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无论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被直截了当地描述成一句“可怜”,我就不是很懂了。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语气,就算你无意,也注意点说话艺术好吧。我家里人一个没缺,也不缺爱,可怜个毛线团?

评论(4)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