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八)》cp蓝虎

chapter7
蓝魔蝎的腿脚有点不大方便,但是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可以行走了。

“那就快点给我起来,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虎煞天非常干脆地下达了命令。

“好吧好吧,遵命。”
蓝魔蝎还能怎么办,他只能选择妥协。
或许他还得谢谢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家伙在这段时间里对他的照顾,尽管不久之前他掐过自己脖子。

他揉捏着自己的腿,一瘸一拐地跟在他后面。
“太暗了,你有没有那种光咒语?”
“光马上就有了。”
蓝魔蝎心想着麻烦,搓搓手放出两团微微闪光的白精灵。

活迷宫的构造有点复杂,但是现在已经是完全“死”的迷宫了,因此这也算是一种幸运。

“我讨厌弯弯绕绕的东西。”

他们又一次走到了死角。
虎煞天看样子有点生气,白精灵绕来绕去只敢在蓝魔蝎身边飞。
他最近一直都这样易怒。

是什么元素让他从以前那种目中无人变得敏感易怒了?
蓝魔蝎盯着他的身影思考。
也许是因为恋爱感染对他产生了影响……可是,这位王对于魔力的免疫抗力应该比普通人强才是。
真是让人想不通。

显然这只爱幻想的蝎子还没有把自己算作是改变他人心情因素中的一个。
“你那种若有所思的样子又是怎么一回事?”虎煞天很讨厌被人一直盯着。
蓝魔蝎赶紧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

“你能感知自己的魔力?为什么不试试用这个来做指引。”

“您说的对。虽然我现在状态并不是非常好,感知时断时续,但是引路应该足够了。”

他们准备继续走这段路。
蓝魔蝎觉得自己刚才不应该答应得这么快,他的魔力确实可以断断续续地指引他朝某个方向前进,但是他的精神力不足以支撑他坚持下去。

而且感知屏蔽咒语也开始慢慢失效了,他觉得自己不该盲目用太多咒语在自己身上。

“哦,你的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魔法师最近真是狼狈啊。”虎煞天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他靠在石壁上悠哉地说着,“那歇会儿吧。”

“那我该好好感谢您一下。”蓝魔蝎觉得这个王真是莫名其妙,对他的恶意一直持续到现在,但也没有办法放下不管,尽管这可能只是因为他拥有解除咒语的原因。

…他为什么要想这些,心里甚至还有些纳闷。得了得了,他就不该思考太多关于这头老虎的事情,他都不该参与。

“你确实要感谢我。被背叛却没有杀死你,”虎煞天忽然拔高了声音 他的情绪似乎特别不稳定,“最后还拯救了你。”

“说的真是对极了。您需要我用什么东西来偿还吗?”蓝魔蝎忍不住这么回复,有时候他会觉得跟这种人讲话很有意思。

“不需要你的报答。”

蓝魔蝎惊讶了一下这个回复……不过他知道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我会自己从你身上取回我想要的东西,蝎子。”
虎煞天的声音低沉,他一步一步跟在他的身后。

“你这么说话还真是恐怖,陛下。”
这种回答早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他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发出低声的哼笑。

接下来又是一段无声的路程了。

他们俩在一起经常这样沉默着,蓝魔蝎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偶尔遇上这位王心情不错的时候,他多贫两句也不要紧。

反正自己的话语跟随着对方的情绪而改变,他本来就是个处事圆滑的人,不到某种必要时刻绝对不会破罐破摔。

我还挺享受这样的相处的,仅限于这只大猫。毕竟他还不算太糟。
蓝魔蝎在脑海里粗略地描绘出那只龙的形象,并且与之比较了一下。

……毛茸茸的大猫果然是看起来比较有趣一点……?尽管他现在对自己充满敌意。
好吧,这里的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敌意。

等一下。
他为什么要想这些奇奇怪怪的,莫名其妙的东西?
靠,看起来真是有些智障。蓝魔蝎如此唾弃自己。

难不成是那什么破感染?天晓得他是怎么制造出这种感染的。

不可能,不可能。

蓝魔蝎决定自己不再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这会让自己好很多,他现在的心情可谓是复杂得乱七八糟。

白精灵似乎有点疲劳,这些小东西微微弱弱的亮光在黑暗的地方闪烁着,然后一团团都试图靠在蓝魔蝎的衣服上,或者脑袋上。

还是正经事要紧吧。他也不愿意待在这种太冷僻的地方。
他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去跟随他的魔力气息,顺便又给这些家伙喂了点魔力吃。

然后他又一次撞上了一面墙壁。
脸贴墙的。

白色的精灵团噗的一声散开,像是受了惊吓般在上空不知所措地飞舞。

啧……总之这里一定可以通行,他的魔力这样告诉他。
他肯定刚才虎煞天有嘲笑他!

他摸了把自己的脸,然后又尝试着去触碰这面墙壁,摸索半天终于是摸到了门缝一类的东西。

是一扇门。
不知道是不是要进入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说也可能是出口。

“你是要用你的消耗魔法,还是来试试我的暴力解决问题?”虎煞天的话语中带着质疑。

蓝魔蝎确实状态不好,脑子里浑浑噩噩地幻想着走了一路,最后还撞墙上去了。他的精神承受太多的消耗。

“有时候我挺喜欢您的处理方式,陛下。”蓝魔蝎揉了揉眉心,“不过这扇门似乎已经可以打开了。”

“有时候这种处理方式也会用在你的身上 你是不是也同样享受?”虎煞天如此反问,他好像不怎么在意门开没开的问题,“门能打开,我可真开心。”

“这里不久之前应该有人来过,”蓝魔蝎显然忽略了他的话,他现在正煞有兴趣地摆弄着这扇有点笨重的门,“并且把门解锁了。”

“你要明白,我对其他事情并不感兴趣。”虎煞天伸脚踢了踢蓝魔蝎,但他的眼睛注意到了门上的一个东西,“接着走 。”

两个坑坑洼洼的小方孔……有点眼熟的形状。
是什么东西被当成门锁了?
虎煞天可没有时间多想这些没用的,如果再牵扯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会更加烦躁。

门被打开了。

呈现于他们面前的是一座石梯,这让他们想起来自己现在仍然在谷底的这个事实。

“哦,这就很对头了。”蓝魔蝎自言自语着,白精灵簇拥着他,他走了进去,“可以肯定的是,魔力源不可能在这里,也不可能被完完全全地当成了活迷宫的能量供应。”

“ 照你这么说,那你之前为什么能够感应到魔力源的气息?”

“这是人为痕迹。我怀疑刚才那个我们所说的来过这里的人,他在来这里之前应该接触过魔力源,所以魔力气息沾在了他的身上。”

“也就是说,一直顺着这些东西,也许我们会遇见那个人?”

“对。虽然……现在残留的气息有些,分散?但说不定可以追踪上。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去寻找魔力源。”

“说得真好啊,魔法师。看样子你还挺分得清主次。”
虎煞天盯着他看了会儿,蓝魔蝎觉得自己看起来一定神情古怪。

tbc

评论(5)

热度(7)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