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易碎品》

*同僚三人组/有cp倾向/雷者慎
*变成丧尸的三人组故事,欢乐向吧xxx
*有些专业知识不过关,请务必不要在意

雨又一次降临了这个废弃的城市。
飞天虎抬起一只脚踏上矮矮的破旧窗台,脑袋往外凑了凑,然后从两楼往下俯视。
风裹挟着细碎的雨拂过他的脸。感受到雨水冰凉的温度,他眯起了眼睛。
下面尽是一些堆积起来的杂物,堵住了这条窄小的街巷通道,雨打在破破烂烂的金属和家具上,溅起点点水花。
“这里怎么老下雨啊……”
他整个人都从窗台上缩回窄小的屋里,试图关上那扇同样也破旧的窗。
木制的窗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然后满心不甘地被强硬关上。即便如此,几许冷风还是漏进了室内。
一个扎着马尾的男人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阴郁的天气总是令人不愉快。”
紫龙兽瞧了眼灰蒙蒙的窗外,随后静静地应和。

他们很快陷入一种非常和谐的安静气氛。

飞天虎挠了挠头发,他有些饿了。但是这里并没有食物。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多留一些资源给自己。于是他试图做些其他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紫龙兽依旧是一声不吭。

虽然一路上他们俩暂时成为了盟友,决定一起去寻找莫名其妙失去踪迹的两位首领……但是对方似乎一点也不喜欢开口说话,不知道是不是仍然不信任自己……也许是性格原因?

不对,他管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他们只是暂时的伙伴。

飞天虎停止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联想,从杂乱的房间里翻出一些急救用品,然后大大咧咧地坐到那个烂到已经暴露出内芯的沙发上开始给自己的胳膊换绷带。胳膊上的划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有愈合的迹象。因此他也更加小心地保护着这个伤口,避免加重它的细菌感染。
啊……还是很饿啊。他掩饰住自己的愁眉苦脸,内心则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家伙什么时候受的伤……?
紫龙兽安安静静地看着对方换绷带,心底有些许疑问。但他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也没有想过要主动说些什么。对于不怎么熟悉的环境,他本能地保持着一种无法褪下的拘谨。这让他看起来有些不自在,但是对于他本人而言,安静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直到某个家伙回来,这种死寂才彻底被打破。

“……你们怎么还赖着不走?”
蓝魔蝎在看见这两个熟悉的脸孔之后肩膀立刻就垮了下去,同时翻了个白眼。

“我们似乎没有说过要走。”飞天虎用牙齿咬断绷带,转而不悦地盯着他。
“好吧,我话先说在前面……”蓝魔蝎摊了摊手,“我这里真不存在你们想要的任何东西。”
“你就这么确定你没有……?”紫龙兽抬起眼皮子瞧了他一眼。
“没有哦。”蓝魔蝎挑起眉,叹了口气。他的回答显得轻快,让人感觉到心没肺。

“你……”
“知道了。今晚再让我们待一晚,明天我们就会自行离开。”

飞天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紫龙兽打断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自作主张地计划明天的事宜,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恼火。

“那只是你的决定!我一定要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
“哦,你想知道什么?我房间多大吗?”
“……飞天虎,我想你更需要冷静一下。”

蓝魔蝎的表情充满了嘲弄,紫龙兽则一贯地进行着忍让。
飞天虎完全无法理解他这么做的意义……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即使杀了蓝魔蝎也无妨。
而且他现在只是想……
想问问有没有吃的东西。

“你们龙派都一样喜欢自作主张。”
又在想到对方以后还要跟自己同行一段时间,飞天虎硬着头皮算是忍了。
关键是……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居然一点也不饿的吗。
他感到费解,不过此时也不想提出这种奇怪的问题了。

“完美的处理方式!”蓝魔蝎打了个响指,露出一个微笑,“现在,准备好好休息吧。”
飞天虎瞪了他一眼,而对方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大概是都已经疲惫的缘故,所以夜晚的时间并没有这么难熬。
即使是认床的紫龙兽,也没有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个屋子的主人暂时不想睡。
蓝魔蝎站在窗台前,他的眼睛盯着对面那栋黑漆漆的建筑物。

感觉最近食物缺的有点厉害……明天再去看看那里吧。他这么决定着,然后回去上床睡觉。

“吼。”
黑暗中响起的,似乎是某种生物的低吼。

第二天。
“……???”
飞天虎在一片头脑混沌中清醒过来,然后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
蓝魔蝎盘腿坐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紫龙兽则面对着阳台,抽着一支烟。
那些烟又圈圈绕绕地顺着微弱的风灌进室内,呛鼻的味道让他皱起眉。
“喂!绑着我做什么?”
“哈。还有意识啊。”蓝魔蝎叹了口气,他的脸上显现出一种沉闷的抑郁,“你昨晚干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那种状态的话,没有任何记忆是完全正常的。”紫龙兽把烟拧灭,转身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
“……我昨晚有做什么吗?”
蓝魔蝎神色诡异地看着他,盯得飞天虎一头雾水。
然后他一把抓过紫龙兽的手腕,撸起他的长袖,向飞天虎显露出被衣物遮掩的那部份皮肤。
上面赫然是一个深深的咬痕,伤口边缘还有一摊没有处理干净的红色,受伤的这部分皮肤都染有深色的外伤药水。
“这个,你咬的。”蓝魔蝎摸了摸紫龙兽的伤口,然后撑着脸作思索状,“还有,我肩膀上也有一个。”
“……你那个我就不看了吧。”
“……没准备给你看。”
“总之,你昨晚的状态看起来很像是被感染的丧尸。”紫龙兽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腕,冷静地做出解释,“但是以你如今的状态而言……还残留有作为人类的意识,而且现在也没有任何发狂的症状。”
“唉,不对。他已经在慢慢变成丧尸了。”蓝魔蝎的语气依旧轻快,看起来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个,“这种伤似乎无法单纯地使用药物治愈。他的身体器官都在逐渐死去。”
“……我?”
飞天虎感觉自己完全没有搞明白。他现在更希望自己是在梦中。
“我们也是。”

tbc(?可能有后续??)

评论(6)

热度(15)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