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残香》

#cp蓝魔蝎x虎煞天,有接吻
#内带【提前行刑】【扯头发】【断牙】【毒杀】等暴力情节
#人物性格有崩坏,全篇ooc

靴跟踢踏过监禁室中肮脏的地面,刻意发出“哒哒”的声响。
难缠的跳梁小丑,喜怒无常的疯子。

“提前行刑……至高无上的陛下!”
他开口就说着不怀好意的话。

对方被禁锢在木椅上,挪动指甲断裂的手指拨弄着纠结的发丝,动作宛如猫科动物一样轻盈优雅。
缠连着的铁链随着手腕牵动,发出低声鸣响。
他依旧是坐在王座上高傲的王,压根不会把此等小人放在眼里。

这位大人似乎还不懂自己现在面对的并不是解放。他由衷地感到可笑,这副样子他也看得足够多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你错过了很多机会。……虎煞天。”
伸手揪起战败之王的长发,强迫对方抬起眼睛与自己对视。
“我们现在就开始,怎么样?”
忽视掉对方的反抗性行为,他盯着那双充满强烈恨意的眼睛,露出一个恶劣的微笑。
为了提醒对方自己现在是主导者,他还扯了扯他的头发。

“蓝魔蝎,你废话真多。”
蹙眉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虎煞天只感到厌恶。

“……唔!”

蓝魔蝎没有理睬这声吃痛的闷哼。

他抬起自己的手细看,染着黛蓝指甲的手指上缠绕着一圈断裂的发丝,在狱间清冷火光的映射下,是失去光彩的金黄色——沾染着几点鲜红。

把生命之火燃烧到尽头的,即将枯萎的色彩啊。

“我虎煞天,到头来居然是被你这种小人折磨而死吗。”
他低着脑袋,长发遮掩起他的表情,而声音竟是毫无波澜的平静。

“……”
只有彻底失去王权和自由,才会真正地感觉到绝望。

将被扯下的发丝绕成圈掩藏入自己怀中,蓝魔蝎看着他。
当你被写入悲剧,最后一定不得善终。

这就是事实啊,昔日光辉灿烂的王,现在竟然身处如此境地,被小人行刑……
传出去也真是笑话。

“照例而言,我还得问问你有什么最后的心愿呢。”蓝魔蝎嗤笑着,手顺过战王垂落脸侧的金发,脸上一贯充满了顽劣。

“我要……杀了你。”

“嘁。明明就已经死到临头,”蓝魔蝎突然觉得这老虎有些蠢,蠢得无可救药,“却想着根本不切实际的愿望。这会让你死得更加痛苦。”

“废话够多了。”
虎煞天似乎已经不愿意同他再多费口舌。

蓝魔蝎沉默了一会儿,冰冷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

——虽说是将死之人,但是他的脸颊上奇妙地仍旧带有血色,温暖的体温甚至让他开始有些微留恋。
“……”
对方不发一言,忍受着他的这种类似于羞辱般的触碰,这大概就是这只猛虎最后的高傲了。

充满审视意味的手指轻抚过他的脸颊,额头,眉眼和鼻梁,蓝色的蝎子似乎想到了更恶毒的点子。

双手从虎的脸颊上离开了,扶住他的双肩,蝎子躬起身凑近他。

他吻了上去。

“!”
虎煞天瞬间感到无比恶心,这种感觉大概是他此生最痛苦的体验。

恶心,恶心,恶心。

他尝试着抗拒这种起因不明的该死亲吻,但是被禁锢的腿和手根本无法让这该死的家伙滚开。
他试着往后退,连带着身下的椅子一起颤动着发出杂音,他在挣扎。

血和唾液从口中淌出,然后又混合着沾在彼此的脸上。

他现在应该正想着,“真是恶心啊!”,然后想方设法把我推开。
蓝魔蝎几乎都感受到了对方几近崩溃的心情。

——但是,那家伙的眼睛里还是只有无法被磨灭的……
真是可恨。……还是跟以前一样。

蓝魔蝎走了会儿神。
在察觉到对方牙齿妄图咬断自己舌尖的时候,他依旧还是及时地退出了。

“啧……”
已经是将死……差不多已经是死人了吧,却依旧有着杀死自己的妄想。
还真是讨厌啊!!

猛虎挑衅般地看着他,唇角滴落着那些肮脏的混合物。

他眯起眼睛,把钢铁的手甲狠狠地锤进他的口腔。

“唔!……咳。”

这下应该很痛吧。蓝魔蝎这么想着,他看见刚才飞落的几颗断牙。

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身体无法自制地颤抖起来,他张开嘴,尝试以呼吸来缓解这种让人麻痹的痛感。

但是痛感无法消抹。

果然很痛吧。

蓝魔蝎看着他连人带椅地摔落在地,蹲下身子,以一种欣赏的角度去观察一只被打掉了几颗牙齿的猛虎。

他的脸颊贴在潮湿的地面上,长发凌乱地粘在脸上,眼睛是模糊的猩红色,他支起胳膊伏在地面上,身体痉挛。

“何必挣扎,换来痛苦。”
蝎的声音中带着嘲弄。

一直都是这样,这就是王者所谓的自我尊严换来的东西,悲惨而又不值一提。
——也是他这样的小人永远不能理解的东西。

“提前结束吧……我至高无上的陛下。”
带着剧毒的蝎尾钩高高扬起,蓦然刺下,穿透他的脖颈。

在地面上缓缓渗开的生命色彩,是蜿蜒的鲜红。
在房间里渐渐蔓延的气味,跟所有的血的气息都不一样。

蓝魔蝎觉得奇怪,甚至有些隐约的失落感——后者是假的,他自己都觉得假。
他不明白这种味道为什么会来源于虎煞天的血。
就像是多余的花香。

这个味道让他想起以前看见过的一种花,那是在战龙皇的房间里——虽然战龙皇很快就把那朵花扔了。

他桌上磨砂的玻璃瓶里插着一根细瘦的树枝,上边开着朵花,萎靡不振地低垂着靛蓝色的花瓣。
至今不知道名称的花,却有着让人难忘的香味。

这就如虎煞天的鲜血,残留着生命最后一刻的热烈。

这种味道可能还会一直残留在他的心里。
不过可惜的是,蓝色的蝎子并没有可以称作是“心脏”的器官。

“行刑结束,任务完成。”
他不再看躺在死亡怀抱中的王。

fin.

(好像没有写出自己理想那种感觉??嗯嗯嗯????对自己感到绝望)
本篇是我对自己良心的拷问,对脑洞缺失的深度反省(不存在的)
写写删删快3个小时,只有,2000+的崩坏内容……我的妈啊,我好绝望(*꒦ິ⌓꒦ີ)

评论(2)

热度(13)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