白,如果逃离失败——自己这次再被那虎王逮住,就有很大可能——不,他绝对会当场完蛋。
不过逃都逃了,已经没有机会反悔了。

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先把魔力感染的事情搞清楚。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婆婆妈妈的,但是毫无疑问,他确实一直在犹豫。
啧。谁会在意这些啊。
试想一下,如果他手上有了能够解除感染的筹码,以后起码也有一点存活的生机。
于是,他又当机立断地折返回那个小树林,心底又在暗暗祈祷,希望那两个……哦,那一对情人还没有离开。

蓝魔蝎心里想了又想,沿着记忆往回摸索着前行。

“喂,瞧啊,那家伙又回来了。”
“蓝魔蝎?你来干什么?”
“……”
当然,懂得忍耐的魔导士可不会因为这些令人不快的语气而生气的——即便,即便他们俩现在正在一起……温存?
“诶,你不应该随时跟在那只老虎身边的吗,为什么单独过来了?”银铁牙看起来并不是在开玩笑,“我想想……你不会是借机想逃吧?”
“那你可要小心点了,这是[善意]的提醒。”
真是该死。

“嘿,也许我是离开了那只虎……不过这不是重点。”蓝魔蝎瞥了一眼这一对看黏糊糊的情侣,皱起眉来,“告诉我关于诅咒感染的事情。”

“我们没有必要……喂,不要扯我的衣服。”
“这对你很重要?”

“对,当然。”蓝魔蝎摸了摸下巴,那两个家伙依旧有着极度强烈的戒备,“如果你不想让狂裂猩也受到影响的话……”

几乎是一瞬间——金爪神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面带着怒气,他手中出鞘的刀搁在了蓝魔蝎的脖颈上。
“你敢用元帅来威胁我?”
“嘿嘿,一提他你又是老样子,这么在意吗。”银铁牙笑了笑,听起来却不带任何开心情绪。
“哦,我当然不敢。但是魔力是不可控的——如果你想让狂裂猩避免这种感染,就必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蓝魔蝎忽略掉某个人的插嘴,他现在冷静得出奇,“这样也能避免更多麻烦,不是吗。”

金爪神盯着他的眼睛,最后放下了刀。

“……事情就是这样了。”
“也就是说,很少有人能意识到自己被感染了?”
“这也不一定。恋爱的心理每个人都应该有所体会。”
我还真没有体会过。蓝魔蝎安静地在心底吐槽。
“我大概是懂了……不过这烂摊子还真有点麻烦。”他思忖了片刻,并又一次感受到那种奇异的能量波动,“说来,你们是什么时候被感染到的?”
“大概前不久?两周左右……就在……”
“在这里,更深的丛林深处。”银铁牙打断金爪神的思考,旁若无人地说下去,“原本他应该处决我……哈,违抗了尊敬的元帅的命令呢。”
“别提那件事,我现在也可以处决掉你。”
“真是冷酷无情啊,金爪神。难道不都是你的错吗?”
“全把责任推给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讲道理。”

蓝魔蝎对于情侣之间的吵架并不感兴趣,他准备告个辞,然后马上离开这里。
“我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他的脸上挂着那种面具般的微笑。
“蓝魔蝎,你……”
“可敬的金爪神将军,可是有要事相谈呢——不过,我们还是改日吧。”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一边自顾自地冲着金爪神打哈哈。

“不,我是想说,你可能有麻烦了。”

蓝魔蝎这才察觉到身后那熟悉的[危险]气息。

……………………

当然,在转过身之后他就被一拳打懵了,这拳头力道用的足,他连站都没有站稳,直接跌在地上,痛感在片刻后烧上脸庞。

“咳……虎…我尊敬的……陛下。”
蓝魔蝎擦了擦嘴边流出来的血和唾沫,看起来惶恐不安。
虎煞天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现在确实忐忑!

不过也只有一瞬间……因为…这个家伙不可能把他杀掉的,至少现在…即便他又一次逃离了,但是虎煞天还是不能杀死他!

拜托!

他还不想死!

金色长发的男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拳头依旧紧握着。

蓝魔蝎很想离他远一点……他现在暂时没有办法直立起来,身体的瘫软让他无可奈何。
……不得不承认刚才那一拳的确充满了气势。
以及杀气。

他缓缓地移动着双腿,试图向后面退去。

“你要去哪儿,魔法师?”
蓝魔蝎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虎煞天完全掌握了他现在的心思。
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思考!

那一头藏青色的柔软的长发,现在被虎王攥在手里。
“……唔,陛,陛下!请饶我……”
“闭嘴。”
虎煞天扯住他的头发,迫使他以一种很别扭的姿态扬起了脖颈。

四目相对,蓝魔蝎看见王的眼睛里盛满的怒火,而对方从他的眼睛里只看见了恐慌。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说的话才算是真话。”

他半拉半扯着强迫他站起来,蓝魔蝎的腿麻木地无法支撑身体,歪歪扭扭看起来随时都会再一次倒下去。
“请听我说……”
“我说了,闭嘴。”

旁观的两位终于是察觉到现在多余的人是他们自己,这种看起来很不和谐的画面果然还是不要多看为妙。
“诶,我看得有点…头皮发麻。”
“不打扰了,告辞。”
他们可不打算被这怒气波及。

“我让你们走了?”
虎王森冷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畏惧。

你为什么不早点走!
银铁牙白了金爪神一眼。
你刚才不也没有想起来!
金爪神同时也瞪回去。

虎煞天一边掐着蓝魔蝎的脖子一边回头看。
“回到你们该待的地方去。”他的声音恢复了冷静,但是怒气依旧未熄灭,“稍等片刻。”

金爪神和银铁牙几乎不想说什么。

“还没完,蝎子。”
蓝魔蝎感受到虎煞天掐着自己脖颈的那只手加大了力气——这次绝对没有像上次酒馆那样简单,这股力道让他窒息,并且真正地体会到了与死亡脸贴脸的感觉,他试着挣脱束缚,但是这反而让对方更加用力——而且以现在的状态,他这么做根本是无用功。
他完全没有办法好好地冷静,尝试呼吸的过程中吸入的口水又呛到气管里,让他感觉更加糟糕。
几乎被剧烈的痛苦淹没。

正当他以为自己可能马上就要死掉的时候——虎煞天松手了,又一次松开了手。

“唔,咳咳…咳。”

他整个人都倒在湿漉的草地上,眼前昏昏黑黑的一片。
他捂着喉咙开始咳嗽。
“你给我听好了,”王不带任何情绪地下达命令,靴跟狠狠踩在他的脸颊上,“没有我的允许,再逃就是死。”
“咳…我明白了,陛下。”

“我猜这家伙以前一定在监狱里干过活…”银铁牙压低声音偷偷说着。
“不,我觉得,他只是比较喜欢自己亲自审问犯人而已。”金爪神依旧是那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
“你老跟我唱反调,这很无聊好吗!”
“成,我下次就不理你了。”
“金爪神,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们两个……告诉我关于感染的事。”
虎煞天低头看着蓝魔蝎,话却是对他们俩说的。

“这意味着我又要把那些东西重复一遍?”

tbc

评论(8)

热度(11)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