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晴狐/《冷》


*超短的一个脑洞
*崩崩崩崩崩慎

妖狐没有固定的居所,因为喜爱云游的缘故,无法习惯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过久。

所以当他成为他人的式神之后,不习惯的东西也多了起来。

其中最难以习惯的就是那个白色长发的阴阳师,那双眼睛无论何时都让他感到不舒服。

像结块的冰,带着几分刺骨的寒,以及疏离感。
偶尔有时候,这双安静的眼睛会有着……
极大的威慑力。

或许这只是对特定的某些人而言……比如对自己。

他这么想着,抖了抖耳朵。
谁在意呢。
谁会在意这种事情。

妖狐对自己突如其来的那些想法产生了几许不满。
这种莫名其妙的别扭感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的清楚的,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纠结会比较好。

院落里覆着一层薄雪,那些细碎的雪花还在不断地飘落。
“真是冷。”

脑子里似乎又浮现出那阴阳师冷淡疏离的神色,像是飘零的小雪。

冷,真是冷。

fin.

评论

热度(33)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