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闲谈》/cp食梦貘x巫蛊师


#cp食梦貘x巫蛊师
#ooc有,大写的崩,没有逻辑
#架空背景
#关键词:危险,不可能,无法回复

“鬼王的欢庆典,你不去吗?”

窗外有陆陆续续经过的小鬼,或是提着大小包裹,或是担着担子,发出嘈杂吵闹的声音。

“没意思,不去。”

开始有小鬼唱起了祈福的歌曲,随之整个小队的鬼都开始跟着嚎起来,悠悠长长的诡异调子逐渐跑上山去。

“小蝴蝶也去啊,你不去?”

他记得蝴蝶精的样子,乖巧可爱的脸庞,明丽而巨大的蝶翅,以及手上那个小小的铃鼓。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他感觉有些烦躁,低头去拨弄饲养的蛊虫,它们有着色彩鲜艳的翅膀和坚硬的壳。
同样是在谷底黑暗中挣扎求生的生物。

“——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小蝴蝶呢。”少年撑着脸,仍是笑眯眯的样子。

喜欢?
大概吧。那已经是曾经在意过的事情。

巫蛊师内心腹诽着。他曾经被这鲜艳明丽的蝴蝶吸引过,不明白为什么相差无几的他们会有这么大的不同。

“我可没有那种打算。”

那个女孩子的笑脸一度吸引着他,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对某些事物失去兴趣,也是很快的事情。

“倒是你……”巫蛊师盯着他额上那鲜艳的妖纹看了会儿,接着抬手去够桌子对面那个茶盏,话头蓦地一转,“你不去?”

“满是大妖的宴会,想想就没意思。”

“?”

“过去也只能瞧他们干瞪眼,没什么有意思的。”食梦貘显示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正合那散漫的性子,“相比之下,我还是对吃噩梦比较感兴趣。”

“对了,你会养情蛊吗?”

“不会。”

“诶——我还以为巫蛊师什么蛊都会养一点的。”

食梦貘对于他干脆利落的回答表现出十分的讶异,甚至带了几分失落的神情。

“……愚蠢的想法。”

巫蛊师脑子里弯弯绕绕一堆话,到口边却只直截了当一句。

“情蛊什么的,其实我觉着还有点意思。”

“那要不你自己想办法去养?”

“诶——你这话说的太别扭啦。”食梦貘笑嘻嘻地冲他打哈哈,“我养了给谁下啊,给你?”

情蛊,施蛊于对方,便会死心塌地,永世跟随,若有不依,则要受噬骨蚀心之痛。

“???”

巫蛊师正拿着茶杯喝水,闻言噎了一下。

蓦地两人都沉默下来。

食梦貘的笑有那么一瞬间便僵在脸上,缓过神来之后连声呸了几下。

“开玩笑的,你阿,可别放在心上。”

他抬头看了看那家伙,那张平日里笑嘻嘻的脸上写满了歉意,倒让他有些看不真切了。

“饲养情蛊,需要极大的心血。”他屈起手指轻轻扣了几下桌板,“有着至毒之蛊的称号,养成确是很难的,而且没什么意义。”

“诶?”

“我想提醒你,就算是下蛊,也是我给你下,还轮不到你冲我下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暂时还是没有人可以用蛊毒来伤害自己的,蛊是陪伴他堕落进黑暗的友人,所以他向来不畏惧。

“阿,是这样子阿,你还意外的认真呢。总之我明白了——”拥有着毛茸茸头发的少年一副认真的模样,拉长了声调回答他。

“……你真的明白了吗。”巫蛊师看他这样子,心里更加觉得不踏实。

“我明白了,不惹你生气便是。”

虽说很认真的样子……阿,麻烦透了,不管了。

“你这家伙,总是让人难以信任。”

“但是,你要明白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的认真阿。”他那双粉红色的眼睛映着屋内摇曳的灯光,亮晶晶的。

“……不要突然之间这样,很烦人。”虽说这家伙一直这样随意撩,但是巫蛊师仍然无法习惯这种莫名其妙的示好。

“我是说真的。”

“哈?谁要听那种鬼话啊——我宁愿睡着了也不想听。”

几乎是话音刚落,食梦貘便突然探身凑过来,双手抚上自己的脸。

嗯……柔软的双手……

“走开!”

过近的距离,对方温热的呼吸直直地扑在他的脸上。

当巫蛊师反应过来之后,伸手想要挣开,却敏锐地听见他轻轻的唤咒声。

“食梦者。”

粉红色的双眸似星辰流转,只消片刻凝视便让人沉迷,金色的印纹随之刻入脑海。

“你这个……无赖。”

铺天盖地而来的是昏沉的困意。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我……”

你这话我根本没法接。

这时候该说什么……说什么都没有用吧。

这家伙,真的是麻烦死了。
任性而又不可理喻。
但自己却神奇地毫无办法。

他想说些什么,唇开开合合,却又没有力气来说,眼皮子愈发沉重,随后就陷进深而无底的梦境。

fin.

评论(2)

热度(16)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