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面具与狐狸》/双狐水仙

*瞎几把乱搞x
*短,崩,慎。
*顺便脸狐水仙大法好——
*觉醒前x觉醒后

相同的喜好,声音,尾巴。

甚至不用揭开对方的面具,就能够想象得出那块薄薄的物件之下被遮掩起来的与自己相同的面容。

本就是相同的你我。
何分彼此。

那么把它摘下来的话——会怎么样呢。

他的手抚着面具的边缘游走,然后轻轻蹭过对方的脸颊。
摘下来的话,是否会忘记曾经存在过这样一个相同的自己。

“想知道结果。”

他开口轻轻说道。这是他的真心话。

“那就动手吧。”

对方眯起眼睛,金色的瞳孔中满是从容,侧着脸轻轻蹭着他的手。

四目相对,燃烧起来的感情逐渐坦露,不同于对少女那般的欺骗与诱惑——

这是不可抑制的痴狂与爱意。
于是。

于是面具被轻轻地摘去,被隐于面具之下的妖异面容浮现眼中。

“果然啊。”

他在微笑。

卸下伪装,不分彼此。

你是我,我是你。

连最后一丁点的体温也在指尖飘散去,手里只剩下那张薄薄的,白色的面具。

而爱意残存在眼中。

fin.

评论(13)

热度(32)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