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草与狐狸/段贰

#注意
*崩(。
*治疗/两人独处的时间
*大概是甜(????)

少女的手带着温暖的力量,轻轻地抚过他的胳膊。

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在轻柔的动作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复原。

真是不可思议。

即便这不是他第一次接受这个少女的治愈帮助。
他看了看那道已消失不见的伤口,掩盖去眼底的惊叹,抬头望向对方。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少女对自己的治疗手段表现出了十分的满意。

她又开始捋自己的尾巴了。
妖狐鲜见地露出无可奈何的神色,挪了挪位置靠近了对方,以此让她能更加容易地够到。

“是,草爸爸最厉害了。”妖狐选择向萤草势力低头,点了点头表示了一番赞美,“还是您的治愈之术更加让人感觉亲近。”

“过奖过奖。只不过狐狸还是一如既往地坑啊。”萤草微微一笑,手又轻轻揪了一把软乎乎的尾巴毛。

“…这也并不是小生所情愿的。总之有劳了。”

偶尔状态不好也是会影响到战斗状态的。虽然这句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两妖之间说了会儿话,面对面盘坐着就开始沉默。但气氛依旧融洽,一个摸尾巴一个盯着对方的脸发呆,这也许就是他们俩比较合拍的缘故。

“你最近是不是骗小姑娘太多,”萤草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托着下巴看向他,“受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小生也只是比较热爱结识朋友……再说可爱的姑娘之类的,勾搭一下也是正常的吧。”一本正经地回复,却显得牛头不对马嘴。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萤草歪头看了看他,最后松手放开了他尾巴。

“女孩子是宝物。”妖狐依旧是这样的回答。

似乎是早就料到一般,她若有若无地轻叹。

“闭上眼睛,狐狸。”

“?”

“草爸爸送你个礼物。”

妖狐还是照做了,他喜欢所有的女子,所以他一直很尊重对方的意愿——首先是要建立在个人利益之上。

若是这根草的话,再如何也不会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他对她有着莫名的信任感。

就算他们之间的交集仅限于治愈时的寥寥几句。

妖狐闭上了眼睛。

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他感受到少女的气息逐渐地靠近。

靠近了——是要做什么?

额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如同一片羽毛的轻柔。

下一秒睁开双眼,偌大的林间只留他一个在原地。

fin.

评论(6)

热度(54)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