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蝴蝶》 cp食梦貘x巫蛊师

#特别的短
#cp食梦貘x巫蛊师(我大概是魔怔了x)

#小学生文笔,ooc有,而且很乱(x)

(注意:拟人态食梦貘有)


鲜艳的翅膀在灯光下扑动。

“情情爱爱在你眼中,皆不如这蝴蝶来的顺眼吗?”

少年的眼睛盯着那只蝶,看她因妖气的压迫而颤颤巍巍飞舞的模样。

“何故问此?”

巫蛊师瘦削的脸上挤出一个不怎么自在的微笑,惨白的肤色罩着一层温暖的黄色,像是被揉碎搅和在一起的烂纸。

蝶脆弱的身躯因承受着外来妖力的恐吓,而极度不安地飞舞转圈。

“好奇而已。”他脸上带着微笑。

在冰冷的透明容器中,鳞粉随着翅膀的振动而抖落。

“情爱是什么呢。”

食梦貘的声音压得很低,犹如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他说。

情爱这种东西,是他这种低等妖怪根本无法理解的东西。

他对蝴蝶的“爱意”,让她无法触及自由,因而终日会产生焦虑的情绪。

可是这从始至终都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活泼鲜艳的生命”而已。

恍惚间,他又抬头看那个吞食噩梦的少年。
那家伙额上的妖纹,扭曲得宛如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似比蝴蝶还要耀眼上几分,充满了难以言明的神秘感。

他感到头痛,于是又低下头,去看玻璃缸里的那只蝴蝶。

要说的话,情爱大概就是害人的东西吧。

“喂……我说,还是放了她吧。”妖怪支着胳膊肘撑起了脸,屈起指节轻轻扣击橱柜上那个小小的玻璃缸,语末又像是捎带了一份诚意般加上一个字,“请。”

蝴蝶的翅膀再一次不安地颤动。

“不可能。”他直接了当地拒绝了这种不切实际的请求,一点余地也没给对方留。

“就不能通融一下吗……我和她是好朋友啊。”

“哦,那你倒是来抢啊。”

巫蛊师是个无赖。但是他觉得这次说出来的话确是别扭的很,虽然他说这话的确是这个意思没错……

但这话缺了点什么……是气势吗。

对的吧,的确是缺了点气势。

屋内陷入短暂的沉寂。

“是你自己说的哦?”食梦貘又一次温吞地笑起来。
但动作很利索。

食梦貘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起身——并且很快把他压制在橱柜上。

巫蛊师的半边脸贴在了玻璃缸上,冰凉的感觉让他很快反应过来,并且从心底冒出一股子火气。

“你这蠢猪,快给我松——”

一个吻。
把所有话都给憋没了。

唇舌相交。

巫蛊师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
想来这么多年也无人敢如此无礼待他,心中甚是羞愤,更是不甘于下,丝毫不带一分犹豫地咬破对方的唇舌,换来的却是更加用力的回应。
撕咬之间溢出唇角的血水顺着脸颊染到干净的玻璃缸上,透出一点点红色。

“——食梦者。”

四目相对。

食梦貘再一次轻轻舔过对方的唇,眼瞳中映满明媚的色彩。
巫蛊师顿觉头脑昏沉——又着了这家伙的道,两眼一闭便昏睡过去。

叹了口气,他认认真真地端详起对方的面容来。
想来这家伙平日里带着的面具却是很可怖的,面具之下的脸倒是还有几许秀气。

有点瘦。

……其实,用这种方式让你陷入沉睡也是迫不得已的事啊——食梦貘这么想着,伸手捏了捏巫蛊师的那张脸。

“没办法啊——为了小蝴蝶的话……”
……为了……小蝴蝶。
“我……”

扑通。

扑通。

他感觉自己产生了耳鸣。
几分钟之后,当他察觉到心头逐渐形成的那一分滑稽而可笑的情感,心情登时与死亡无异。

正如不断尝试挣扎后力竭的蝴蝶,最后如同纸片一样失去所有生机。

她静静地停到角落里,蝶翼隐在阴影之中,隐去那一圈色彩斑斓的光辉。





fin.

评论(7)

热度(23)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