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花与失踪/cp九命猫x铁鼠

#崩,崩崩崩崩崩崩崩崩注意
#不要考究自己瞎几把编的剧情
#我觉得我们可以适当地创立一个小组织来宣扬邪教(x

他的手紧贴着少女的肌肤,顺着脸颊往下,轻挠过她的下巴。

抚上她的颈,摸上形态优美的锁骨。
耳边传来她轻声的叹息,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他的手顿了顿,尝试着再向下了一些。
挑开她的外衣,手就探入了……

停,停停停。

绝对不可以再回想下去了。

好了,可以了,足够了,这些回忆就足够了。

铁鼠盯着碗里那支含苞待放的野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仿佛要把自己从这泥泞污浊的回忆中敲醒一般。

记忆中和她最深刻的事情也许就只有唯一那一次了吧。

充满了欲望,“爱”,以及亲吻。

他虽然每次去向人讨要钱财,都自称“小僧”,可连个羞耻心也是没有的。妖怪才不需要这玩意儿。

就算给套上这样“僧人”身份的假象,那也是给人类看的。

那天晚上,引诱他的或许是少女的肉体,也许只是他的本心。

然而,没有把握住度的下场,便是将自己的一生都要与这记仇的猫女联系在一起。

简直痛苦。

他一开始觉得麻烦,但这适应期一过,居然也就神奇地习惯了。

嘴上总说着“傻耗子”或者是其他嫌弃的话语,偶尔还会动手动脚,摸清性格脾气以后,反倒是格外好伺候。

最后的结果便是,他觉得和她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
或许的确是时间在作怪。

但是铁鼠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这样“自己对她的好感”之类的话,因为他捉摸不透她,更搞不懂她的心意。

因此,对于“九命猫现在和他在一起”这样的事情,他一度以为是她对自己并不怎么瞧得上眼,呼来唤去的时候有点像是使唤一个保姆。

几片叶被风吹下来,一片卡在他的衣角,一片落在碗里。

但是现在她却不见了。

明明前几天她还在这里掰着自己的猫爪子数自己还剩几条命,同时冲他发牢骚,抱怨那些人类和阴阳师。

铁鼠漫不经心地拍掉那些乱七八糟的叶子,伸手把那朵花从碗里撩出来,拈在手里看着微微蜷曲的花瓣。

他原本想送给她的。

可是她不见了。

当这朵花从含苞待放,到盛开,再到枯萎,铁鼠也再也没有遇见过她。

“……这可真是遗憾。”他盯着那朵枯萎的花,轻轻地叹息。

她再也没有出现过。

fin.

评论(8)

热度(20)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