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六)》cp蓝虎

chapter5

“不如……先就地休息会儿?”
虎煞天听完他的话,侧过脸看了他一眼,正当蓝魔蝎觉得自己可能又得被贬低得一无是处的时候,这位王者只发出一声短促的哼声。

他们就这样在原地短暂地歇息。
蓝魔蝎卸下自己腰间的水壶喝了一口,天晓得,他今天都没有喝水!
而且也没有进食——好吧,后者还是得等到以后再说了。还好他会感知屏蔽咒。
“……”
虎煞天瞧了他一眼——应该是瞧了他手中的水袋一眼。
………………
蓝魔蝎还是很识眼色的,于是把东西递了过去。
看虎煞天似乎还在犹豫,他正准备再说点什么,对方就接过了水壶。
“今天破的例可真多。”
他听见虎煞天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用袖子反复擦拭壶口,然后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好吧现在这种局面……真的由不得他选择。

嗯……没喝多少。
有时候,也真不懂王的心思。
蓝魔蝎收回水壶的时候心里纳闷。

他原本还想再席地而坐——好吧,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没法休息了。

他们只是原地等待了一会儿,夜间的林间就逐渐响起杂乱的声响,这种奇怪的声音越来越靠近。

根据某种经验,蓝魔蝎可以确认这是一种群居的小型兽类。
“看样子真是不得安宁了。”虎煞天冷笑,拔出自己腰间的两把剑齿,“有时候我真的是个暴力崇拜者。”

你一直都是,别这么谦虚。蓝魔蝎心底这么想着……虽然偶尔他也挺喜欢暴力对待别人的。
好吧,这大概就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虎煞天的眼睛盯着身侧的丛林,绷紧了脸。蓝魔蝎勉勉强强瞄得到他的某些小动作,比如指尖抹了抹剑齿的齿缝。
掩盖的情绪。
他现在可以确信,他们俩真的都没有遇见过现在的这种动物,毕竟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两个人就这样直挺挺地待在原地。然后,他又开始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

一声无法形容的某种尖嚎,撕裂了这原本还处于警备状态的凝滞气氛。

几抹瘦小的黑影从看不到底的树林之间嚎叫着奔袭而出,灵活地缠上了两位旅者。

蓝魔蝎在昏暗的地方看得清楚,那些兽物身形宛如猴子,脑袋长得跟犬科动物很接近,外露着一口森白的獠牙。他们佝偻着身躯,绿色的眼睛在深夜里幽幽地亮着。
体型最大的那只可能是首领——蓝魔蝎这么猜测。它像是一个卫兵一样在他们眼前晃悠,像是在观察,那双尖锐的眼睛盯得人很不舒服。
然后,随着一声低嚎,兽群展开了夜间的捕猎。

“这是什么奇形怪状的鬼东西?”虎煞天躲开几只兽类的扑咬,声音里带着恼怒。
“总之我觉得他们一定不是善茬……”
“现在情况不利于战斗…”他厌恶地揪起一只咬在自己护腕上的兽类的脖子,试图把他扯开,但是又有更多的兽类聚集在他身边,“艹!”

啊,都开始爆粗口了,看样子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
蓝魔蝎觉得这事情真的麻烦极了。

虎煞天拧断一只野兽的脖子,把它的躯体踢到一边,另一些野兽正准备扑到他的背上,战王挥舞着剑齿,砍掉了其中几只的脑袋。

但是还有更多的兽类在窥视着,准备下一波群体袭击。他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一些不大好的局面,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听见了那个黑魔导士的吟唱。

“让魔鬼的力量来佑护你,”蓝魔蝎的双手中汇聚起两团幽光闪烁的深蓝色火焰,“亲爱的陛下!”

那些火团冲开了一部分准备袭击虎煞天的野兽,并且缠到了它们身上。接着这些鬼东西开始尖叫,空气中出现了些微皮毛焚烧的臭味。

“这不是长久之计。”虎煞天低声道,他的手臂上沾满了那些黏腻的汁液。
血浆横流,腥臭而黑暗的味道。
一切都变得……更加疯狂了。

那些灿烂的火焰根本没有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没有杀死一只兽类。它很快就暗淡下去,最后只剩下几颗微小的火星,湮灭在黑暗里。

“这只是个掩护招数,我的陛下。”蓝魔蝎开口说着,丢出一个金色的能量团甩开一只准备跳上来咬他的兽类,在地上溅开一圈鲜红的血,“我们得先去山谷里头!”

兽群变得更加暴躁,那只首领又一次发出低沉的吼叫声。它们围在一起,眼睛紧盯着他们,不会放过嘴边的猎物。

“那里,可以突破。”
他的嘴唇紧抿成一条线,看样子有点吃力。
蓝魔蝎看了一眼那个相对这个包围圈而言有点薄弱的点,没说话。

这个时候禁锢咒语会比较管用。他这么想,他一点都不愿意大费周折去使用有攻击性的魔法。

他唤醒了新的魔法。那团融合的黑色能量束像蛇一般从他的掌心中游动蹿出,缠绕上那些野兽的身体,它们被限制着行动,发出躁怒的吼叫。其他兽类也开始了新一波躁动。
但是首领沉默着。

有几只按捺不住暴躁的兽类已经跳出自己的队伍,准备进攻他们。

“你们老大没让你们动的时候,就应该乖乖待着。”
虎煞天眯起了眼睛,看着那几只已经飞扑上来的野兽。
剑齿抛离他的双手,在空中撕开一条染出鲜红的线。

……
…………
“我从来不知道冷兵器和魔法可以配合得如此奇妙!”
“……为什么你还有力气废话!”

不久之前他们俩还在与兽群对峙,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冲破了包围圈。
……身后是追逐的兽群。
他们跑的很快,但是兽群的耐性似乎还很足。

被当成猎物……这种感觉真他妈糟糕。蓝魔蝎感觉自己都快跑吐了,他可受不了这种剧烈的运动。

他们在迂回曲折的山间小路上奔跑。踏过崎岖不平的土地,树林间杂乱的枝叶擦在虎煞天的脸上,他对此已经无暇顾及。

似乎哪里有点……奇怪?

“……”
眼前是萤火闪烁的密林,这些都是森林深处新的景色。

而身后兽群的躁动声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他朝后看了一眼,然后缓缓停下脚步。

那些兽类应该是彻底停止追踪了……可是为什么在这里止步?

虎煞天往回走了几步。
这里又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蓝魔蝎?”
虎煞天看了一眼扶着山石干呕的某个家伙,挑了挑眉。

“咳……。”
蓝魔蝎只吐了一口口水,这个动作显得他粗鲁。他刚才确实很想呕吐,但是他今天根本没有吃东西。

他现在大脑里满是乱七八糟的一团,原本冷静的头脑像是被搅乱一样,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你的身体素质还是不行。”王的话语像是掺杂了嘲讽,却又好像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不,不必在意这个,我们继续前行吧。”
“是啊,我本来就没有在意。”虎煞天别回头,继续向前走去,“继续前行,找个地儿歇歇。”

tbc

评论(6)

热度(5)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