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恶魔与神官/cp姜霸

【西幻paro/cp姜霸】
【ooc有,不喜慎入】
【烂尾,煽情,请保护好您的眼睛】

夏侯霸自认为自己应该学会一个人支撑整个废弃的中央教堂,然后继续过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悠闲小日子。

可是不久之前他救了一个恶魔。

来自恶魔平原的客人,是教会的公敌。
所以,本来就隶属于教会的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大概他自己也不清楚。

毕竟教会的血差不多已经换了一波了,他父亲的那个辉煌时代已经不在了,现在是崭新的教会。可能是他无法习惯吧。

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这个恶魔。
姜维。
无数次前来北伐,次次失败却仍未放弃过。
真是有毅力的家伙,值得尊重。夏侯霸这么想着,这是重要的第一印象。

那天他把他拖进教堂里边施行拯救。他也不知道为啥他要做这种事情。
一边往恶魔背上那一道巨大的伤痕涂抹药水,他一边思考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恶魔似乎是逐渐醒转过来,这个时候神官正搂着他涂抹他肩膀上的一道割伤。
这个姿势很奇妙,姜维不安地挣了一下,然后发出受到威胁的低声嘶吼。
夏侯霸惊讶地看着这受重伤的家伙向自己发出警告,露出那一口尖牙。他的手还握着纱布的一段搁在恶魔的后背,这时候能够感受到他背上逐渐破出的骨翼,由于重伤的原因连羽翼也像是浸满了褐红的鲜血。

姜维被搂得很不舒服,伤口也是湿湿黏黏的特别难受。恶魔们都习惯于在黑暗中自己舔舐伤口,这才是他们爱做的事情。
所以姜维非常,非常不高兴身处于这样一个未知的环境,并且身处于弱势。
这很不妙。直觉这样告诉他。

他努力从混沌中挣扎着醒过来,光亮陷入自己眼睛的时候感觉整个大脑都被割裂开来,然后他看见跟他靠的近的那个小矮子,往他身上忙乎个不停。
他很生气。好像做梦一样,遇见这样陌生的家伙。
本能告诉他他应该努力爆发一下以表示自己的戒备。

“乖。”

神官的确是这么安抚暴躁的恶魔的,像抚慰小动物一样抱紧了他。

姜维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清醒了些,起码这个拥抱还不赖,感觉似乎像是一种友好的表达。

于是恶魔接受了神官的救济。

能让这家伙和自己熟悉起来的契机大概是源于神官自个儿做的一碗汤。
冒着热气的肉片,浓稠的番茄汤汁,香味四溢。
后来他们通过这顿餐食而相互结识,甚至是变成了关系很好的朋友。
似乎是性格上的吸引,让彼此信任而友好。

恶魔邀请他去平原上看星空。
“总有一天,我会去的。”
神官笑嘻嘻地回答他。恶魔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并表示我会等你之类的云云。

他们分开没有多久,神官就发觉自己似乎根本不能在继续待在这样混乱的王城,教会已经杀死了他的侄子。
夏侯霸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就那个来自恶魔平原的家伙了,他是想知道自己那位多年未见的妹妹在恶魔平原的情况,仅此而已。而他最后却忘得一干二净。
他做出了决定。

“欢迎你的加入,夏侯霸殿。”“……说真的你这样欢迎我,我还有点不知所措。”

姜维自此之后一直非常信任夏侯霸,即使带对方一起去讨伐那个曾经的王城,是一件看起来令人慨叹的事情。

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出征,他依旧是活泼欢快的少年模样。
姜维揉揉眉心说你还是更适合阳光,夏侯霸笑嘻嘻地耸耸肩说没事我自己会创造阳光。

姜维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特别了。
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实际上活得比谁都累吧。
更何况恶魔平原上曾经有个魔鬼是神官的杀父仇人,能够这样坚持下来,也是很辛苦。

姜维还清楚得记得这一天明朗的天空。
“这次还是要一起活下去。”
战火,硝烟。
他砍下一个守卫的脑袋,收手回头看向主战场胶着的战势。
他感觉自己似乎身处梦境,尽管脸上和手上都沾满了温暖的鲜血。

是幻想,还是现实。
眼前的世界似乎掉帧一般,失落了色彩,变成昏暗的黑白,然后在下一秒又一次恢复成明媚的彩色,更像是漩涡。

神官的胸口被一支弩箭洞穿。

他看见他倒下去,那些血液从伤口里面飚溅而出。

会很痛吧。
姜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沾着浓稠的血。

他们尽速退兵,回去之后恶魔努力地争取,最后也只不过得到一具尸体而已。
“我不会让你死的。”他曾经这样努力地说。

但是再怎么样也无法拥抱温暖的你了。

他一直继承着他导师的希望。
他曾经也是王城的人类,后来独自彷徨孤立之时,受到导师指引,而转化成恶魔。
曾经他以为自导师离世之后,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让自己感到失望的事情了。
但是失望却还是会有。
迟疑也好,果断也好,做决定的时候免不了这两种情绪。最后他说把神父的墓建到平原最开阔的地方,那里可以看到更广袤的星空。

恶魔觉得自己越来越分不清虚幻和真实,但他乐意这么活着。
他总希望自己可以在梦里找到那一束不会灼烧自己的阳光,但是偶尔看见的也不过是温暖的光线,伸手去触碰会烧伤自己的手掌。

而他的那一束阳光,可是会反馈给他微笑和糖果的乐天派。

恶魔又一次在战场上分神,背后的骨翼有力地挥舞,扬起一片魔尘。

fin.

评论

热度(10)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