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一段不负责任的脑洞

王的躯壳残损。
他的胳膊被折断,利刃穿透的腹部淌着鲜艳的红色,裸露出柔嫩的皮肉组织。

“您现在肯定很需要一个拥抱。”他轻扶起王的脑袋,贴住他冰冷的脸颊。
“蝎子的拥抱充满剧毒。”
“无法给您提供更多的体温,只会带来灾厄。”
他眯起了猩红色的眼睛,像是在思考。
“请接受您的死亡吧。”
即便尸体冰冷,但是触感依旧是柔软的。
“同时也请接受我的敬意,亲爱的陛下。”
他又松开了手。

评论(2)

热度(5)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