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五)》cp蓝虎

(本章另含cp金银)
【chapter 4】

“你们刚才就没有想过把事情问清楚再走?”金爪神看起来有点不情愿,“我还要再重复第二遍……”
“第二遍?”虎煞天挑眉看了看瘫坐在地上急喘气的那位,“哦。”
银铁牙看了看那两个人,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拔草,每次这些事情都是金爪神出面,他完全用不着烦心。

“这次的感染应该是从森林里传播出来的,狂野之城统领下的部分村落和城镇都受到了影响,并且出现了大量的狂躁攻击者。我前来这里,一是为了解决感染的事情,二是为了处决银铁牙。”金爪神瞥了眼旁边那个百无聊赖的家伙,揉了揉太阳穴,“没多久我就发现了感染源,并准备深入森林的石谷调查此事,顺便把这个家伙处理掉,但是在这过程中我和银铁牙都受到了感染。”

“于是你们开始谈起了恋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虎煞天从没觉得自己的重点抓的这么准过。

“不完全是这样。我们知道自己哪里发生了不对劲,但是这没法阻止魔力的感染,我们对此没有办法。”

“我觉得你还没有说到重要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了。我们回到镇上,发现这里已经发起了一场暴动……”

好了好了,银铁牙知道自己错了。他还是得费点心思注意一下这位认真的将军的解释。
“你没必要跟他说那么细!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他翻了个白眼,把手里揪断的那一把草甩到一边,打断了金爪神的话头,“他们不是只想知道被感染的后果吗?”
“我……”
“现在能肯定的是,这场魔力感染必须依据人的感情传染,双方如果都存在有……好感的话。”他忽略掉还在试图解释的金爪神,撑起脸慢悠悠地说,“就会受到恋爱心理的感染,然后被这种可悲的情感操纵。”

“谈恋爱?”

“对对对,就是谈恋爱。”银铁牙点点头,不过金爪神看起来并不满意他的说法,他几乎是故意冲着他反问,“怎么了,难道我们俩不是在谈恋爱吗?”

对方别开头,表示自己不愿意理睬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

“哦,还有。如果一个人的爱只是单向的,没有感情回应的对象,恋爱的情感会转变成极度的狂躁,”银铁牙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好像在思考该怎么描述,“接着他就会充满攻击性,变成……嗯,没有思考能力的、只会野蛮行为的怪物……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人的思考能力依旧完好无损,像我们一样。”

“很多地方的暴乱因此而起,这是场很不稳定的感染。”金爪神开口做出总结,“虽然有人能察觉到自己的改变,但是依旧无法避免感染的影响。”

“你们跟我说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完整!”蓝魔蝎嘀咕了一句,天晓得他听到的版本居然是个压缩版。

“因为没必要跟你废话。”银铁牙龇牙笑了笑。

“看起来也不是太复杂。”虎煞天回头瞧了一眼那位狼狈的魔法师,“你总有办法解决,对吧?”

“是……我,”蓝魔蝎草草擦了擦脸,然后匆匆忙忙站起身,“我能操控自己的魔力,也能让其消散。”

“那么,我们先走了。”
这一对情人看起来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虎煞天一声不响地目送那两个人的离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蓝魔蝎倒是暂时不敢乱动,但他的大脑已经可以再一次灵活地运作起来。

“……陛下。”
“我不会放过你。”
他其实并不在意蓝魔蝎要说什么,因为这个家伙到最后必须得死。
“……”
蓝魔蝎无话可说。他知道自己彻底玩脱了,这让自己现在的处境更加危险。

不过他也习惯了这种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再来点风浪也淹不死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这只老虎现在看起来没有刚开始那么火大的——不过这也不排除他把情绪都收起来的可能。
越来越让人难以看透了,虎煞天这家伙。
蓝魔蝎心底慨叹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还好命还在,至少自己现在还活着。

“我不想再提那些已经发生过的、没有意义的事情了,现在,给我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虎煞天走向他,表情中带着憎恶,“我们的账,日后再一笔一笔算。”

“……是。”
蓝魔蝎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只需要做出肯定回答,老虎可从来不开玩笑。

他们沉默着,然后动身开始往森林深处走去,寻找根源的石谷。

而此时此刻,黄昏沉重热烈,融化湛蓝的天幕。

“陛下!虽然现在阻止感染确实是件……头等大事!但是……啧。”蓝魔蝎第三次或是第四次拨开那些刮到自己脸上的树枝,半弯着腰喘了口气,“这个森林真的——超乎意料的大,前面的路也越来越难走。现在天色都晚了……”
今天他们两个真的是在这个破林子里浪费了很长一段时间。

“不用你说,我知道。”虎煞天身体情况也不怎么样,昨天晚上根本没有休息好,今天在赶路上又消耗了过多体力,一时的情绪爆发也让他心生疲惫,“先走完这段路再说。”

“……”
这是什么犟脾气。
蓝魔蝎在心底抱怨。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又低头瞧了瞧身侧那些疯长的树木花草,无声地叹气。

他的魔力共鸣反应确实越来越强,这说明根源确实在这个方向。不过他也明白,感染源离这里绝对还有一长段路要走。

起码十天半个月……不然肯定到不了。蓝魔蝎撇了撇嘴。

他们沿着崎岖难行的山路慢慢前行,直到眼前终于是出现了一块勉勉强强算是平坦的土地。

蓝魔蝎很高兴,他知道虎煞天也应该有点开心,毕竟他们现在找到了一块正常的地方可以暂行休息。

不过他们俩都没有简简单单地放松警惕。
这个时间点,月亮已经高挂于天空,而他们无法用明火来查看这里的情形。

森林深处的野兽可不好对付,特别是在深夜——这对他们就更加不利了。

老天保佑——他这一天已经够倒霉了,现在他只想好好坐一会儿,吃点东西,以抚慰自己这具几乎快废掉的身体。

tbc

评论

热度(9)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