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The Devil And God Officer】

*一个乱乱的脑洞x ∂∀∂就是一个恶魔受伤被神官救了之后养完伤就跑的故事x

恶魔踏入了这里。
精致的壁画上笼着一层蒙蒙的灰,逐渐开裂的墙缝被笨拙地修补出几道不规则的痕迹,甚至连地板也破破烂烂得不成样子。
烛火在漏进来的微风中曳动,圣洁的神像屹立在中央,昏黄的烛光模糊了她的容颜,而她的身边再没有信徒。
圣像… …
启唇轻唤一声,若有若无。
不过是曾经辉煌过的东西。
教堂穹顶下,却无人之踪影。
不过,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选择住在这种破旧的地方。
几缕月光从墙缝里面钻进室内,映在神像一角。
他的指尖在雕像破损的胸口停留了片刻,随后缓缓收回。
胸口…还有伤没有好,隐隐约约地… …
阵痛。

“嗨。你起来啦。”
青年欢快的声音突兀地打破沉静,也让他着实愣了会儿。
“被发现了啊,通往教堂的通路。”他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反应,而是自顾自嘻嘻哈哈地笑着,“但是教堂还没有修好呢。”
“你…是神官?”犹豫了片刻,他尝试着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是的,在下啊,是这里的神官!”青年状似非常高兴,接着又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因为还没有得到允许,所以教堂一直没有来得及修复。”
恶魔思索着盯着他看了会儿,尖耳朵不受控制地抖了抖,“我是恶魔。”
“这个我知道啦!而且是高阶转换恶魔!”神官似乎对此非常无所谓,“很不容易啊,明明恶魔龄还不是很大。”
恶魔龄,是指从人类转变成恶魔之后的年龄…。
这个就属于个人隐私了,他是怎么知道的。恶魔仍然盯着他。
“别这样看着我嘛。一只受重伤的高阶转换恶魔,废掉魔力以后的确可以卖个好价钱。”个子矮矮的神官吹了个口哨,“但是这种做法很无聊啊。”
“我从恶魔平原来。”恶魔只好移开了目光,然后再次问出他的困惑,“你为什么救我?”
“那,”神官却反问道,“你应该认识——夏侯姬吧?”
夏侯姬… …?
是那个脾气温和的童颜吸血鬼啊。
—————
窄小的房间里面充斥着热可可的香气,锅子里的蘑菇汤煮得噗噜噗噜直响。桌上摆着热腾腾的牛肉和杂菜。
姜维身为一个恶魔,很久都没有碰过人类的食物了。
果然,温暖的,散发着香味的,都是令人上瘾的东西。
他方才得知那名神官是夏侯姬的哥哥。脑子里面对比了一下,相对于身高和容颜,的确是非常相似的。
索性就这样接受了他的帮助。
即便…现在的立场还是敌人。
“伤口的话,要再过两周才能完全痊愈。”夏侯霸喝了一口可可茶,从桌底翻出一个白色的小盒子,“治愈法术对于恶魔会起反效果吧——吟唱什么的。而城里的亡灵医者出价太高了。”
姜维看着他拿出几管药片来,玻璃管在烛光下直发亮。
“一日两次,记得和艾果根一起服用…”
“还有这一支是外用的膏药。”
“还有两周,就先忍忍和神官一起居住吧,恶魔先生。”
—————
教堂的钟楼之上,可见景色非凡。
姜维托腮远望着天空,默数着离开的时间。
“看样子你的情况不错。”
他已经习惯神官的突然出现了,因而只是回头看了看。
“感谢你。”
“不用说这种废话了——没有必要,”夏侯霸一点也不在乎地笑了笑,“倒是你也要记得给我妹带口信呢。”
“不会忘记的。”
忍不住就露出一个微笑来了。
很少能过这么平静的日子…而他还可以再享受一个礼拜。
随后又是无休止的战争,再也不能够安安静静地发呆。以后的早餐午餐晚餐都将变回原来的模样,动物的肝脏和缠连着鲜血的生硬肉块,再也不会有温暖鲜美的食物。
突然间有些舍不得的情绪。
虽然是一个神官…但是如果除去立场这种东西,他一定很乐意和他成为好朋友。
“以后有机会,我就带你去恶魔平原。”恶魔开口轻声说着。
“是吗。我也想知道…那种充满了恶魔的地方… …”神官挑挑眉,脸上显露出些许期待的神情,“会不会和想象中不一样。”
“你要知道,恶魔平原的星空,比王城开阔得多。”
—————
外边的雨下得稀里哗啦的。
“王城最近似乎出现了什么动乱,你得早些走了。”神官严肃地拍了拍那个几日前就开始准备起来的小包裹,“不然可就走不了了。”
恶魔就[动乱]这个关键词沉默了一会儿。
“你在脑补什么啊!”神官对着他的脑袋打了个嘣儿,“我听说,是神女的预言。”
神女预言?
那是什么玩意儿…?
姜维呆楞了会儿,他的确是不明白这种奇怪的玩意儿。
“说白了,应该是她的情报网——”夏侯霸思索着,“炸了。”
信息膨胀到一定程度,就如同绷紧的弦。而突然之间会出现如此之多的信息量,那一定是发现了敌人。
“已经被发现了。”
屋子里的烛火安静地燃烧着,偶尔传出几声噼里啪啦的火星炸裂,夹着外面没完没了的雨水声响。
“我从教堂送你出去。”
湿漉漉的。
通道湿漉漉的,教堂的地板也湿漉漉的,以至于长出了青苔。
教堂的门口从来没有人,因为废弃的教堂前是通往乱葬岗的路。
“如果你想拥有另一个结局,我会等着你的。”

结局是……接受救赎?

你不说我也明白。
“等到下次你再来,教堂一定都是修复完全的模样了!”
“你加油咯。”
恶魔紧了紧斗篷,微微颔首。
脚步慢慢移向门口去了。

“——下次记得光顾恶魔平原。”
“我会去的,当然。恶魔,再见。”
我愿你的未来像花朵一样美好。
——不过,你也真是个难以捉摸的家伙。
神官默然无语,目送他远去。

fin.

评论

热度(10)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