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记忆》/cp食梦貘x巫蛊师

bgm:24-Jem
#架空,剧情混乱
#cp食梦貘x巫蛊师,注意避雷
#全篇巫蛊师视角
#我流幼年巫蛊师。巫蛊师的过去属于自我脑洞
#ooc


我在寒风中走了有些时候,一路上甚至还要帮那个老东西找一些樱花。

我当然知道在冬天找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他只是不想让我好过而已。

脚上那双鞋子破破烂烂磕得自己脚疼,但在看见眼前那些不可思议的景象的时候,我有些开心。
肢体上的痛楚与之相比,似乎算不了什么。

鲜美的花儿,被栽在精致的花盆里,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台,散发出丝丝缕缕甜津津的气味,吸引来大批的蜂虫。

而林子里正下着绵绵的雪,堆积起一片白色。

这些艳丽的花卉和飞舞的蜂虫,都不属于这种严寒的冬季。

那家伙肯定就在神社里头。慢腾腾走上最后一格阶梯,我看见他穿着干干净净的水干,脚上蹬着一双山屐,捧着个小缸坐在门口边上,或许是在喂金鱼。

“这就是奇妙的术法——”
他正在给我倒水。

茶水冒着腾腾的热气。

“有的时候……”我站在廊里,尽量小心地把身上的雪抖到外边。回来的时候又盯着茶水发呆,“总感觉你很像仙人。”

他似乎对我的说法并不感到惊讶。“哈哈哈,是这样吗?如果要说的话,‘像仙人的妖怪’这种描述可能更加贴切一点。”

茶水溢出浅浅的香味。

他又自顾自地笑起来。虽然我并不觉得这些有什么好笑的地方,但是梦就是这样的性格。

我的朋友梦,擅长变戏法——可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

“今天是除夜!新的一年又要到来啦!”梦张开双臂舒展了一下身体,然后又以一种愉快的调子开口,“嘿,你知道茶里有什么嘛。”

“……茶叶?”

“没有茶叶。”

“那是什么?”

我一头雾水,看着茶碗里那几块褐色的物体。

“是‘蛊’。”他说,“祝福的蛊虫!喝了茶,就可以度过愉快的新年。说不定还能让你长长个子。”

他弹了一下我的脑门,有点痛。

“……”

蛊,虫?

我尚记得那个老家伙教过我的,皆是以蛊害人的方法,哪有这祝福一说?

“好吧,那其实是蛹,蝶蛹。”他忽然安静下来,像是对我的反应失去了兴趣一般。

或者说更像是走神。

我不怎么摸得清他的脾气,一时间索性也不开口了。

一只蜂颤颤悠悠地飞进来,停在我的茶碗沿上。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梦凑到我身边,牵起了我的手走到长廊上。

我的手肯定是冰冷的,但是梦似乎无知无觉一般。

他的手掌温热,在我感觉来似乎更像是灼烧。

我抬头看见他的脸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

他突然停下来,我仓促地回过神,顺着他的指引看过去。

廊外是一片绿色的林子,铺满了白色的积雪。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值得去观看的景象。

“再等等。”他说。

这时候雪已经停了。我便探头出去,仔仔细细地看。
然后我就看见了树上的蛹,一大片的都是大大小小的蛹。

蝶的蛹。

我已经不会对“冬天出现蝶蛹”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惊奇的感觉了,毕竟梦几乎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

“看,化蝶了。”

我听见他在我耳边这么说。

似乎是响应他的话一般,那些蛹蠕动着,渐渐的,渐渐的破开来。

蝴蝶鲜艳的翅逐渐舒展开来,上面描绘着不尽相同的图案,艳丽而神奇。随着第一只蝴蝶飞舞到空中,紧接着满林子都是翩翩飞舞的蝶,满目皆是交错纷杂的色彩。

“这是新年礼物!”

我看见他的微笑,感觉这家伙似乎比我还开心。

然后我们又回到室内。

“梦一直都是这么生活的吗?”

“是这样没错。”

“我希望你以后也这样自由地活着。”

“……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是没问题,我可以答应。”

“突然之间又认真了,你有些时候的举动真是不符合年龄。”

“?”

“我是说你很可爱。”

“被这样夸奖……还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是在隐晦地说你不可靠。”

“诶、诶居然觉得我不可靠?不可靠吗?”

说话都不连贯了。

我笑了笑,没有理会他的追问。
于是他便无奈地喝起茶,掩饰自己的困惑与不解。

其实我很喜欢梦,他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和他在一起完全难有压力 。而且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所以整整一天我都跟他待在一起,甚至没有想过要去完成那老家伙布置的任务。

直到我看见夜色昏暗,连这破神社也不得不点起灯火来照明的时候,才明白一天很快就要过去了。

“谢谢你。”

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的。

“没有浪费你的时间吧?”

梦似乎一直很担忧我的情况。

“没有。我很感谢你,梦。”

他盯着我看了会儿,连道别的话也没有说,然后身影就这样消失在我眼中。

我看见原本温暖的神社又恢复了以前破败的模样,台阶上的花盆一个接一个地碎掉,花朵尽数枯萎,飞舞嘈杂的蜂虫掉落在地上。

神社昏黄的灯火在夜色中摇曳着。

那些表面的装饰都毁坏掉了。我觉得可惜。

我准备下山去,便一步一步走进积雪。
路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不知道什么时候踏上一块滑溜的冰地,脚似乎失去力量般软了一下,身边也无物可用以借力,便这样狠狠地跌下去。

我把脸从冰渣子里抬起来,深深喘了一口气。冰冷的雪粒刮着脸,我感到被延缓的痛楚逐渐剧烈起来。

无论是脸上,还是双臂,双腿,或者是腹部,痛感就好似渗透入骨一般。

感觉脸上流下了温热湿漉的液体,并不是雪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受的伤。

我想,我不应该在雪地里歇息这么久的,但是我没有力气撑起自己的身体。
想睡觉。
就这样闭上眼睛也好。

我似乎听见耳边有两个人的声音。

“最后的期限截止了。”一个凶巴巴的声音。

“我们可以上路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就这样结束也不错。我浑浑噩噩地想着。

耳边突然又响起另一个安安静静的告别声。

“再见。”

“你的噩梦,就由我来吞食掉。”


fin.

#讲述的是作为人类的巫蛊师的死亡,等他再醒过来就是妖怪了x
#至于为什么被黑白鬼使带走相信我这只是剧情需要x

#感谢观看,新年快乐xxxxx

评论(4)

热度(7)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