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节肢动物の恋爱回避(九)》cp蓝虎

半夜死磕磕出来的更新orz

【chapter8】
已是深夜。
“你说,这是命运的轮转?”
“我说的不一定正确,你没必要完全相信。”
两个人面对面喝着酒小声说话,这间小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一扇门隔开了外面喧闹嘈杂的世界。
“你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说吧。”
“是又如何。秘密永远将是秘密。”
一个人已经把酒喝完了,他迫不及待想从对方嘴里知道些什么,显而易见的是他套话很失败。
“过会儿就可以走了,必须赶在前面抵达。”
另一个又开了口,他崭新的黑色斗篷在烛火映照下微微地泛起点光彩。
门外的嘈杂声逐渐靠近了。
“我觉得我们还需要处理点东西。”喝完酒的那家伙提起了放在一旁的剑。
门被破开了,闯进来一群人。
“恋爱暴乱。”
穿着黑斗篷的那个不急不慌地喝了口酒。
他对染满肮脏血红的战斗场面不感兴趣,同时也明白对方对付这一群情绪不受控制的暴动者,一个人就绰绰有余。
所以他依旧悠哉。
嗒。
血从刀尖上淌落。
“啧,你很悠闲啊。”
他踢开那些横行的尸体,把湿漉漉的沾满红色的手往裤腿上擦了两把,毫不在意地坐回自己的座位。
“你不是很乐意干这样的活吗。”
“…虽然也算不上是乐意,不过也差不多。”
“真是矛盾的说法。”
“不跟你废话。”他嘀咕着擦着剑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抬眼看着对方,“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对方顿了顿,声音阴恻恻的,“名字只是没有意义的代号。”

深谷总是存在着许多不合理的东西。
比如说这座石梯,又长又绕,看起来根本不是给人爬楼梯用的。
因为这个路程长度和高度实在是,太离谱了!

蓝魔蝎的脑子迅速运转了几个周期,他还能感觉到虎煞天的眼睛正盯着他的后背。
白精灵早就累坏了,他已经没有能力去喂食它们了,于是那些非常脆弱的生命体接一个个粉碎掉,现在这里给予他们一如既往的宁静和黑暗。

“你在发什么愣?”那个男人低声问。

这声音听起来挺迷人。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发春期的小姑娘,蓝魔蝎觉得瘆人。

“我可没有发愣,”他突然这么回答,“你在我身后,又看不见我的眼睛。”
“我的直觉是准确的,你只是在狡辩。”

“好吧好吧,说实话我发愣了又能如何呢,亲爱的陛下,”蓝魔蝎摊了摊手,“我觉得我们离出口还很远。”

“如果你能把说这些废话的世时间用在赶路上,就会快很多了。”虎煞天根本没有理会他那种怠惰的情绪,他径直往前走去。

这又是什么可气的态度,最后不都是得麻烦他的吗?
蓝魔蝎觉得自己可以找个合适的时机把他捅死,这也不是不能办到。黑暗对于黑魔导士而言是非常可靠的庇护。

思索之间黑刃的匕首已经显形于手掌中了,他歪头又思考了会儿,把刀又收了回去。

算了吧,以后也不是不行。
再说他一个人走这段路,会无聊死的。
蓝魔蝎觉得自己又开始犹豫起来了,这种情绪困扰着他所有的决断,他有点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

他可不想为了做一件事而处处忧虑,这看起来非常愚蠢。他以前可不会这样。

“你想在那里待多久?”虎煞天停下脚步,蓝魔蝎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正好粘在自己的脸上,“不走等着逃跑?”

“我发誓,陛下,我没有那种想法。”只是有一瞬间想捅死你而已。
蓝魔蝎啧了一声,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黑暗中又响起两个人的步伐声。
“这里到处都是沾满魔力的痕迹,”蓝魔蝎摸了摸石梯的扶手,越往上走这些痕迹就越是明显,“有一部分不是我的魔力……”

“一部分?这里有很多人的魔力吗?”

“看样子是一些魔导士,他们应该是为了指引同伴而留下的痕迹,而且痕迹还很古老。”

“又是魔导士。”

他仔细去注意了,这位王确实是这在犯嘀咕。

你是有多不待见魔导士啊。蓝魔蝎真是想不明白,他踏上接下来的一个台阶,然后感觉踩到了一块东西。

“……看我发现了什么。”
“我现在并不能看清楚。”
“好吧,这是一枚紫水晶果实的核——”蓝魔蝎觉得惊讶,他搓了搓这个小小的东西,“这上面有一丝我的魔力残留的气息。”

“这个是你的新发现?”

“我有个猜想,”他抬头看了看上方,依旧是漆黑的旋转的楼梯,“这是一个吸附了魔力源的果实。”
“……”
“我也许是在开玩笑。”蓝魔蝎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达些什么,他沉默着把这枚核收起来。

“难道说魔力源还能被人吃掉吗?”虎煞天抱臂看着他,语气中充满不满。

“是可以的,如果魔力源被一个东西完全吸附的话。”他接着向上走去,“我们只能顺着这股气息去寻找,猜想是毫无依据的,还不知道魔力源变成什么样了。”

“哦,麻烦。”虎煞天皱起眉,他在黑暗里感受到一丝令自己不适的气息,“这件事情可真是烦人。”

“这可是您自己做出的选择,”蓝魔蝎似乎对他的反应感到有趣,他回过头看着他,“现在放弃的话就可以轻松很多。”

“你闭嘴。”虎煞天大步向前走去,无论是语言还是行为,都表现出他现在糟糕的心情。

“好,我的错。”蓝魔蝎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口头表述了自己那种无所谓的抱歉,然后慢慢地跟上去。

魔力源比以前要奇怪很多。
接下来那段时间,蓝魔蝎追踪的时候很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点,比以往要浅淡很多,而且掺进了另一种外来者的味道……像是什么,有坚硬外甲的东西?

这种诡异的气息困扰着他,直到他们终于都站在了石梯顶端的那扇门口。

这可真是不容易。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现在到达的出口究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蓝魔蝎自言自语着,他的眼睛紧紧眯成一条缝,试图适应外头那些漏进来的自然光。

“你怎么了?感觉麻痹了么。”
“这也可以算作是一种关心?”蓝魔蝎伸手去推那扇门,“其实我想说的是,我那股魔力源几乎被外来者的气息掩盖了。”
“那可真是不舒服。”
“还有一件事,我们刚才出来的那个山谷似乎是重感染之地,但看样子现在我们都没有受到影响。”
“我和你的话,是永远不会受到影响的。”
虎煞天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会儿,随后移开了视线。

“永远不会。”蓝魔蝎咀嚼了几遍这个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的没错,我的陛下。”

tbc

评论(5)

热度(8)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