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草狐狸/《末日》

草狐/[末日]

cp关键词:世界末日,友情还是爱情,永生

*西幻设定:吸血鬼萤草x狩魔人妖狐

*ooc有,剧情混乱,有偏题,注意避雷
(大概是草<<>>>>狐)

00.
下雪了。
租借的屋子似乎是漏风一般,即使是窄小的空间,也充斥着无法溶解的冰冷气息。
她冷得打颤。
那就奇怪了,奇怪得不得了。萤草自己也这么认为,实在太奇怪了。
照理来说,吸血鬼根本不畏惧寒冷。

因为她本来就跟个死人一样,没有任何温度。

又冷,又无聊。

她把脸贴在窗上,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
最后她站起身来,从一团糟的床上拣起厚厚的被子裹上。


01.
狐面的男子擅长于和所有女性生物交流。

这的确是特指,指的就是某位戴狐面的年轻男人。

简而言之,他比较擅长撩妹,也可能是只擅长撩妹。

只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玩笑,就能逗得小姐姐们直乐。
少女的微笑简直是世间最美的东西。 他这么想着,也露出一个轻轻的笑容 。

无论是魔物,还是人类,只要是可爱的少女,便都能勾起这位狩魔人荡漾的春心来。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停止自己的杀戮。

这位狩魔人不但猎杀魔物,也猎杀人类。


02.
以上两位小姐先生,是相识的朋友。

吸血鬼和狩魔人,能成为朋友也是一种本事。

嗜血的狩魔人在夜间的平原上漫步,吸血鬼少女隐在他的身后。狩魔人的猎枪铮鸣,吸血鬼从黑暗中隐现——彼此都认为自己很酷。

然后就开始狼狈为奸--美名其曰互相合作。
这么说来,他们认识已经很久很久了。


03.
夜晚的酒馆里人声鼎沸。

这里什么样的生物都有,无论他们是否化了人类的形态出来——皆是在酒醉后现了形。

妖狐觉得这些怪物比以往更暴躁,更疯狂。身为一个人类,还是待到幽暗的角落去比较安全。

“这种暴躁的感觉……是因为酒精吗?”妖狐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性?”

“都不是。”
阴暗的光线里,隐隐显出一双莹绿色的眼睛。


04.
“萤草吗?好久不见。”妖狐愣了一下,又露出一个微笑来,“喝果汁吗?”

的确是很久没有见面了——

这些天萤草一直陷在一种奇妙的情节里--类似于单方面恋爱一般的,黏糊糊又甜腻腻的感情。

大概是所谓“暗恋”的情节吧。

奇怪,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接受这样的事实还是不难的,只是,她永远搞不清这感情的源头。

05.
她经常会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想起那个男人。他经常抿起唇露出微笑,是个爱笑的家伙。他的玩笑话有一大堆,对于她却没有说过任何情话,唯有数不清的牢骚。

这男人似乎真的把她当成知心好友一般认真对待着。

那么,她的这种感情究竟是仅仅来源于友情的喜欢,还是爱情的热爱呢?

于是她就这样把自己和妖狐的联系切断,自己闷闷不乐地度过了一段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

但仍然没有搞明白过。

因此两个人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也是情出有因的。


06.
“我喝番茄汁。”
萤草干脆地说完,靠着男人边坐下,顺势抱着他的胳膊。

他的气息让人感到安心,这对于其他少女可能是陷阱,但是萤草却完全不必担心。

“你也听说了吗?”妖狐大大方方地任她抱住--少女一直有这个习惯。

“唔。”她把嘴里的番茄汁咽下去,“你是指哪个?”

“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

“说成是谣言更为合适吧。”
这是个漫不经心的回答。


07.
“谣言吗?虽然那个预言说,这将是所有人类的末日,魔物会毁灭人类。”妖狐蹙了蹙眉,似乎是陷入一种不安,“上头要求我查……可是,除了暴躁的魔力,小生真的什么也感受不到。”

他是指来自魔物们愈发暴乱的气息。

“你说你感受到暴躁的魔力,这来源于他们吧?”萤草指的是那些喝醉酒的疯子,“可是任何东西喝醉酒都会无法控制。”

“……”

08.
妖狐总觉得萤草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从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就被深深吸引了——一个特别的少女。

搞不清她在想什么,也无法深入了解她,就算他把自己的一切剖露给她,她也似乎是无法完全信任他一样,躲着他。

这次躲了有不短的一段时间,妖狐一度认为是自己的身份令她不快。

他懂得嘛,种族差异。

“你相信那个预言?”

少女这么问他。

“大概吧。”

妖狐避开少女的视线。

希望他的异族朋友不会因他的回答而生气。他这样想着,反而感觉自己有些婆婆妈妈了。


07.
少女松开了他的胳膊。

“不谈这个了。”她似乎有些烦躁,露出森白的獠牙,“我想问你……”

“嗯?”妖狐感觉结束种族相关的话题,气氛顿时就轻松很多,“什么?”

“友情和爱情,究竟有什么区别?”

“这个啊。”妖狐定定地看向少女,“你想知道吗?”

“当然。”

“但小生,并不想告诉你。”妖狐露出一个笑容,在萤草看来此时正如同挑衅。

“不陷入这两者之间的纠结,也许令你会更加轻松。”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会更加烦躁。萤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最后仍然是没有说话。

“今晚就这样结束了呢。”

“再见。”

“晚安。”

于是他们各自离开。

08.
再次相见又是几个礼拜后的事情。

“八歧?是那条大蛇吗?”

萤草想起很久以前她遇见过八歧,那种强烈的威压几乎把她整个人都挤成碎片。不过还好,她很快就从那种危险的境地逃脱出来了。

“是的。”

妖狐感谢了一下对方递过来的是热可可而不是番茄汁,然后便开始叽叽喳喳地抱怨起来。

似乎根本不在意把狩魔人组织内部的事情告诉面前这位吸血鬼小姐。

“那个叫八百比丘尼的女人,预言说只要杀死大蛇,就可以度过这一劫。”

“可是小生连这是什么劫都没有弄清楚。”

“所谓世界末日,但是人们不都好好地生活着吗。”

“这可真是项,困难的工作。”

萤草抬眼看着他。

“唉,要让小生做这么冒险的事情,还不如让我在这里陪你喝番茄汁呢。”妖狐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好像是对自己的话唠感到不好意思,“你说是不是阿。”

“真是太麻烦了。”

“一切都很麻烦。”

“小生还是喜欢跟你待在一起阿。萤草。”妖狐异常温柔地看着她。

废话真多。她盯着杯里鲜红浓稠的液体,不发一言。

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难道是甜言蜜语都跟人家讲完了,只剩下废话对我说了吗?

萤草心里有一点点的不满意。


09.
那是八歧。
为什么人类一定要去做这样的事情?

不值得的冒险,没有丝毫价值可言的胜利……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吗?

她在妖狐离开之前,曾想过去阻止他,留下他……也许那天留下这个家伙,他就会一直陪着她了。

这样的话,她就可以把话说出口了。

只不过阿。

那女人的预言真的有毛病吧。

萤草透过玻璃窗看着楼下广场上欢呼雀跃的人群。

八歧被打败的事情似乎真的能让人类逃脱了末日,人类从早到晚都在庆祝着八歧的死亡。

嘈杂不已。

末日又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又同八歧有什么关系呢,只是人类相信这种拙劣的东西,于是就硬是急着给他们扣帽子。

可笑。


10.
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打败八歧花费了整整两年的时间。

对于她来说算不得什么,但这时间若是与思念联系在一起,便令人难以忍受。

那个狐面的男人,到现在也没有来找过她。

既然是胜利的事情,不应该欢欢喜喜跑过来,第一个对我说的吗?

我也有欢欢喜喜的事情,想对你说。

11.
若是用这永生的时间,可以等来你就好了。

我还想问问你,关于情爱的事情。

end.

评论(5)

热度(16)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