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抢劫》水月组

*cp水月组
*架空!ooc!(被自己写成好脾气大哥x叛逆期妹妹(:з」∠)_……注意避雷

晚上天气很冷,外面下着雪。
珠宝店里头亮堂堂的,开着暖烘烘的空调。

“——我要这些。”
透明的玻璃橱柜上躺着的,皆是被她试戴过的珠宝。她伸出纤细的手指,将那几条项链挑起来。

珠宝导购员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没过多久这种惊讶就转变成了欣喜,她遇见财神爷了——这个比喻真是恰当。

这位姑娘几乎已经幻想得出来,她今天的销售业绩会因此而提升一大段。

“好的,好的。”导购员熟练地进行着计算,她抬起头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位大主顾,“请问您怎么支付呢?”

这个顾客是个长相非常柔美的女人,尽管她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脸色也略显阴沉。但这些并不能掩盖住她身上独特的气质。

从她那件精致的小皮袄和漂亮的连衣裙可以看得出,这肯定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

导购员如此想着,态度愈发恭敬。她将那些珠宝收拾好,一一装进精巧的小盒子里,然后准备将计算机上的数字复述给这位女士。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凑近了橱柜,然后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抵住她的额头。

“哈,谢谢。”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古怪的笑容。
“诶?”

导购员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那根手指像带有着冰雪般的寒意,穿透她的皮肤。
额头上滴落下来湿漉漉的液体。
……是水。

“女士……您……”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那个女人的脸在一瞬间切换成了……
一个……怪物?

怪物微笑着,她惊恐的尖叫声却卡在喉间。

从怪物指尖滚落的水滴越来越多,像是有意识般的包裹住她的身躯。
然后,蓦然冰冻。

咔哒。
是脑袋被冻裂的声音。

导购员小姐的脑袋和身体一起倒在了地上。

当看见那摊冰雕般碎裂的尸块的时候,珠宝店里的人开始慌乱。有人跑出去喊了警察。

女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她轻哼着歌,抓着那几袋已经包装好的珠宝,踱步走了出去。

她也没有走多远,走到附近的某个湖边就停留下来。肆虐的寒风并不能让她感到痛苦,她反而享受这种气候。

“巴莎……你喜欢这些?”
是一个男人说的话。

巴莎正在把东西一个个挑拣出来,听到这个声音以后,就表现出一种兴致缺缺的样子。

那个男人以一种怪异的方式悬浮在半空。现在时间也晚了,如果不仔细去瞧,是看不清他的长相 的。
他的面容与那个女人一样,宛如怪物。

“听着,咒蓝。要跟我说话,你就应该下来!”
巴莎不喜欢这个高傲的家伙,他一直都表现得高高在上——即便是她的兄长,也应该对她表现出应有的尊重。

“哦,那还真是抱歉。”
咒蓝好脾气地下来了,然后坐到她身边。

他很善于接纳巴莎的暴躁脾气,大概这也是他的高明之处。

“你没必要这么装模作样。”
“你怎么看起来总是不待见我?”
“哈?别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
巴莎把脸别开,她手里攥着几根项链。

“你还买了些什么?”
“买?不,我是在抢劫!”提到这个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兴奋起来,“我刚才杀死了一个人类!”

她丢给咒蓝一个小东西。
“把这个戴上!因为我开心!”她的话语像是命令般的强硬,“我现在可以使用水驱动冰的力量……冬天真好!”

“嘿……我不觉得你杀人是个好主意,巴莎。”咒蓝摆弄了一会儿那只银色的戒指,然后思考了一会儿。

他的身形又一次慢悠悠地浮了起来,最后转为一种倒立的姿态,那双红色的眼睛则盯着她。
“我们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你不能乱来……万一……”

“哦,得了吧,停下你的废话。我讨厌你这样。”
巴莎看起来又不开心了。

她原本还在整理那些亮晶晶的东西,现在则是全部丢进了湖中,毫无留恋。

珠宝沉没在安静的水里。
“我都懂,但你管得着吗?”
她纵身潜入了水中。

fin.

评论(6)

热度(35)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