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七)》cp蓝虎

chapter6
当蓝魔蝎把自己的脑袋枕在柔软的枝叶上的时候,感动得差点哭。
好吧,这只是夸张说法。蓝魔蝎不会为了任何事情哭泣或是流泪。

要说这两天到底经历了些啥……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不过还好现在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今晚他绝对不会失眠了。

……世上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情。
他悄悄看了一眼侧躺在身后的那位王,感慨了一声,然后一头栽倒。

第二天的清晨是阳光明媚,这深谷之中唯有鸟雀低鸣。

他们都起的早,用虎煞天的话来说,拯救世界这种事情真的容不得浪费时间。

早餐是用不知道什么生物的蛋烤成的蛋糊,连蛋壳都没有去,敲开小洞直接食用。蓝魔蝎端着这个东西沉默着,又看了看虎煞天面无表情地吃完,心里泛起一阵无奈。

啊,这种东西。吃下去真让人担心。虽然想是这样想的,但是他不能不吃东西,不然肯定会虚脱。

“你能感知到吗,魔力源?”
“当然。那是属于我的魔法。不过魔法之外的人也应该当心,陛下。”勉勉强强吃完早餐,虎煞天就开始询问他关于魔力源的事情。

“当然。那么告诉我,魔法师,”虎煞天瞥了他一眼,“你会不会被恋爱感染?”

“我?”蓝魔蝎的眼底浮上一层灰色的情绪,“魔法师控制魔力,它不可能感染我。”
“哦。”
虎煞天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回复,他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他们很快就起步出发了。
那些粉碎的魔法能量在蓝魔蝎眼睛里,就像是黏液一样四散着挂在这森林的各种地方。

越是往深处走,魔力溅撒的痕迹应该就越是厉害。蓝魔蝎这么猜测。
一天过去了,天际已经漆黑无边。只是他们现在还停留在这个山谷的边缘外圈,如果要深入进去,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我不知道几天才能到达,”蓝魔蝎百无聊赖地拨动着火堆,“但是只有到达魔力源那里,我才能真正搞清楚如何使用解除魔法。”
“敢情你前几次都是瞎说,我还以为你真有这么厉害。”虎煞天不满于他的回应。
“解除魔法只是一个系统性的说法,亡灵之都确实可以从这里抄近路到……之前我其实也只是……”
“想找个借口稳住我?就是这样吧。”
“好吧,您说的没错。”蓝魔蝎耸耸肩,“但现在时间似乎有点紧。”
“我明白。”虎煞天看起来有点不开心,他貌似更想独处一会儿。

日夜更替是很快的事情。
蓝魔蝎这么想,时间很无情。
毕竟他们已经在山谷这里徘徊探索了将近五天。

虎煞天的脾气开始愈发暴躁,他们依旧无法解开这座山谷的禁制。
——禁制。这是他们很早就发现的一个空间魔法。如果解不开,就只能一直在外围徘徊而无法前行。

“你没有办法解开,现在也是毫无头绪!”
“魔法等级于我之上,以现在的情况而言,解开有很大困难。”
蓝魔蝎只好重复着这句话。
“那你还是闭嘴吧!”虎煞天的耐心显然再一次被消耗殆尽。

蓝魔蝎只好再次退到山石堆积的角落中,这位王正在暴怒地,使用自己锋利的剑齿试图击破那几块封印入口的禁制之石。

没用的。他抬起手臂虚挡了挡几波四溢的剑气,这么想着。
这头老虎发脾气的时候也真是什么也听不进。

山石被剑齿攻击着,但是有禁制的魔法保护,石头一块都没有破坏掉,反而是那位王已经有了几分气喘吁吁的样子。

蓝魔蝎沉思了片刻,觉得还是应该跟他说些什么。

“陛下,请听我说。”
“我现在不想听你废话!”
“你必须停下来,这只是无用功……”
“你……”
“轰——”
对话被迫中断。
蓝魔蝎和虎煞天都能感觉到明显的震动和声响。
是脚下的土地在颤动。

原本完整的土地缓缓地崩坏,与此同时地面的震动愈发强烈,周围的树木花草通通都歪歪扭扭地倒下,到最后这片土地开始碎裂成块。

“这是什么情况!”
“……禁制的保护功能?大概是这样,我猜。”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试图脱离这里——但是显然失败了。

地面很快塌陷,没有再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两个人纷纷坠落入地下的深坑。

“啧……”
思维像是一直陷在黑色的泥沼里,最后被一种刺目的光唤醒。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从黏着的梦境中挣脱。

蓝魔蝎现在头痛欲裂。
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四周皆是坚硬破旧的石壁,抬头也看不见天空,唯有几丝自然光从破破烂烂的石缝间穿过。

我想想,我想想。刚才明明还……

蓝魔蝎觉得自己应该是想起了一些什么。

他那天可以说是运气差到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给他遇见了,还得跟个脸色差到爆的老虎拯救世界。
拯救个屁,老子要毁灭世……
呸呸呸。
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有一次赶路的时候……
他想起来了。
地面塌陷了!
没有错,他们俩居然还能遇见地面塌陷这种巨倒霉的事情。

关键是他还感觉到,自己在坠落下去的时候似乎给虎煞天当了个垫背。
怪不得不仅脑阔疼,浑身上下都疼。
“桄榔。”耳边传来重物砸落的声音。
“没死?”虎煞天把一碗看起来煮得乱七八糟的浆汁摔在地上。

“陛下,这不是重点。”蓝魔蝎勉勉强强让自己的脑袋瓜清醒起来,“……这里是哪里?”
“原本只是个坑,现在大概是个迷宫之类的地方。”虎煞天看起来非常冷静,冷静得出奇,“一个深坑迷宫,我直接就把你拖过来了。”

“深坑?”
蓝魔蝎感觉自己的所有感官也在慢慢苏醒,他的感觉很快就敏锐起来。

“是不是有点熟悉的味道?”那位王像是漫不经心般地就地坐下,“我一开始也感觉有点不对头,就顺着这种气息找过来了。”

“是我的魔力……那些从我的房间里跑出去的魔力源。”蓝魔蝎稍微纳闷了一下虎煞天可以觉察到自己魔力的这件事,有一点在意,不过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问。

“这就对了。不过他们好像已经空了,这里只剩下一个容器。”

“……看样子这是个用魔力作为填充而制造的活迷宫,”蓝色的蝎眯起了红色的眼睛,他伸出手尝试着抠了抠身下那块石板的缝隙,“活迷宫现在不再运动了。这里以前是为了保护什么东西而建立的?”

“这不重要。”虎煞天又站起身来,“现在出去还是得花点功夫的。没法爬出去,那只能通过这里,寻找出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蓝魔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然后陷入沉默,“我们在这里待多久了……?”

“大概四五天,或者更久。”虎煞天指了指他的脑门,“还好你没有头颅着地,魔法师。”

但是我浑身好像粉碎,这种痛苦也跟脑袋着地差不多了吧!蓝魔蝎在心底咆哮。

tbc

评论(7)

热度(7)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