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先生的右眼球

你的痛苦 牵动着某人的痛苦
所以微笑吧

《代价》

#cp蓝虎,拟人向,ooc有
#很乱很短小的的一堆,自行体会吧x
#结尾有微小的一部分不可描述??反正描写很模糊xxx
#暴力情节有
——————————

虎煞天觉得脑子有点不大清醒。

柔软的腹部被粗暴地击打着,痛感一次比一次剧烈,他甚至觉得内脏即将被挤压成碎片。

压抑着痛苦的喘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撑很久。

即便是战王之一,在长时间的虚脱和殴打下也不能保持完全的清醒。他的大脑过度疲劳,现在迫切地希望陷入一次彻底的待机。

对方无止无休的暴力行为终于有些减缓的趋势,最后一拳保持了上勾的动作,剧烈的疼痛感又顺着神经末梢爬上来。

大脑昏沉沉地没有办法正常运转,他急促地喘息着,尽量不发出任何让自己看起来非常不堪的声音。

即便他现在痛得想干呕。

“感觉如何?这可是特意用来款待您的。”

靴跟在这干燥粗糙的地面之上跺响,那只蝎子特有的怪异声音逐渐靠近,这让他感到更加不舒服。

“嘶……只是这样的话可还远远不够。”虎煞天咽下喉间那声无力的痛呼。他无法管束自己的情绪,他讨厌这个家伙小人得志的面孔,“你也就这点伎俩了,蓝魔蝎。”

讽刺,激怒。这样也不算太难看。

“拜托。”蓝魔蝎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带着微不可见的怒意,接着一把拽起他金色的长发,“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能力逞强?”

王偏过脸与他对视,深红的眼睛里充满不屑。

“别开玩笑了,虎煞天。”
“……”
“你应该承认成王败寇,你倒是认栽啊。”

他并不想理会这该死的家伙,腹部的痛感还没有彻底消化掉,剧痛依旧在撕扯他的神经,将他思考的节奏彻底打乱。

“好吧。那算了”

蓝魔蝎似乎是对他的反应感到无趣,松手放开那些被他揪得乱糟糟的头发,挥挥手让房间里的护卫出去。

虎煞天并没有漏掉他的这个动作。

“你想做什么?”
“……”

他并没有回应,或者是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背影像是蛰伏在黑暗的毒虫。

……反正蓝魔蝎就是个该死的危险家伙!!

被锁链所禁锢的虎煞天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妙。
他现在只想这家伙赶紧滚出去——再给他来几拳也好,他可一点也不愿意和这种剧毒的东西单独待在一起。

接纳蓝魔蝎,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失败。
这个没安好心的坏东西……把他害到这种地步。
想起这些虎煞天就恨得牙痒痒。

“在走神?”
“关你屁事。”
“把这个喝了吧。”
他伸手把一个充满了灰蓝色液体的碗递到他的唇边,声音里不带什么情绪。
“……”
他并不多加理会。
反正——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蓝魔蝎盯着他的眼睛,“你这战败的虎,连喝东西也不会了吗?”

他似乎没什么好耐心。
于是那些冰凉的液体顺着脸浇了下来。
“我一定……要杀了你。”
铁链被扯动发出嘈杂的声响。
——他诅咒这家伙。
“这种时候就别急着放狠话了。”

对方不紧不慢地脱下自己那副灰蓝色的手甲,然后给了他的小腹一拳。

“唔……咳、咳哈。”
他发出一声痛呼。
腹部像是要被砸烂一样……而且大脑又开始眩晕起来了。

虎煞天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但身体似乎依旧扛不住。

“现在感觉怎么样。”
这家伙看起来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

不过虎煞天已经没有心思和他接着扯犊子了,他现在很痛很难受,甚至已经无法顾及这个他最讨厌的家伙。

“看起来真的差不多了……”
对方喃喃自语着什么,带着审视意味的目光上上下下扫过他的身体。

虎煞天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描述这家伙在自己身上做的事情。

被轻柔的触摸,引诱到几乎失去思考能力。
他并不是禁欲的人,但是平时一般都很能自持。
此时此刻,被这些甘美的假象迷惑到无法忍耐,兴致高昂。
甚至短暂地忘记了痛苦。
他的抚摸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让剧痛得到有效的平复。

可是这一切都是错误的。

——而且,而且。
对方是蓝魔蝎。

“你……在干什么!停下来!”

“好好享受不好吗,请您闭嘴吧。”蓝魔蝎眯起眼睛,“还是说想露出更丢人的模样”

像是华美糖衣般包裹着微弱的生涩。
黏腻的舔舐。
融化。
无法克制精神亢奋。

“呃……不,不行。”
虚弱的呼声。
逐渐沸腾的欲望。
升温。
被剧烈的痛苦彻底淹没。
“是可以的。”
他纤细的手指轻捏王的腿根内侧。
像冰冷的蛇缠绕。
禁忌的引诱。
飞蛾扑火般烤焦。

情绪在灼烧。

“这也是代价。”
蓝魔蝎咬住他的脖颈。

“滚开!”

虎煞天眯起眼睛,努力想要看清这一切事实。即使生理的痛感已经告诉了他所有答案。

“蓝魔蝎,我c*n*m”
干燥的嘴唇开开合合,只冒出这样一句话。
“如果骂人能让您感到愉悦,请随意。”
他的笑容里带着恶意。

fin.

评论(10)

热度(11)

© 钟先生的右眼球 | Powered by LOFTER