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您還以為一切還會像原本那樣等著,什么都不會失去嗎?]

《同床共枕》

#cp黑邪黑(这只是一个邪教,自我感觉这俩人是很适合伴侣和搭档x
#非常ooc
#拟人日常向(?)

合宿,原本应该是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跑到山里修行练习,比在浮躁的城市中更能静下心,说不定还能领悟到更深的境界……

但是,事情就坏在分配的房间这一环节。
山间的小旅馆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原本的房间又重新调整了一下,最后又搞成一副众人皆要挤房间睡觉的情形。

“房间也比较小,没地方打地铺。卡洛斯,那你就跟潘拉挤一挤吧。”
果然是这样。
……怎么又是他。
烦死了。
真的是烦死了。
卡洛斯想到这件事就心烦。
你怎么不跟他睡觉试试……又把他们两个分在一起,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在外面的浴室冲完澡后,他就直接躺到了潘拉的床上。
这句话没有歧义。
他鲜见地流露出那种不高兴的表情——要知道平时他的情绪都是完美地包裹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下的。

真的是睡不安稳。
卡洛斯从来没有跟别人同床共枕过,这他妈可以说是破天荒第一次。
陌生的床铺……而且还真的有潘拉的气味。
他心里想着对方可能下午的时候偷懒睡了个懒觉,枕头和被单上都沾满了他身上香水的味道。
鬼知道潘拉的香水是用什么调的。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好像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嘿,邪星神大人——你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懒洋洋的拉长的声调,真是教人讨厌。

卡洛斯懒得理他,打了个哈欠接着强迫自己睡觉。
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反应,一阵窸窸窣窣过后,他也直接躺上来了。

“呼。”卡洛斯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那股蹭蹭蹭上涨的火气,“你的腿——给我过去点。”
“哎哎,有什么要紧啊。邪星神大人连这个都在意的不行……”对方似乎刻意要惹他生气一样,伸腿还瞎蹭了几下,“没有跟别人一起睡过觉吗?”

“你别找打。”
“我没有。”
“……腿拿开。”
“好吧。”
“手也拿开!”
卡洛斯是真的毛了,掀开被子就坐起了身。
“你是不是不准备睡觉了,黑星神?”
“——没有。我只是觉得,时间还过早呢。”潘拉的脸上依旧是那种让人觉得不怀好意是笑容。

“你这么闹腾,泰西斯以前一定很可怜。”卡洛斯莫名其妙就联想到那个所谓的潘拉曾经的“朋友”。
“哈——他可不会有什么反应。”
“你是说他在床上一直就任你摆布?”
“差不多吧,但是感觉这样的说法并不是很好。”
“哼。”
从喉间挤出一声短音,卡洛斯重新躺回去翻了个身。
“拜托别再跟我废话。”
“现在才九点啊,真的不准备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滚滚滚,你再这样我就要换条毯子盖了。”
“你很抗拒啊……”
“潘拉!我跟你是不是有仇!”
“仔细来说,确实没有很大的仇。”

最后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卡洛斯真是觉得谢天谢地,他还不知道潘拉这么能闹腾。

“卡洛斯——”
“……”

过了会儿潘拉再妄图骚扰对方睡觉,却发现已经没有那种暴躁的回应,他早已深陷入睡梦。

他伸手去捋卡洛斯那一撮刘海,又捏了捏他的耳朵,最后终于像是失去兴趣一样安分下来。

“老子可要失眠了。”

fin.

评论(3)

热度(10)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